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蔡英文總統為何不能把大法官呂太郎抓來像狗一樣痛罵?
2020/07/07 22:45
瀏覽1,407
迴響3
推薦12
引用0
前大法官許玉秀投書說蔡英文因司改把大法官呂太郎找來痛罵,此前還責罵在場的司法院秘書長林輝煌,輿論認為這違反三權分立憲法分際,但別人可以罵為何總統不能?當年大法官城仲模和王美心到汽車旅館不知搞甚麼,不是很多人罵?人人罵得,總統罵不得?

有人認為這是司法分際的問題,那就沒搞清楚「權力分際」,提拔呂太郎當大法官的人難道是馬英九嗎?呂太郎當大法官是蔡英文與民進黨賞的!所謂「打狗也要看主人」,難道狗主人不能打狗?古代丐幫有「打狗棒」,蔡英文只有動口沒動手也不行?

既然是「家奴」,大總統蔡英文不能「實施管教權」?

還有人說「三權分立」,那就更是誤會一場,台灣不是還有「五權」?何況蔡英文的名言「威權時代大家不都選擇服從?」,現在蔡英文有「威權」,司法權被威權叫來痛罵就是蘇貞昌的「剛好而已」。

有法官批評堂堂大法官竟搞成這樣,但大法官可以被豁免「問責」以前的事嗎?難道一當了大法官,以前狗屁倒灶的事也不能質疑?就像司法院副院長城仲模與雲林科技大學助理教授王美心傳出的緋聞,城仲模說王美心身體不舒服,她當時肚子痛得不得了,又有潔癖,不可能到一些諸如加油站的地方如廁,他們才到旅館,王在浴室鎖著門,上完廁所身體仍虛,又在床上躺一會,他只在旁陪著,「我只是做一個人情事理應該做的事」

結果,城仲模付出的代價是「下台」!

城仲模「甚麼事也沒做」就「下台」,同樣是大法官的呂太郎也是「司改甚麼事也沒做」卻只有被痛罵,蔡英文已經皇恩浩蕩啦!

退萬步言,蔡英文不顧爭議提名了「違憲再任大法官」的許宗力,結果許宗力自認無違憲疑義而毅然接受提名,「小法官們」也絕大多數「選擇服從」,「違憲再任大法官」跟被總統罵哪個輕哪個重?既然已是「違憲老手」,為何不能「再接再厲」?     

任何一個未來想「再任大法官」的傢伙,你去問他們,被蔡英文罵又算甚麼?

「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啊!

Blackjack 2020/7/7
大法官呂太郎。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總統喝斥大法官?許玉秀:不只一人提過
12:222020/07/07 中時
周毓翔


前大法官許玉秀日前撰文指控蔡英文總統當著民團的面喝斥大法官呂太郎,質疑總統懂憲政分際嗎?對此,總統府回應駁斥,稱一切都是憑空指控。許玉秀今天受訪時表示,自己不在現場,但聽過不只一個人談論此事。

許玉秀說,「喝斥」的說法是文言文,翻譯成白話文是什麼,有記者問是「痛罵嗎?」許說「我聽到就是這樣啊,你覺得我應該這樣寫嗎?這樣文字就不漂亮了」。她並強調這是公共事務,自己有責任把資訊揭露,讓大家有機會澄清,比起大家在背後傳這件事要好。

許玉秀說,這件事一直都有在傳,她已經不只聽過一個人說,當三、四個人在這樣說的時候,對總統會好嗎?對大法官好嗎?她沒機會跟相關單位說,因為她只是老百姓,所以才把資訊寫出來,讓相關人等澄清,社會自然會得到適合的答案。

許玉秀,總統,大法官

(中時 )

法官論壇要呂太郎自請下台 轟大法官卑躬屈膝
2020-07-07 18:41 聯合報 / 記者王宏舜/台北即時報導
大法官呂太郎。記者王宏舜/攝影
大法官呂太郎。記者王宏舜/攝影

