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郭台銘血汗工廠研究20-1:郭台銘富士康,你改過自新了嗎?從兩岸三地高校富士康調研證明郭董公然說謊
2019/09/07 08:47
瀏覽888
迴響1
推薦9
引用0

郭台銘愚弄網紅張志祺說「我也不跟中國政府交往」,只要上網就能拆穿這謊言,但「世上懶人多」,故我引用2012年度“兩岸三地”高校富士康調研報告富士康,你改過自新了嗎?來證明郭董與中共多麼密切。我看的這份報告源自《參閱文稿》No. 2014~11、2014年3月18日,此調研報告完稿於 2012 年 3 月,發時由執筆人潘毅略作修改。

這份報告由北京大學、清華大學、香港理工大學、臺灣大學等 20 所高校 100 多名師生在富士康中國大陸的多間廠區實地走訪,研究時間為2010年6月~2012年1月,通過問卷調查與深入訪談的方法,共獲得有效問卷 2409 份,訪談案例 500 多個。也先後有 20 名調研組成員進入富士康打工,與工人同吃同住同勞動,親身體驗富士康的生產管理模式。

2011富士康在中國大陸的佈局圖


在論文4-8頁”一、富士康擴張過程中的權力與資本”部分大量提到了郭台銘富士康如何與中共大幅度合作,影片【 志祺七七 】深訪郭台銘!敢戴國旗帽去見習大大嗎?談判如何不偏袒中國?《總統無限寶石》 EP001  中,郭台銘在採訪中說「我也不跟中國政府交往」,根本是公然說謊而且把對此無知的網紅張志祺當白痴耍。

該論文舉證如下:
1.河南省政府下令各級政府協助招工
在第五頁提到:
2010 年 9 月,河南省政府下發題為〈河南省扶貧辦關於富士康科技集團在我省貧困地區招聘培訓員工工作的通知〉的文件,以扶貧名義將為富士康招工的任務下達給各地方政府,該檔顯示當年的9、10 兩個月內為富士康完成招工人數二萬人,招募對象主要為職業學校在校的實習生以及貧困地區剩餘勞動力。為了招工任務,該檔還規定了招工的獎勵措施,其中職業介紹補貼為每人 200 元發放給職業介紹機構,就業人員每人給予 600 元生活補貼,同時省政府還對於組織到富士康工作和實習的單位給予獎勵,僅前兩項補貼合計就高達 1600 萬元。
以河南內黃縣為例。上級下發給該縣的招工任務是 1000 人,在〈內黃縣人民政府關於做好深圳富士康科技集團在我縣招聘培訓員工工作的通知〉的文件中,  該縣提出要將“在我縣招聘培訓員工工作作為一項政治任務來抓”,成立了“內黃縣富士康科技集團招聘員工工作協調小組”,常務副縣長親自任組長,其組成人員涵蓋了人社局、教育局、公安局、財政局、農業局、民政局、交通局、廣電局、公路局、衛生局、扶貧辦等部門,可謂是“全民總動員”,從宣佈、組織、招募、培訓、體檢到社保、運輸,提供“一條龍服務”,甚至連交通運輸部門都被要求保障富士康員工運輸車輛暢通無阻。該檔明確規定,“實習學員實習期不低於三個月,三個月後向相關培訓機構發放培訓補貼”,明文規定將職業技術學校的學生納入到富士康的勞動力供應之中。

2.廣西
在南寧富士康,同樣的招工戰也在上演。在一份 2011 年 12 月 30日〈隆安縣進一步做好富士康科技集團勞動用工服務工作方案〉的檔中,  我們看到了幾乎同樣的情況。為了“幫助富士康南寧專案緩解勞動用工緊張的問題”,該縣成立了副縣長牽頭,包括人社局、宣傳部、教育局、經信局、財政局、總工會、團委、婦聯、各鄉鎮政府組成的“隆安縣促進富士康南寧專案勞動用工專案勞動用工工作領導小組”。為完成上級所分配 420 人的招工任務,該縣將重點放在“校企合作”上,要求“引導學校積極開展短期培訓,及早制定招生、培訓計畫,與企業對接”,並明確提出要“充分利用 9 月份學校開學期間,組織學生到企業實習就業,”並指定隆安縣中等職業技術學校為責任單位。

