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殘暴的臺灣文化仇視歧視最弱勢,弱勢以最意想不到的方式反撲:從王景玉殺童案及屏東挖眼案看思覺失調症患者處境
2021/10/03 06:57
瀏覽1,191
迴響3
推薦12
引用0

屏東潘姓超商女店員遭楊姓思覺失調症患者攻擊雙眼致傷,後續不佳,回想起五年前亦有思覺失調症的王景玉砍死女童,雖其母王婉諭擔任立委,蔡英文也聲稱要建立社會安全網,但臺灣類似事件仍層出不窮,原因就是臺灣殘暴的文化仇視歧視最弱勢,任其自生自滅,弱勢以最意想不到的方式反撲,臺灣因此永遠在流血,並且會持續的付出代價。

我提過,我曾問過一位精神科醫師,在他眼中誰最弱勢,他說是有精神疾病的街友,當時我聽了還沒那麼明白,但只要簡單一想就知道,臺灣人非常痛恨街友,認為他們是loser又「破壞市容」,絲毫不思考他們可能因為種種原因如家暴、被強暴而逃離家庭又無處可去,而有精神疾病的病友可能也不被家人所接納,當一個人同時是街友與精神病友時,那就是許多臺灣人最痛恨的人了。

這些被臺灣社會厭惡的「棄民」,很多人不理解「為何要幫助他們」,不是說「每個人都要為自己的人生負責」嗎?

事實上,對這些街友而言,他們已經nothing to lose,除了沒錢以外,甚至連健康也已經失去了,在新冠疫情仍然存在之時,街友或所謂的「遊民」就非常受到臺灣人的仇視。

舉例來說,五月,新冠肺炎在萬華普篩站發現許多陽性感染者,許多人網路公審當地老人、遊民沒戴口罩,自由時報轉載這些網友意見,看來觸目驚心:「我們還是離這些身無牽掛的人遠點」、「他們活著的目的就是等死,你覺得他們怕嗎?」、「當你什麼都沒有時就是無敵狀態」、「市長可以處理一下嗎!」、「不是要罰款?」、「這些人很多都是遊民,罰了也沒錢繳」「我都關在家,不知道外面有人沒戴口罩」、「公園最好抓了,超多阿北阿季,口罩不戴好,一如往常般生活著」這些意見充分表達一般民眾對所謂街友、遊民的看法

五月底,聯合報報導有Youtuber【大麻煩】為了勸導民眾戴口罩走上街頭,會先勸導發口罩給他們,如果不聽者,就會用「自製酒精水球」往他們周圍砸,達成「淨化」任務。影片中,前面民眾皆配合戴上口罩,不過到了西門町時,有一名街友阿伯拒絕好意,因此他們直接朝阿伯周圍砸酒精水球,還噴大量酒精。

一名街友阿伯拒絕好意,因此Youtuber大麻煩直接朝阿伯周圍砸酒精水球,還噴大量酒精,讓大家看了很生氣。 圖/Youtube

我指出,Boston.com報導,除了第一線醫護人員之外,麻州將街友收容所、監獄等列為第一順位接種名單,比高齡長者還要前面,多數州民甚至直到4月才有機會接種疫苗。韓國與美國街友這種優先打疫苗的概念到今年六月才由柯文哲執行,台北市長柯文哲於六月下旬赴北市議會報告說街友人不多,但政府每天盯太痛苦,乾脆全打疫苗,網友對此暴動想當街友,這充分證明臺灣文化的殘暴。

臺灣人對社會福利的觀念與西方先進國家不同,我指出,國家與政府為何有義務幫助人民,那是因為政府給人民添加很多限制及義務,拿戴口罩來說好了,臺灣對不戴口罩者動輒重罰,假設一遊民無財產無住所又無任何社會福利救助,他為何要遵守臺灣的法律又為何要戴口罩?

