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轉型正義在台灣的失敗:從全智賢李正宰<暗殺>與<納粹獵人>看施明德證明江鵬堅是調查局,及民進黨說蔣介石納粹
2021/10/25 10:43
瀏覽1,293
迴響0
推薦9
引用0

施明德與陳嘉君陸續證明江鵬堅是調查局,引起謝長廷反撲,當初黃國書線民案一爆發還有人說這是要轉移陳柏惟罷免案注意,我當時立即提施明德指控謝長廷的過去,隨著各方發言,證明臺灣對轉型正義的無知!轉型正義是一長遠議題,黃國書案不是小事,施明德的指控更不是,而民進黨這幾年的轉型正義證明了民進黨內部就有許多蔣介石政權的共犯,才會有許多姑息的聲音,不敢追查到底。

簡單來說,許多鄉愿的人說要從過去的角度來思考蔣介石及當時「威權時代選擇服從」的人,那轉型正義的角度還能存在嗎?現代人不再受威權統治,還受過去思維綁架嗎?當然要用現代觀點檢視以前的歷史,本文就先以全智賢李政宰主演的韓國電影《暗殺》為例:

韓國電影《暗殺》(암살,Assassination)於2015年上映,由全智賢李政宰主演,全智賢大家早就知道她了,李正宰最近才因為《魷魚遊戲》被全世界認識。《暗殺》內容是位於上海的韓國流亡政府的「大韓民國臨時政府」開始的一個故事,某暗殺任務組織者廉錫晉(由李政宰飾演),他於1933年下令暗殺刺殺日本駐朝鮮軍司令官川口真守和親日派商人姜寅國,但事實上,廉錫晉雖然過去曾經有許多英勇的反抗事蹟,但他當年被日本抓補後,「威權時代選擇服從」,已經成為日本的雙面諜了。

這個暗殺團隊其中一人就是安沃允(由全智賢飾演),擅長使用狙擊槍,她的生父是暗殺目標之一親日派商人姜寅國,但並未一起生活過,這個暗殺行動形同要女兒暗殺自己投靠日本的父親。而安沃允的母親當年參與暗殺朝鮮總督的行動,帶奶娘和兩個女兒掩護廉錫晉逃亡,被自己丈夫姜寅國派人殺死,從此安沃允流落在外由奶娘扶養,她也不知道她的父親就是姜寅國。

安沃允還有個雙胞胎妹妹光子,由姜寅國撫養,這也就是說姜寅國知道還有跟光子長的一模一樣的另一個女兒的存在,後來由於廉錫晉密報日本這個暗殺行動,日本人知道了,就去殺這些暗殺者。在這個行動中,姜寅國也去了,現場看到了光子,光子被姜寅國以為是暗殺者,被其父親廉錫晉親手所殺。

廉錫晉殺了自己從小養大的女兒光子,還以為是殺到另一個雙胞胎,後來安沃允按光子的原訂計畫與光子之未婚夫川口真守結婚,並且在婚禮上與其他組員一起大開殺戒,刺殺日本在朝鮮的高官。最後因為廉錫晉的介入,暗殺團幾近全滅,只有安沃允逃脫。

日本1945年戰敗後,韓國開始審判叛徒,廉錫晉在法庭上滔滔不絕,最後還「展示」了他過去的槍傷,說他不是叛徒,被判無罪出了法庭之後,看到一個長的很像安沃允的女人,於是跟了過去。

原來,安沃允沒死,並且與另一個人「執行」多年前未執行的命令:處決這個叛徒。法庭無法實現正義,就交給他們!

廉錫晉死前「懺悔」說他不知道會日本會戰敗,臺灣那些服從威權的人不也是認為蔣家會永遠存在嗎?