調研組在重慶、成都等富士康廠區也都發現了類似的情況。

該論文的批判是:
1.在用納稅人的錢為富士康這家資本巨頭賺取利潤服務,資本與權力
的結盟,無過於此:。
僅上述河南省二萬人招工計畫一項,政府直接的財政補貼就達 1600 萬元,還不
包括人力成本等方面的投入;不難想像,要滿足富士康在該地高達十數萬人的用工需求,地方政府為此投入的公共資源還遠不止於此

2. 使職業學校淪為富士康等代工企業的職業仲介:
由於職業學校隸屬于政府教育行政系統,更加有利於政府用行政命令的方式將招工指標下達至學校並要求其完成。對於職業學校來說,他們一方面通過向富士康輸送學生工而獲得不菲的財政補貼和獎勵,同時也完成了就業指標、兌現了就業承諾。而作為職業學校的學生,他們則基本上必須服從學校的安排,因為他們是以“實習”的名義被送進工廠的,而實習則是教學內容的法定組成部分,儘管這裏所謂的實習與他們所學專業經常毫無關係,也無益於他們提高自身的職業技能。
 
3.政府的強力推動,阻礙了勞動者權益的提升:
按照經濟規律,勞動力供應緊張,會導致工資的上漲,對於普通工人來說,這本是收入提高、待遇改善的良好契機。然而地方政府的強力介入則在很大程度上
阻礙了這一進程的發生,尤其是大量的學生工強制性、制度化地被安排
到富士康的生產體系中,大大降低了其用工成本,緩解了用工荒的壓力,
進而喪失了通過提高工作待遇吸引勞動力的動力。納稅人的稅款和本屬
工人的收入,就這樣被制度性地用來為資本逐利服務。   

4.強制徵地後遺症
在重慶,由征地拆遷所造成的失地農民的就業、安置、補償等問題至今仍然沒有完全解決;在成都,本來是給被征地農民建設的安置房卻被臨時徵用作為富士康的員工宿舍;在鄭州的航空港區,征地農民由於補償問題屢次與有關部門發生糾紛;在湖南衡陽,當地政府更是開出包括零地價、代建廠房、提供住房、稅收返還一半在內的優惠政策吸引富士康落戶,可謂不惜血本、不計代價。
有地方政府開出如此的優惠條件,富士康當然樂享其成,其擴張成本可謂是極其低廉。而廉價的學生工、失地農民和納稅人,則成為公共權力助推下資本擴張的犧牲品。

郭台銘說「我也不跟中國政府交往」,當然是公然說謊,又例如2010-6-25《華夏時報》失寵的富士康說:
…還在5年前,為了吸引全球代工大王郭台銘的投資,武漢市的工作組曾經耗費30萬製作了一部影片,當時所有成員“郭台銘語錄”人手一冊,郭台銘傳記深入研讀,富士康公司的發展規劃爛熟於心。…
    …“每個月甚至每一天,都有地方政府來富士康蹲點,開出優惠條件,排隊邀請我們去投資,我們選擇餘地很大。”兩年前,富士康集團總裁特別助理孫玉麟曾經透露,來洽談的高官不少都是副省級以上。…
…6月25日,天津市有關領導前往深圳富士康,召集計畫搬遷的部門員工代表開動員會。為促進辦公室員工內遷工作,富士康甚至開出了一個條件,願意搬往天津的員工就加工資。據悉,這項工作進展快速,也就一個多月時間。5月10日,天津市委常委、濱海新區黨委書記何立峰就會見了前來考察的惠普企業伺服器事業群全球副總裁傑克•法博,以及富士康國際集團伺服器副總經理傅富明一行,洽談搬遷一事。…
    …記者瞭解到的情況是,早在2005年,郭台銘就曾前往天津會見了當時的市政府高層,表達擴大投資的意願,並希望能拿到7平方公里的土地,因面積過大,天津市政府並沒有同意。…
…記者瞭解到的另一個情況是,5月23日到28日,四川省委書記劉奇葆率代表團訪台,主要是感恩臺灣對四川地震的支持,會見了多名台商,而郭台銘只是其中一個而已。5月26日早上,郭台銘與四川經貿代表團共進完早餐,便飛往深圳召開“跳樓事件”新聞發佈會,當晚又風塵僕僕地從深圳趕回日月潭出席簽約晚宴,宣佈鴻海將加速西進設廠。…