這麼多臺灣人不把遊民當人,自由時報說出大家的看法「我們還是離這些身無牽掛的人遠點」、「他們活著的目的就是等死,你覺得他們怕嗎?」,難道遊民要為了仇恨他們到極點的臺灣人健康「戴上口罩」嗎?

這些最底層的人,無論國民黨或民進黨甚至「國家興亡」對他們都沒有意義,因為臺灣不在乎他們死活也不照顧他們。

有人認為社會福利制度是給最底層者的「施捨」,卻不知這是社會契約的底線,如果政府只維護有錢人的利益,那就會像中國每個朝代末年,各種民變暴亂農民革命都會不斷發生,因為走投無路的農民根本不會在乎你的「正統」與「朝代」存在還有什麼意義。就像國民黨在大陸被共產黨搞的工農革命推翻了一樣,因為當年國民黨不在乎窮人,窮人當然也不在乎國民黨了。

至於罹患精神疾病的病友,臺灣人更是極盡污名化與仇恨,2012年,紀錄片「向陽的杜鵑」播出,宜蘭羅東聖母醫院院長陳永興提供史料照片,30多年前的精神病患被關進大通鋪,任憑處處屎尿,包著飯菜的塑膠袋像丟垃圾一樣扔進病舍。後來臺灣社會還出現「龍發堂」,俗名李焜泰的創堂住持釋開豐以他認知的「佛法」拯救精神病患,這個精神疾病患者收容機構曾經收容超過千人,而民間普遍傳聞,不堪長期照顧患者負荷的家屬,只要付出 1~200 萬「功德金」,龍發堂就會照顧患者終生。關於龍發堂,其「居住區」實行封閉管制且不對外公開。龍發堂一直以禁錮 鐵鍊綑綁 毆打 凌虐不人道方式管理其患者。龍發堂 違反人權 以賣斷病患或問題親屬方式將人長期關押使其無法對外聯繫

這樣一個非法機構,臺灣政府默許其存在幾十年,直到爆發法定傳染病結核病,政府才開始介入其「經營」。

到了2021年,屏東「挖眼案」爆發後,精神科醫師林進嘉投書「精神科醫師評社安網補漏」指出,刑事訴訟法的緊急監護修正案,其司法精神病院尚未設置,直到10月1日,政委林萬億說,年底就有第一家「司法精神病房」。最快今年底也只有核准某家公立醫院開辦司法精神病房,正式營運讓病患入住,還需要一段時間,至於地點會設在哪,衛福部只透露不會在北部。

蔡英文當總統邁入第五年,她說的「社會安全網」中必要的「司法精神病房」在五年後才珊珊來遲而且只有第一家。

精神科醫師林進嘉說社區精神病患惡化時,無法及時進入醫療體系。而精神病患的長效針劑,健保署的長效針劑注射獎勵措施只對醫院「能持續治療思覺失調病人」予以獎勵,獎勵的額度並無法促使醫院對中斷治療的個案主動追蹤。所以,該方案成效不彰。

換句話說,健保署不補助那些可能缺乏病識感而中斷治療的病友,這不是遺棄他們了嗎?

於是,社會就「付出代價」了。

儘管有立委王婉諭女兒的犧牲,但臺灣社會並沒有真正想要預防及救治精神病友,精神科醫師林進嘉表示,諶立中司長表示,現在僅有百名社區關懷員,照顧十幾萬名精神病患者,未來將力拚四年內將關懷員增至千人以上;心衛社工也將增至五百人以上。但,這樣的人力還是遠遠不足。而精神衛生法的「強制社區治療」無法有效施行,因為外出家訪成本過高,醫療院所幾乎都不願意申請;以及即使通過社區強制治療的個案,在醫護家訪去打長效針劑時,病人不開門或不在家,員警也無計可施,無法治療。

這根本的原因是,臺灣政府可以把幾十億幾十億的錢拿去做各式各樣「煙火式」的施政,但真正對弱勢的救助就毫無興趣,這充分呈現出臺灣文化的殘暴本質,因為政客是人民的選擇,政客的政策展現人民的意志。