前大法官許玉秀投書指蔡英文總統曾在3月找大法官、司法院前秘書長呂太郎到面前「斥喝」,引發憲政分際疑慮,雖然在場的兒童權益促進協會理事長王薇君還原蔡是「訓誡」官員們要傾聽民眾聲音,事件仍在政壇、法界掀波。法官論壇上有法官發文「呂太郎大法官,自請下台吧」,質疑大法官竟對行政權力如此卑躬屈膝。

呂太郎截至目前無回應。

今天下午在這篇標題為「呂太郎大法官,自請下台吧」的發文中,有法官提到憲政分際的問題,內容提到:「看了真的很令人生氣」、「當我們這些小法官努力抗拒各種壓力維護司法獨立時,居然有大法官對行政權力如此卑躬屈膝」、「在下雨天一通電話隨傳隨到,姑且不論有沒有被『喝斥』,光是這種行為就容易讓人懷疑我們的司法體系是否有能力獨立審判」、「為何在接到電話時不嚴正表達立場,與小法官們共同維護司法尊嚴?」。

發文的法官質疑,呂「還是當時認為只是一通私下來電,沒人知道無所謂?」而所謂「君子不欺暗室」,「如果您自己選擇不當個君子,那被叫去喝斥也只是剛好而已」。

有法官表示,呂去的地方是總統官邸,地點與時間都敏感,縱然總統逾越司法分際,但「堂堂大法官搞成這樣,還當自己是行政官嗎?如果這樣也適任大法官,我也無言了。」

法官論壇上寫下「台灣司法史充分驗證了一件事:司改這門生意,穩賺不賠,在朝在野都是如此。 而人性的醜陋,任誰也都無法倖免。」

【重磅快評】蔡英文兇了大法官 司改團體只開心3個月?
2020-07-07 16:40 聯合報 / 主筆室
立法院就「國民參與刑事審判法」草案進行朝野協商,司改團體在立法院外靜坐抗議,呼籲司法改革應參審制、陪審制兩制併行,在野黨團也到場聲援。記者陳熙文/攝影
立法院就「國民參與刑事審判法」草案進行朝野協商,司改團體在立法院外靜坐抗議,呼籲司法改革應參審制、陪審制兩制併行,在野黨團也到場聲援。記者陳熙文/攝影

正當立法院就「國民參與刑事審判法」草案進行朝野協商、司改團體力爭陪審參審一併試行之際,前大法官許玉秀爆料,蔡總統曾命令大法官呂太郎向她報告修法事宜,並當面訓斥,在場司改成員也說蔡總統「有上火」;蔡以作秀舉動討好司改團體在前,力拒陪審制在後,實已註定國民參與刑事審判法只是民進黨的一場司改秀而已。

前大法官許玉秀爆料,公民團體3月27日面見總統時,抱怨司法院和民間團體的互動不佳,總統不假辭色地責罵在場的司法院秘書長林輝煌,還命他立刻去把大法官呂太郎找來。然後當著在場公民團體的面,嚴厲地把呂喝斥一頓;許玉秀痛批,這恐怕在世界憲法史上絕無僅有,蔡英文根本不懂權力分立。

雖然林輝煌辯稱當時是因為這些案子是呂太郎就職大法官前送交行政院,因此總統請當時負責協商的呂太郎說明而已;總統府也回應,當時蔡與民間團體的對話純屬對公共政策的討論,無關司法個案,也無關大法官權責;曾痛批前總統馬英九把前檢察總長黃世銘叫到官邸報告洩密案的綠委柯建銘這時反稱「總統可以調解院際紛爭」,直稱蔡英文的行為沒有問題,柯的昨非今是也真教人歎為觀止。

不過,儘管總統府澄清當天蔡總統對大法官沒有喝斥、責罵,但蔡對大法官「呼之即來」總是事實,遺憾的是呂太郎也應喚而至,未能堅守行政中立及憲政分際;蔡總統對呂有無「上火」、「訓斥」,並非總統府發言人說了算,在場司法成員眼見耳聞,恐怕非假,如果總統府硬要說蔡總統沒有上火、訓斥,那把大法官叫來官邸「問話」,恐怕難脫作秀的成分,如果蔡是要藉「兇」大法官來展現她的司改決心,那也真是秀過頭了。