假設江鵬堅真的是調查局幹員,那他在罹患胰臟癌死前一年把所有的事告訴施明德也非常合理,因為他當年絕對想不到國民黨有可能被政黨輪替。美麗島事件另一位受害人呂秀蓮也說過,律師團裡面她只相信她哥哥呂傳勝,還有她的辯護律師之一、大嫂的哥哥鄭冠禮及前總統陳水扁

從韓國處理轉型正義的角度來看,韓國於2006年8月18日成立了親日反民族行為者財產調查委員會(친일반민족행위자재산조사위원회,簡稱ICJCP,The Investigative Commission on Pro-Japanese Collaborators Property),任務為調查在日韓合邦期間與大日本帝國侵略當局合作的韓國人。委員長金昌國(김창국)在親日反民族行為者財產調查委員會成立儀式上說,韓國於1949年解散的「反民族行為特別調查委員會」未能調查和清理親日派的財產,這項工作拖了57年後才開始做;韓國調查和清理親日派的財產,是為了振奮民族精神、體現『社會正義』。

韓國的轉型正義於2006年8月18日成立了親日反民族行為者財產調查委員會

圖片說明:親日反民族行為者財產調查委員會,引自http://www.ohmynews.com/

臺灣多少企業過去跟日本合作犯罪,包含抓慰安婦當日軍性奴隸,但蔣介石從未進行轉型正義,因為蔣介石既要白團替他訓練國軍,又要跟這些臺灣仕紳「合作」。

這些從日本時代就發財的臺灣大家族,當年就投靠日本外,有投靠國民黨的,也有搞台獨的,家族大就有這好處,可以多重壓寶左右逢源大發財!等到民進黨上台後,所謂的臺灣轉型正義「追查」起始日就僅限於國民黨執政時期,大概原因就是查到更以前,可能會動搖到民進黨金主財產的正當性吧!

另一個要介紹的是《納粹獵人》,當年一位留學德國的老師對以色列的特務非常羨慕,大談以色列會抓捕過去的納粹回國審判,而且強調這種「追究」沒有期限,這種宛如獵人抓捕獵物的行動,讓這些特務宛如獵人,他們也就有納粹獵人的稱號。

納粹獵人的組織其實就是以色列情報及特殊使命局(The Institute for Intelligence and Special Operations),又譯以色列情報特務局俗稱摩薩德(The Mossad),其手段包含暗殺與綁架,但若以 Andrew Nagorski所著《納粹獵人:追捕德國戰犯的黑暗騎士》,The Nazi Hunters來看,納粹獵人的範圍不單只有以色列的特務,還包含形形色色各行各業的人,例如各國司法機關、集中營的生還者、美國國會議員等。

這其中比較特殊的是被納粹迫害的集中營生還者,他們許多人士成立一些「民間」且不具公權力的「調查中心」,用盡各種方法「找到」納粹後,他們會積極告發與窮盡司法途徑定這些納粹的罪,加上以色列政府也很積極抓捕納粹,如果某國消極對待這些逃脫的納粹,摩薩德大概也會把這些納粹綁回以色列受審。

德國對於這類審判可說非常積極,最新的案例是一名德國96歲老婦人佛希納(Irmgard Furchner)年輕時曾擔任納粹集中營的秘書,被控共謀殺害超過1萬人。她從養老院出來後,不願受審的她逃逸數個鐘頭後已被拘留並遭還押候審。時間就發生在2021/9/30,也就是上個月底。由於案發期間,她才18歲,審判由少年法庭進行,且必須她本人在場才能宣告判決。雖然這是將近80年前的事,而且發生在行為人極度年輕的時候,但德國司法也並不因此「手軟」。

由這個案例可知,德國「正版」的轉型正義連78年前的犯罪也追究,78年前就是1943年,台灣盜版的虛偽轉型正義只看1945年8月15日之後,完全不看日本殖民台灣時代的犯罪行為及追究台灣人共犯,未來台灣若還有機會進行真正的轉型正義,一定要把這些限制轉型正義時間範圍的台灣立法者再進行轉型正義一次。

言歸正傳!眾所周知,民進黨老早就把蔣介石定位為納粹,我在2010年就以從謝長廷論民進黨內部的去納粹化一文從謝長廷談到游錫堃擔任民進黨黨主席時曾經推動「去纳粹化」(非纳粹化Entnazifizierung),現在看起來簡直是預言,像民進黨自己內部養了國民黨線民如黃國書養了幾十年,還培養他當到立法委員,就是民進黨自己也不去納粹化,才會有今日的窘態。

至於當線民「嚴不嚴重」,並不是線民本人或受害人願意原諒就算了,因為台灣轉型正義是把蔣介石當成納粹來追究,蔣介石如果是希特勒,蔣介石希特勒他的統治集團的行為,可以這樣和稀泥隨便放過嗎?難道台灣人把轉型正義當成「東廠」整肅政敵就算了嗎?