不意外的,臺灣這樣仇恨歧視弱勢,於是,社會持續「付出代價」。

一百多年前有個著名的美國民權律師丹諾(Clarence Seward Darrow),一生義務為無助的弱勢團體與窮人辯護,他的名言是:「一個人在未定罪前,都是無辜的。」、「我恨罪行,但從不恨罪人」,他在《丹諾自傳》中曾指出「犯罪是社會本身有問題,才會造成犯罪問題」,一百多年前美國人懂的事,臺灣人到現在還不懂。臺灣社會對精神病友極端痛恨,政府對他們的治療又是不管最弱勢的部分,大家以為是這些精神病友「殺人」,還不如說臺灣社會殺人

可預見的,不但是過去的臺灣政府,現在及未來的政客,對沒有選票的無戶籍遊民,弱勢團體都不會去關心,只會在一樁又一樁社會悲劇後不斷流下鱷魚的眼淚然後貓哭耗子假慈悲一番,如果政府不對走投無路的人伸出援手,那整個社會就要付出代價。

我相信,這是臺灣殘暴文化下「必然的宿命」。

Blackjack 2021/10/2

屏東遭挖眼女店員雙眼重傷今再動刀 親友憂醫藥費無著

2021-10-02 13:01 聯合報 / 記者潘欣中、王昭月/ 連線即時報導

在超商工作的潘女(中),上周日莫名遭思覺失調男子攻擊,鼻梁粉碎,眼睛重傷,母親(右)陪伴在側,心情極為不捨。記者王昭月/翻攝在超商工作的潘女(左),上周日莫名遭思覺失調男子攻擊,鼻梁粉碎,眼睛重傷,潘女母親(右)陪伴在側,十分不捨。記者王昭月/翻攝

屏東縣高樹鄉潘姓超商女店員26日遭楊姓思覺失調症患者攻擊雙眼,雙眼開刀、鼻梁碎裂,高雄長庚醫院今天為她進行鼻梁重建手術;潘的伯母說,潘女在超商工作領基本工資,平時得照顧體弱母親,家境辛苦,受傷後動視網膜手術,得知2年內要持續追蹤治療,不能做粗重工作,暫時無法回到職場,親友已發起募款,希望各界伸出援手,助她們度過難關。

潘女的母親說,女兒兩眼都被攻擊,一眼縫3針,一眼縫5針,左眼球塌裂,鼻梁碎裂,還有腦震盪,女兒乖巧又孝順,在家都會幫忙做家事、很貼心;女兒手術後兩眼紗布包住到現在,今天開鼻梁重建手術,前幾天會半夜睡不著,還會驚嚇醒來,這幾天好多了,手術前睡了長睡,說要趕快好起來,回超商工作賺錢,聽了讓人窩心也揪心,也感謝縣府和外界的關心。

「那段暴力攻擊影片,才看5秒我就哭了!」潘女的伯母說,潘女在超商工作領基本工資養體弱的母親,2個哥哥一無工作,一是職業軍人,家境辛苦,因視網膜手術後2年內要持續追蹤治療,醫師交代不能粗重工作,暫時無法回到職場,親友間已發起募款,是政府允許的方式,希望幫助她們度過難關。

潘女伯父也說,潘女至少動三次重術,醫療費是很大的負擔,真的不敢想像未來,這幾天,家裡接到很多外界關心的來電,有人甚至表示,要幫忙教訓對潘女施暴的楊男,但眼前他們只希望能趕快籌款,解決潘女的醫療問題。

*****

Youtuber稱執行淨化任務!拿「酒精水球」砸未戴口罩街友 網友集體怒了

2021-05-29 09:40 聯合新聞網 / 綜合報導

台灣新冠肺炎疫情嚴峻,本土案例不斷增加,全國也進入第三級警戒,民眾外出必須全程戴口罩,違者將直接開罰。不過有Youtuber為了勸導民眾戴口罩走上街頭,表示只要不配合,就會用水球砸人,極端手法讓網友相當不認同。