換個角度來看,蔡總統當著司改團體面前「訓斥」大法官,也許當下能讓司改成員開心,並增強對蔡推動司改的信心,但時隔三個月,民進黨做的卻是完全另一套,建立陪審制度可是清楚寫入黨網,民進黨完全執政卻無意推動,甚至司改團體退而求其次,訴求陪審參審一併試行也被推到一邊,如果民進黨最終是要強行輾壓在野黨通過國民參與刑事審判法,蔡總統三個月前實在沒必要叫大法官冒雨跑到總統府演出訓斥秀,要人民相信她任內會做出司改成績,恐怕只是笑話一則了。

蔡總統質問大法官?司改會主任蕭逸民:我在場,確有其事
2020-07-07 16:17 聯合報 / 記者蔡晉宇/台北即時報導
大法官呂太郎。圖/本報系資料照
大法官呂太郎。圖/本報系資料照

前大法官許玉秀日前投書媒體指稱,蔡英文總統曾因司改議題,把大法官呂太郎找來喝斥,府方回應,許並不在場,一切是憑空指控。民間司法改革基金會辦公室主任蕭逸民今天表示,自己當時在場,確有找呂太郎來的事。

蕭逸民表示,蔡總統回應民間團體的意見,不假辭色地指責在場的司法院秘書長林輝煌,還命他立刻去把大法官呂太郎找來,當場嚴厲地質問他在司法院秘書長任內的工作。

許玉秀指出,這真是大快某些人心的場面,有些人事後為了取信沒去的人,信誓旦旦地陳述,蔡總統是認真要推動司法改革的,也有些人說總統根本在演戲;但無論如何,民主國家的總統,當眾喝斥可以彈劾她的大法官,堪稱有戲,望眼中華民國憲政史上,大約前無古人,恐怕在世界憲法法院史上,也絕無僅有。

前大法官許玉秀:考委被提名人陳慈陽曾阻擋司改
2020-07-07 12:32 聯合報 / 記者蔡晉宇/台北即時報導
前大法官許玉秀上午出席「行使考試院院長、副院長及考試委員同意權案」公聽會。記者潘俊宏/攝影
前大法官許玉秀上午出席「行使考試院院長、副院長及考試委員同意權案」公聽會。記者潘俊宏/攝影

立法院今天進行考試院正副院長及考試委員同意權公聽會。前大法官許玉秀表示,考委被提名人陳慈陽身為現任考委,曾在現任大法官蔡宗珍任考選部長任內,阻擋考試院推動「法律人的養成、考試和專業訓練」相關改革,希望日後在立院全院審查之前,能探究此議題,並且一併詢問蔡宗珍意見。

許玉秀表示,蔡宗珍在考選部長任內推動此項改革困難重重,經其陳述,不僅常常被叫去訓話,還遇到兩個考試委員力阻,一個是時任考試院副院長李逸洋,另一個就是也在本次考委提名名單中的陳慈陽。

許玉秀指出,希望立院要審查之前,能特別諮詢蔡宗珍意見,但當然不可以再把他叫來這裡訓話,要客氣點,看是用書面還是什麼形式,來對此議題有更完整的了解。

府方指喝斥大法官不實指控 許玉秀:不只一人說過
2020-07-07 11:06 聯合報 / 記者蔡晉宇/台北即時報導
前大法官許玉秀上午出席「行使考試院院長、副院長及考試委員同意權案」公聽會。記者潘俊宏/攝影
前大法官許玉秀上午出席「行使考試院院長、副院長及考試委員同意權案」公聽會。記者潘俊宏/攝影

前大法官許玉秀日前投書媒體指稱,蔡英文總統曾因司改議題,把大法官呂太郎找來喝斥,府方回應一切是憑空指控。許玉秀今天表示,自己當然不在現場,但聽過不只一個人談論此事,更有人在公開場合提及,會提出來是因為曾擔任過大法官,若對這件事沒反應,對得起曾經的職務嗎。

