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撿骨回憶:辛亥隧道旁墳墓村旁,味道至今難忘
2021/11/27 13:28
瀏覽892
迴響0
推薦6
引用0

聯合新聞網介紹寶瓶文化《百工職魂》一書,其中介紹孫坤木撿骨師,裡面談到社會對他的歧視與這個行業的式微,我也想起大概十七、八年前,我曾到辛亥隧道旁的墳墓村探訪,那是一個違建聚落,旁邊的小山遍布墳墓,我一向不信邪,就到墳墓繞了一圈。

這件事我在11年前於藍與綠、本省與外省、黑皮與白牙提過,我當時說:

“我去探訪過好幾個眷村,有次到了辛亥隧道附近那個捷運站,也就是辛亥站,那邊有堆墳墓聚集的國軍用地,還住著一些人,有部份是老兵,他們說是當時主官管允許他們住的,但現在已經無人承認,時報週刊稱他們為「墳墓村」。

他們無法享有眷改利益,也沒辦法主張時效取得,國防部要他們拆屋還地繳回不當得利,深談後我又發現了一些事,在此不提。我看到他們寄給郝龍斌立委與秦麗舫的陳情書,也跑去看看自稱標準眷村子弟的郝龍斌他位於陽明山腳下的巨大豪宅。原來,階級就是這麼回事。”

不過,上述內容非本文要討論的重點,我當時遇到的撿骨師才是重點。

基本上,這個小山頭有一大堆墳墓,我印象中當時市政府要把這些墳墓遷走,我就在墳墓旁到處看看,除了本省人的家族式墳墓外,也有外省軍人早年葬於該地的墳墓,墓碑有民國四十幾年的,立墓碑人的是他們連上弟兄,看起來非常陳舊,大概應該也不會有人去掃墓吧。

接下來是比較驚悚的部分,沒有心理準備的請按上一頁離開。

小山上有個小土地廟,我有去裡面坐了一下還喝了點水,後來我看到一位先生帶了一些裝備走到小土地廟後,沒多久,我聞到一股非常臭烤東西的味道,原來,這位先生拿噴燈在烤骨頭。

我問了他在做甚麼,原來這位先生是撿骨師,因為有些墓地在水氣過多的地方,可能屍體不能完全腐化,所以要用火燒光,那個味道真的是非常難聞。

他似乎是受委託要把一些已無後人的墳墓遷葬,我還看到他拿鐵鎚把一些較長的骨頭敲成小塊,這樣才能放進小甕。

雖然我沒甚麼禁忌,親眼看到這一幕,還是覺得人死之後竟然是這樣,有點不能接受。

後來我父親過世,當然也是火葬,因為台灣大概只有有錢人才有辦法土葬,工商時報千萬元起 雙北合法墓地超缺報導就說「雙北地區的合法私人土葬墓園,每坪價格由45萬起跳,最高超過100萬。在這種天價行情下,土葬在台灣,特別是都會區附近,已經成為一種身分象徵,能享有「入土為安」的往生者,其後人非富即貴。」

話說回來,該報導也提到「民國91年《殯葬管理條例》實施後,土葬只限公墓、禁止撿骨後土葬,同時鼓勵火化;根據內政部統計,台灣遺體火化率由82年不到五成,至98年起已突破九成,108年更提升至98.7%,土葬率已不到2%;107年土葬總人數已減至6,585人。」,所以往後撿骨師這一行,大概也會漸漸地在台灣消失。

多年前曾聽過一些關於撿骨師的故事,我也不清楚這種處理遺骨的方式是不是常態。總之,我想,即使是親人,這種經驗也不多吧!

Blackjack 2021/10/28

百工職人有話要說!撿骨師,吞忍了你從未想過的辛酸事

2021-10-27 16:00 聯合新聞網 / 寶瓶文化

文/目映.台北;受訪者/孫坤木(撿骨師)

【撿骨師】我搓的湯圓,家人不敢吃──撿骨師的訐譙告白

「以前我媽媽不讓我搓湯圓,她說家裡的小孩子會不敢吃,唉,我搓的湯圓不敢吃,撿骨賺來的錢倒是很敢花。」

坤木伯的自白,道出撿骨師的心酸。人們無不希望自己逝去的親人能落葉歸根,但對那雙安放無數形骸入甕的手,仍是避之唯恐不及。...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