Youtuber團體「大麻煩」25日上傳一支以「新冠三級警戒!深入核心嚇止不戴口罩的害群之馬!全島一命不能大意!」為題的影片,影片內容拍攝他們走上街頭,尋找沒戴口罩的路人,會先勸導發口罩給他們,如果不聽者,就會用「自製酒精水球」往他們周圍砸,達成「淨化」任務。影片中,前面民眾皆配合戴上口罩,不過到了西門町時,有一名街友阿伯拒絕好意,因此他們直接朝阿伯周圍砸酒精水球,還噴大量酒精,讓大家看了很生氣。

對此臉書專頁脫北者冰狼也發文表示,「他們在做的時候,肯定是不明白大量75%酒精噴到眼睛極有可能導致眼睛失明吧,也不知道他們真覺得自己是『防疫小尖兵』,還是美其名拿著防疫的大旗來欺負弱勢族群洗流量,但對我來說,這些人就是防疫法西斯的紅衛兵而已,我並不覺得他們這樣做是為了社會的良善。」

網友看到影片也相當生氣,「看不懂耶...疫情嚴重又在台北市到處跑做這種事,政府都說沒事不要出門了 ,水球裡的酒精含量那麼低基本也沒什麼用了」、「叫警察就好,何必欺負人,為了拍片貶低霸凌街友,只是讓你們顯得很8+9屁孩,而且你們自己也是趴趴走,要不要丟一下自己。」、「我覺得你們沒事在外面趴趴走是最壞的示範,看到別人沒戴口罩提醒是幫忙防疫,但刻意出門去糾察別人,根本是批鬥吧」、「借題欺負街友,比沒帶口罩還要惡劣」、「勸導很好,但丟水球就過了頭」。

大麻煩事後也在自己粉絲專頁回應,拍攝影片的理念只是要說沒有什麼比戴口罩重要之外,讓大家看看台北街頭有多危險,真的要拜託大家戴口罩,另外也澄清影片中垃圾都有撿,不是在針對遊民,沒有直接砸人,水球中也並非完全是酒精,都有給予乾淨的口罩,謝指教。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3) :
3樓. 上大人(看戲追劇)
2021/10/03 23:43
台灣的精障

台灣人認為人有精障就自動降等為獸類。

我讀書時就看到台灣人當兒子有腦病時﹐做個籠關起來養就是了。所以一大堆台灣移民﹐都會帶上一不正常的兒子﹐或精障或自閉等﹐他們移民目的就是家醜不外揚﹐亦把問題塞到加拿大政府手上。

加拿大越是腦殘越是白目補貼越多﹐還有專人照顧﹐對雞肚鼠腸﹐機關算盡的台咖來說﹐直是天堂也。

臺灣社會對身心障礙者向來歧視,雖然西方有對少數民族種族滅絕的惡行,但說到西方社會的人道主義,對待自己國內的人民,與臺灣人見死不救與漠視相比,真的是天差地別

之前frank兄也提過,西方人願意領養身心障礙者,也完全盡心盡力,雖然不知道比率,但肯定比臺灣高

雖然上大人兄說「把問題塞到加拿大政府手上」,但加拿大政府竟然願意「幫助」,雖然我不知道一般人民是否對此非常反感,但一個國家能願意提供資源給這些人,我真的覺得很了不起

讚啦

blackjack2021/10/04 00:11回覆
2樓. frank060606
2021/10/03 12:08
加拿大街友也很多,但不鬧事
台灣街友很詐炮,先掛號精神病科,然後看誰不順眼,桶死他,反正塔綠班會輕判