許玉秀說,「喝斥」是文言文,翻譯成白話文是什麼,「我聽到的就是這樣,只是用喝斥這樣的文字表述出來」。許玉秀指出,這是公共事務,自己有一份責任把資訊揭露,讓大家有機會澄清,如此比大家在背後傳這件事要好。

許玉秀表示,這件事一直都在傳,不只聽過一個人說,當二、三個人在這樣說的時候,對總統好嗎。許說,自己沒機會跟相關單位說,因為只是老百姓,所以把資訊寫出來,讓相關人等澄清,社會自然會得到一個適合的答案。

對總統府指稱其言論不實。許玉秀說,自己不需要回答這個問題,大家都知道自己不在現場,「講說我不在現場,是廢話」,但有沒有相關人等跳出來澄清,「有啊,這樣就夠了」。

中國2駐台記者違法被廢證離境蘇貞昌:剛好而已- 政治- 自由 ...
news.ltn.com.tw › news › politics › breakingnews
4 天前 - 針對中國媒體「東南衛視」2名記者遭註銷記者證、入境許可證,行政院長蘇貞昌今早受訪認為,若申請項目與工作內容不符,沒有延長剛好而已。

******

許玉秀觀點:蔡總統懂憲政分際嗎?-風傳媒

2020-07-06 07:10

政治是表演事業,已經是人盡皆知不需要解釋的普通常識。雖然這算是一句評論,但時至今日,在法庭上,也已經可以叫做不需要舉證的事實。不過表演有真誠不真誠的問題,縱使只是表演,也有可不可以拿來表演的問題。
司改國是會議三年後,監督司改的平台還沒影子?

今年3月27日公民團體和蔡總統有約。事先可以感覺公民團體們的期待多麼殷切,因為拿了817萬張選票的風光總統,終於願意和大家正式見面,討論如何建立一個監督司法改革的平台。大夥兒難免地談到如何應對進退,才不會對總統失禮,萬一讓總統下不了台,大家想要推動的改革,可能又得回到2018年11月以前。

乍聽之下,我這個旁觀者,既感傷又錯愕。感傷的是,好像奉上選票的人民,能夠面君,必須如何小心翼翼。何等卑微的老闆啊!錯愕的是,司法改革國是會議都已經是三年前的事了,當初不是成立了一個民間監督聯盟嗎?我雖然不曾參與其中,斷斷續續總有一些和官方對話的訊息飄過耳際,怎麼到了三年後,才要開始建立一個監督平台?

我的感傷,得到靜默的回應。我的疑問得到的回答是:的確還沒有建立一個大家期待的監督平台。於是心裡犯了嘀咕:所以改革行動才要開始?

從蔡總統520的演講,終於知道過去三年的改革項目,果然還十分貧乏。不止如此,對國民法官法的宣示,更如一把利劍,直直刺入這些會後還相信她的民間團體夥伴們的心窩。所幸這些人向來心臟強壯,雖然那顆心一直滲著血,壓抑著遭背棄的情緒,著眼於台灣的進步不能等,繼續堅定腳步,結合各方力量,執行「反對排除陪審制行動大聯盟」的決策。
會無好會

以為行動聯盟是要給總統作後盾,原來總統根本不領情?這事有蹊蹺!會後不是十分安靜嗎?那麼為什麼會後還會相信總統?而不是走出總統府就起義呢?