不管是線民或其他,當然必須進行公開的法庭審理,由全世界來檢視罪證,要比照德國「正版轉型正義」,而不是台灣胡鬧的「民進黨東廠式轉型正義」!

我在十一年前同樣寫下蔣介石的歷史地位還沒到谷底呢一文,依台灣現在的看法,蔣介石目前屬於希特勒納粹等級的殺人魔王等級,當年這個蔣介石希特勒納粹從中國劫掠黃金與故宮文物到台灣,現在民進黨政府可以說黃金被蔣介石花光了是一回事,但故宮文物仍被台灣侵占,我一再指出台灣霸佔蔣介石希特勒納粹搶來的故宮文物就是自甘為納粹共犯,但台灣人民總意志似乎就要自甘墮落,難道台灣人要因為這些完全沒有半個台灣人創造的中國文物而有一天被轉型正義嗎?

2015年7月8日我曾寫下一篇台灣轉型正義之無恥:納粹士兵受審,台灣皇軍戰犯卻沒事,談到一名94歲的德國前納粹士兵奧斯卡•格羅寧(Oskar Groning)在德國一個法庭受審,因為他1942年至1944年秋天在奧斯維辛比克瑙集中營服役,被認為涉嫌參與30萬宗謀殺罪名:格羅寧承認了自己曾經參與大屠殺事件,但強調自己在集中營內的職責是從囚犯身上搜刮錢財,而非在毒氣室內殺害猶太人和其他人士。格羅寧在聲明中說,他認為自己罪行之大,讓他認為已經不可能從倖存者和死難者親屬那裡尋求原諒。“我只可以從上帝那裡尋求寬恕。”原告的代表律師對格羅寧的聲明表示失望,指出他應該對受害者致歉,而不是在上帝那裡尋求原諒。

蔣介石是台灣的納粹希特勒,他除了用白色恐怖統治台灣罪無可逭外,另一個很大的罪惡就是給當年日本皇軍共犯的許多台灣人同樣獲得中華民國的「戰勝國待遇」,居然沒有讓那些台灣人共犯被轉型正義給洗滌除垢,現在民進黨斷代式的轉型正義,則是把蔣介石的罪惡延續下去。

最後,本文要強烈譴責民進黨政府轄下的促轉會,以納粹獵人的角度來看,任何人都有資格當獵人去「獵捕納粹」,你們的前身變成中國式的「東廠」也就罷了,現在你們別想霸佔轉型正義的解釋權,既然現在台灣共識就是蔣介石等於希特勒納粹,追究納粹共犯的期限就永遠沒有終止那一天!

Blackjack 2021/10/24

Former Nazi camp secretary goes on trial over murders of 11,000 peopleIrmgard Furchner, who tried to flee last month, is accused of complicity in killings at Stutthof death camp

Former female Nazi camp secretary, 96, arrested after going on the run from nursing home hours before Holocaust trial

• Nick Pisa• 15:27, 30 Sep 2021• Updated: 16:40, 30 Sep 2021

以下為施明德陳嘉君在臉書的相關發言截圖:

被控助納粹殺人 德國老婦不願受審企圖逃亡失敗

2021-10-01 06:54 中央社 / 德國伊茲赫鎮30日綜合外電報導

德國96歲老婦人佛希納(Irmgard Furchner)年輕時曾擔任納粹集中營的秘書,被控共謀殺害超過1萬人。不願受審的她在逃逸數個鐘頭後已被拘留,現遭還押候審。

法新社報導,德國北部城鎮伊茲赫(Itzehoe)的法院下令羈押佛希納,等候10月19日恢復庭審。

佛希納是數十年來因為納粹時期罪行而遭起訴的首批女性之一。她曾在青少女時期擔任波蘭施圖特霍夫(Stutthof)集中營指揮官的秘書。

法院今天開庭審理佛希納的案件時,她並未現身。

法院發言人米霍佛(Frederike Milhoffer)說,佛希納在開庭前離開位於漢堡(Hamburg)附近的養老院,搭計程車前往地鐵站。

法官葛羅斯(Dominik Gross)在一片混亂之際,宣布暫停審理本案至10月19日。

代表納粹大屠殺倖存者的律師魯克爾(ChristophRueckel)表示,佛希納大約3週前曾告知法院她打算抵制審理程序,因為他們會「侮辱」她。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