2018-10-25 “紅色引擎”助力富士康發展中說:
…全國各園區共建成16個黨委、221個黨總支、998個黨支部,在冊黨員、入黨積極分子逾3萬人,初步形成了以深圳龍華園區為中心、輻射全國各大工業園區的黨組織網路。…

中時2019/06/13大陸國台辦低調 郭台銘言論嗆:怕我搬走報導:
郭台銘說…「最近有1個非常高層級的副秘書長,到我的天津廠參觀,他就怕我搬走。」…

如果看了以上說明還相信郭台銘「我也不跟中國政府交往」這句話,真的是「愛使人目盲」了。

Blackjack 2019/6/21

大陸國台辦低調 郭台銘言論嗆:怕我搬走
22:242019/06/13 中時
陳志祥

郭台銘有了龐大的「鴻海帝國」當靠山,選總統似乎天不怕地不怕,各項言論沒有禁忌,愛談反送中、中華民國主權、一國兩制等議題,而大陸國台辦也以「選舉期間的言論不予評論」回應,對此郭台銘嗆聲因為「怕我搬走」!

郭台銘今(13)日在台大癌醫中心進行捐贈50億元簽約,並且談起目前的時事,有媒體問他有關「朱立倫認為中華民國地區是一個主權國家」的看法,郭台銘表示,他強調,北京當局必須正視中華民國存在的事實,如果不正視,台灣只會離大陸愈來愈遠。

對於郭台銘在選舉期間一些辛辣言論,有記者問郭台銘大陸好像沒有很認真聽他的回應,會不會因為他在中國經商的關係,隨時可以制衡他?

這個問題郭台銘說的很霸氣,他指出,他一再強調已經淡出鴻海的舞台,他是一個中華民國的總統參選人,捍衛中華民國的主權是他最高責任,他只是鴻海的大股東,所有東西不是他一個人的,將來有任何的處理都由「外商投資保護法」。

郭台銘進一步表示,如果真的對鴻海集團有不妥的處置,有誰會相信大陸的外商投資保護法?全世界誰敢相信大陸、誰敢去投資?他講了近日發生的事,他說:「最近有1個非常高層級的副秘書長,到我的天津廠參觀,他就怕我搬走。」

講完了捍衛中華民國主權、鴻海帝國的實力後,他反問記者:「反送中的問題你們不問了?」一副意猶未盡的樣子,其實郭台銘曾經批評大陸的做法,並提出若自己當選總統,歡迎香港人移民台灣。

(中時 )

******

“紅色引擎”助力富士康發展
發佈日期:2018-10-25 作者: 點擊:28

“在富士康當黨支部書記的日子,辛苦著,也快樂著。”35歲的趙北民在富士康科技集團(以下簡稱“富士康”)深圳龍華科技園接受記者採訪時說。富士康是全球最大的電子產業科技製造服務商,現有員工百余萬,其中黨員、入黨積極分子3萬余人,趙北民就是其中一名支部書記。

    作為世界上最大的“蘋果”製造廠商,富士康被人們形象地稱之為“蘋果城”。而深圳富士康龍華科技園廠區作為富士康大陸總部所在地,每天有數十萬部iPhone從這裏產出。每天早晨,數十萬員工陸陸續續走進這裏,開始一天的工作,平均年齡不超過25歲。

    在這樣一個員工思維活躍,基數龐大,且保持高效生產的非公有制工廠裏,如何聚人心、促發展?党建引領成為不二法門。近年來,富士康深圳龍華科技園黨委緊扣服務主題,狠抓組織覆蓋、隊伍建設、創新發展等關鍵環節,做實做細非公黨建“大文章”,切實發揮助力企業發展的“紅色引擎”作用,讓黨群工作“為集團所需要,為黨員所歡迎,為員工所擁護”。