得到的資訊還真少:總統柔軟地勸大家要和政府合作。聽完不禁哈哈大笑,那麼總統已經告訴你們,你們不要反抗,這不就是答案了嗎?過程呢?沒有人說得清楚,好像沒有過程一樣。不過有一個各自解讀的場景。

 公民團體抱怨司法院和民間團體的某些互動,總統不但不假辭色地責罵在場的林輝煌秘書長,還命他立刻去把大法官呂太郎找來。然後當著在場公民團體的面,很嚴厲地把呂太郎喝斥一頓。

這真是大快某些人心的場面,有些人事後為了取信沒去的人,信誓旦旦地陳述,總統是認真要推動司法改革的,有些人說總統根本在演戲。

民主國家的總統,當眾喝斥可以彈劾她的大法官,有戲!在中華民國憲政史上,大約前無古人。恐怕在世界憲法法院史上,也絕無僅有。好像只有現任大法官批評(可以勉強稱之為教訓)現任總統,例如美國的現任大法官RBG對川普,還不曾聽聞有現任總統教訓在任大法官的,恕我孤陋寡聞。
20190826-司改第四次半年進度報告記者會,司法院秘書長呂太郎出席。(盧逸峰攝)
蔡英文總統當眾「喝斥」已經轉任大法官的呂太郎。(資料照,盧逸峰攝)
大法官們如何自處、法官們如何自處?

總統如此震怒或被逼到絕處,而必須演這齣戲嗎?為什麼?呂太郎秘書長和民間團體演了好幾個月的陪審制一併試行詐騙大戲,之後潛逃不見蹤影,好像就在大法官提名之後?所以他這個大法官的官位是騙來的?所以總統召喚,不敢不立刻現身?不敢不乖乖聽訓?

總統要他站著,他不敢坐著?

回想大法官任內,去過總統府有那麼幾次。好像是某一年的行憲紀念日,當時的賴英照大法官應邀到總統府動員月會演講,大法官們前去聆聽同僚演講。另外兩次是陳水扁總統第二任就職、馬英九總統第一任就職。還有一次在總統府外面參加國慶典禮,八年總共一次。縱使因為發生在過去相關職務上面的疏失或過錯,實在沒有辦法想像,這樣的場景,會發生在包括我在內的任何一位前任和其他現任大法官身上。

呂太郎大法官置他現在的大法官同僚於何地?置中華民國大法官史上的任何一位大法官於何地?置全國聲嘶力竭捍衛獨立的法官們於何地?
蔡總統知道如何遵守權力分立原則嗎?

除了這一件,還有最近的一件,發生在520就職典禮上。蔡總統向全國人民大剌剌地宣布,將要在立法院成立修憲委員會推動憲改。奇怪或可怕的是,社會輿論竟然沒發現有甚麼問題。

總統到底置當天必定在場的立法院游錫堃院長於何地?如果要宣布,不是應該由游錫堃院長來宣布嗎?如果要把這個政績攬在身上,總統也該說游院長請我幫他宣布,他將在立法院召集各政黨委員成立修憲委員會,或者賣弄她一向愛玩而可以討好年輕人的俏皮:游院長告訴我,我提前偷偷告訴各位,游院長要在立法院召集各政黨委員成立修憲委員會。否則,無論如何都該忍住,等當天接著到達民進黨中央黨部接任黨主席之後,再向外宣布,民進黨將在立法院主導成立修憲委員會,推動相關憲改計畫,例如下修十八歲公民權事宜。

 第一任的故事,已經過去,也就罷了。第二任的總統,還不知道依照憲法,應該如何應對進退嗎?
黨政不分是台灣的憲政特色?

總統兼任黨主席,曾經是民進黨抨擊國民黨的議題,整個馬英九任期,始終砲聲隆隆。但是蔡總統在2016年才上任不久,就馬規蔡隨。人民同情民進黨翻身執政不易,沒有苛責,期間發生的黨政不分,隨著國民黨不太能集中的炮火,也就不了了之。久而久之,黨政不分似乎就變成台灣的政治特色。

民進黨自己沒有創意,仿效國民黨的中常會組織和開會模式,甚至包括開會時間和黨內角逐權力的模式都模仿,而人民也慢慢習慣了。加上一些創黨價值似乎不見蹤影,於是早在2018年地方選舉之前,到處出現這樣的傳說,台灣有兩個國民黨,一個叫做中國國民黨,一個叫做台灣國民黨。已經有台灣國民黨了,想要成立這樣的政黨,死心吧!如果黨政不分就是當年國民黨的特徵,民進黨的總統顯然深得其中三昧。   