加拿大對待街友有沒有比臺灣好,社會福利怎麼樣,比一下,就知道臺灣還在第三世界

至於加拿大有沒有照顧精神疾病患者,比臺灣大概好上億萬倍,所以您當然不會看到有人「鬧事」了

***

加拿大社區心理健康服務 職能治療師 夏榮輝

https://www.ksph.gov.tw/ksphepaper/Epaper_Detail.aspx?ID=103

加拿大安大略省的社區心理健康服務是依據「心理社會復健原則」提供精神疾病患者照顧服務,特別是對持續存有嚴重精神疾病的患者給予全面性的服務。在服務的過程中工作人員與個案一起工作,幫助他們成為主動參與社區活動的成員,幫助個案在社區中重新建立正常的角色,實踐心理社會復健的最終目標-痊癒。心理社會復健的理念是認為每個人都有能力去學習並朝個人的目標邁進。治療個案時工作人員以尊重與尊嚴的方式對待,協助個案建立個人的力量並盡力排除不公平的待遇。

加拿大社區心理健康臨床服務內容包括:

積極社區治療-以社區為基礎透過各專業工作人員靈活而彈性的服務,提供每星期7天每天24小時的密集支持和全面性治療。

個案管理-每星期乙次的服務,協助個案連結社區資源與協調相關專業部門。

職業方案-職業方案是康復者獲得工作的開始,提供綜合性的支持以減低康復者求職時的干擾。方案包含職業諮商;職業的發展、維持與保留;事業進取心的建立等,提供各類型的職業服務和工作機會與就業後的職業支持。

法院支持性業務-精神疾病患者輕微違法行為產生時給予協助。

住宅支持-提供精神疾病患者適合居住的房屋,且依房客的需要而變化,是靈活和簡便的。賦予個別化的目標計劃,依照個案情況協助藥物治療和症狀管理。

緊急服務-提供個案危機解除,幫助他們避免住院治療。也可利用短期住宅緊急服務。每日24小時的專線服務與每日12〜18小時的機動服務。

家庭資源中心-提供關於地方資源和服務的資訊與容易了解的教育資料,並且對家庭成員給予支持,使他們履行他們的角色,協助精神健康問題的患者度過難關。

短期住宅緊急服務-是為避免進入急診住院或遭到警方的監管而設計的住宿服務。

心理健康服務為了患者在恢復的過程中順利前進,提供一系列的服務讓客戶選擇,每一位客戶經過諮商、會談後都有專屬於個人的復健計畫,並適時協助客戶開發應對的技能,改進客戶的生活水平,發揮客戶最大的力量以達成最佳的獨立狀況。

blackjack2021/10/03 12:37回覆
1樓. 雁~《郁離子》寓言
2021/10/03 10:23
一般街友與精神病患是兩碼事,處理上不宜混為一談。
各級政府機關應主動關懷協助街友,並與民間慈善機構整合人力物力,提供中途之家友善安置,供應食宿及輔導臨工就業。
至於精神病患,地方政府亦應主動介入幫助家屬居家處理,除提供社會輔助金外,其重症致家庭難照顧者,政府應依法強制送院安置治療避免發生意外。

1.許多精神病患,家屬根本不管他們死活,任其遊蕩也不積極送醫,所以我把這兩者相提並論

2.街友的成因並非完全是不工作,有可能其實身體已經不行了,根本沒有工作能力,也不是提供一個「住處」把他們「關起來」就好了,許多街友並不喜歡被強制安置

3.政府對於精神病患的治療毫不在意,故意用極低的預算讓醫院失去誘因去幫助,某種程度就是利用臺灣社會的殘暴文化屠殺弱勢

就像政府安排新冠疫苗,公務員先打,重症與老年反而後打,這是臺灣文化用這種方法清洗階層,留下臺灣想要的「高級臺灣人」,跟納粹對身心障礙者強制節育的概念基本相符,只是臺灣用制度進行不流血的屠殺他們罷了

然後,社會稱這些人「不定時炸彈」,然後用社會歧視「引爆」炸彈

blackjack2021/10/03 10:44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