從黨發號施令,黨主席對每個從政黨員都是領導,不管黨員身居哪一權的要職,都矮黨主席一截。所以當柯建銘總召說,無論如何要排除陪審制,是上面的意思,指的是黨主席的意思,黨主席才是柯總召的領導,總統並不是立法委員的上級。如果立法委員認為總統是他的上級,這個立法委員一定會辜負人民的付託,因為不可能稱職地行使監督行政權的立法權。而總統在就職時的宣示,其實是在總統府以黨主席的身分宣示,自然把立法院游錫堃院長晾在一邊,而毫無自覺。(相關報導:許玉秀觀點:蔡英文和習近平一樣|更多文章)

看來蔡總統和她的黨同志,對於發言的所在,是在總統府或民進黨黨中央,不太在乎。大概是掌握權力的人,要做甚麼,都可以隨心所欲,不必區分清楚。但不是黨員的人,如果有機會要進總統府和蔡總統說話,務必記得問問,她是以黨主席的身分,還是以總統的身分說話,免得成為黨政不分的共犯,而踩到憲法的紅線。(作者為模擬憲法法庭暨模擬亞洲人權法院發起人 )

    總統府發言人丁允恭說明:

    一、許文所稱今年三月27日總統與司改倡議團體見面,實際上是總統應「民間監督落實司改國是會議決議聯盟」(包括「民間司法改革基金會」、「台灣大學法醫學研究所」、「中華民國兒童權益促進協會」、「人權公約施行間督聯盟」、「台灣勞工陣線」、「台北律師公會司法改革委員會」、「台灣人權促進會」等)等團體之請,就司法改革相關政策議題進行溝通,無涉個案,作者許玉秀女士並未出席。

    二、基於有部分團體成員提及與司法院的溝通問題,為求釐清事實,並促使司法院與倡議團體能充分溝通,故總統邀請前後兩任秘書長前來,以暢順後續政府與民間於改革上之協力。

    三、總統接受倡議團體的要求拜會,現場對話純係對公共政策的討論溝通,總統關心司法院與民團溝通狀況,無關司法上個案,也無關大法官權責,而該會見總統也期待各方持續溝通,並未有會議裁示。

    四、總統不會介入司法,所謂「責罵」、「喝斥」大法官更是憑空指控。我們歡迎各界關於公共政策的理性辯論,讓政府在政策的規劃與推進上更加周延,但對於黨同伐異,甚至是不正確的指控,我們感到高度遺憾。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3) :
3樓. 1450
2020/07/08 10:10

膝蓋能屈能伸是捧綠營飯碗的基本功,

好不容易分到的油水,怎能輕言放棄!!

呂太郎加油,再忍耐一下,司法院長還會遠嗎?

blackjack2020/07/08 14:58回覆
2樓. 醉言夢語風花雪月
2020/07/08 10:00

蔡英文是女版川普,川普世男版蔡英文

川普對謀士的輕賤辱罵也是不絕於耳

川菜炒一盤,酸臭辣

龍交龍 鳳交鳳 穩龜交洞憨

人交陪的攏是關公劉備,. 阮交陪的攏是林投竹刺

台語的智慧真不簡單啊讚啦

blackjack2020/07/08 14:54回覆
1樓. 蘇信
2020/07/08 06:12

那裡有斥責?

只是超罵而已!

超買比超罵,讚啦!

好笑

接下來短評聯合報社論:

拿台灣大法官比美國

真是

辜顯榮比顏智、蕃薯簽比魚翅、破尿壺比玉器

XX比雞腿啊!!!

聯合報社論/當蔡英文召喚呂太郎,看美國大法官的獨立性

2020-07-07 23:55 聯合報 / 聯合報社論

總統與大法官的關係,最近引發議論。蔡總統在官邸接見公民團體,因與會者對修法不力表達怨言,蔡英文竟將大法官呂太郎叫到官邸,當著眾人的面對他「喝斥」。總統府雖否認此事,但在場者稱總統確對呂太郎「訓誡」,要求他更貼近民意。問題是,呂太郎目前的身分是大法官,蔡總統任意召喚他到官邸訓話,不僅駭人聽聞,也逾越了憲政分際。

正當蔡總統的監委提名被批評黨派色彩太重,又有官箴及品操疑慮,讓人擔心監察權變成政黨附庸。與此同時,傳出蔡總統將大法官喚來府邸,甚至當眾「訓誡」非其職務範圍之事,愈發讓人擔心五權憲政潰不成形。無論是「喝斥」或「訓誡」,蔡總統臨時召見大法官已屬越權,而呂太郎竟應召而至,更是自失身分。蔡英文若不知總統與大法官應保持什麼樣的關係,最近美國大法官在聯邦最高法院所做的幾起判決,正可供她參考。

除了疫情與大選,美國政治最近發生了令人矚目的變化。近期一連串的聯邦最高法院判決,包括川普下令驅逐被稱為「夢想生」的年幼非法移民、懸而未決的同性戀與變性者(LGBT)工作權歧視,以及墮胎診所合法化議題,都是自由派大法官在表決中勝出。川普任內已提名兩位大法官,照理說保守派應該穩居上風;但若干大法官卻跳出傳統保守派價值,做出了令人意外的判決。

主要原因是,小布希總統提名的首席大法官羅伯茲原為保守派,但在這些爭議案件中,他不尋常地發揮了關鍵作用,選擇支持自由派大法官的見解。在LGBT就業權的議題上,連川普任命的保守派大法官戈薩奇都投下反對歧視票,使自由派的比數拉得更遠。

關於羅伯茲的角色變化,最直覺的解釋是,隨著年歲漸長,他的意識形態由保守轉為進步。第二種解釋是,他選擇扮演打破均勢的關鍵位置,取代已退休的大法官甘迺迪扮演的中間角色,他倒向哪一邊,哪一邊就獲勝。羅伯茲擔任大法官十五年,在前十四年,他支持的多數決案達八成八,而今年則升成九成八。這也使他成為一九三七年以來最有權勢的首席大法官。

但美國學界與媒體普遍更傾向第三種解釋:羅伯茲懷有更崇高的目的,刻意要維持大法官的超然獨立,以免使最高法院成為政治的附庸,因此選擇與主政者不同調。最能說明這點的,是路易斯安那州墮胎診所的案例。此案與四年前德州墮胎診所的案子完全一樣,但四年前羅伯茲站在反方,結果以五比三輸了;四年後他反墮胎的立場不變,但這次他引述拉丁法諺「遵循先例」原則,認為判決要始終如一,不能因現在保守派居多數就要推翻原判決,所以倒戈站到自由派陣營,裁定路易斯安那州的墮胎限令無效。

羅伯茲雖是保守派,但他認為不能把法律當成政治工具來用。他認為,法律判決有其內在邏輯,不能因為最高法院組成改變而改變。他的作法,引發共和黨國會議員的強烈批評,叫他辭職回去選議員;白宮官員甚至直接叫陣,「那些沒有經過選舉的法官們侵犯州的權力」。但羅伯茲不為所動。

美國憲政是三權分立,相互制衡;大法官雖由總統提名,但一旦宣誓就職,即獨立行使司法權。我國為五權憲法,大法官、監察委員與考試委員由總統提名、立法院同意任命,但近年來獨立性格不斷削弱,附庸特徵則不斷增強。主要原因是總統將任命權當成酬庸工具,立法院則把任命權當成法案交易,導致大法官、考監委提名人須百般討好當權者與政客,制度遭到扭曲。

以川普的無禮,批評羅伯茲時還不敢指名道姓;而蔡總統以司法改革者自居,竟連對大法官的憲政尊重都未做到。羅伯茲若看到台灣的景象,一定瞠目結舌,不敢置信。

blackjack2020/07/08 08:00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