在富士康一黨支部組織的“兩學一做”及公司文化知識搶答賽上,支部成員積極舉手搶答。新華社發

在富士康一黨支部組織的“兩學一做”及公司文化知識搶答賽上,支部成員積極舉手搶答。新華社發


重視人才培養??“讓能人入黨把黨員變成能人”


    富士康1974年在臺灣肇基,1988年在大陸投資設廠,至2001年12月15日,富士康黨委成立。截至目前,在富士康各級黨委的組織領導下,全國各園區共建成16個黨委、221個黨總支、998個黨支部,在冊黨員、入黨積極分子逾3萬人,初步形成了以深圳龍華園區為中心、輻射全國各大工業園區的黨組織網路。

    趙北民2002年加入富士康華南檢測中心,2011年被選為支部書記,是富士康SHZBG—MPT第五黨總支第二黨支部的支部書記,SHZBG—MPT是事業群和部門的簡稱。當下,深圳各園區共有7145名黨員和預備黨員、85個黨總支、324個黨支部。

    在深圳龍華園區,黨員的廠牌掛繩顏色鮮明,是紅色的。富士康黨委宣導黨員亮明身份,紅色的廠牌掛繩上印著“黨員愛心崗•有困難我幫你”幾個字。

    “讓大家知道你是黨員,可以起到模範帶頭作用,你也可以幫助大家,戴著這樣的廠牌可以體現我們的身份。”趙北民說,自己之所以能當選支部書記,跟平日裏樂於幫助有需要的員工密不可分。工作之余,他常組織黨支部進行知識搶答、羽毛球賽等活動,豐富黨員生活,增進黨組織凝聚力。

    富士康黨委按照“讓能人入黨,把黨員變成能人”的思路,對培養入黨積極分子、發展黨員十分重視。趙北民就是“能人入黨”的代表。入職之初,他僅有高中學歷,是一名普通的流水線員工。在成長為部門負責人的過程中,他不斷追求專業上的進步,2006年通過了天津大學和富士康IE學院聯合辦學的大專學歷教育,之後又考上IE學院的專升本教育。于2009年3月在富士康入黨的趙北民說,“這一路走來,我努力過,也慶倖遇到這麼好的平臺。”

   

激發創新動能??“發明大王”是黨員


    作為全球最大的電子產業科技製造服務商,富士康的目光不僅滿足於“代工”,更是積極謀求創新以建立自主品牌。近年來,富士康黨委實行“調結構、調文化,培育內外創新動能,引進培養優秀人才”的戰略方針,黨員紛紛爭當企業創新轉型的排頭兵。

    目前,富士康黨委以國家級“眾創空間”——富士康黨團“雲之咖啡”創客大本營為基地,持續籌辦“內部創業•外部創新”雙創大會,號召廣大黨員團員積極助力企業創新,助力產品銷售。這個研發創新的重擔,自然而然地落在了黨員團員身上,李曉光就是其中一位代表。

    “在哪里跌倒,就在哪里爬起來!”無數次研發失敗後,哪怕被大火燒至僅剩一根手指,李曉光仍矢志創新,“我最愛的是軟體發展,我要開辦富士康的‘微軟公司’”。發揮鎖定UI交互設計、人因設計等方面的專長,李曉光帶領同事一起深入生產一線、到賽格市場自己購買零件來組裝測試治具……他完成了一項又一項“不可能的任務”。

    作為一名黨員,李曉光深入一線,是一名“創新先鋒”。在富士康自動化設備研發單位元任經理一職的他,斬獲諸多研發殊榮,是富士康“發明大王”,曾連續4年蟬聯富士康專利申請冠軍。目前,他擁有超過600項創新技術專利申請、200多件專利證書。其專利技術廣泛應用於產品、設備的設計與生產製造,為富士康爭取了大量的客戶訂單,累計創造經濟價值超過百億元人民幣。

    李曉光除了從事研發創新外,更注重通過黨員“傳幫帶”來培養新人。“在富士康花費14年所學的技術、累積的經驗、方法,我希望他們花5年甚至更短的時間就可以掌握,少走彎路,為企業、為國家的技術創新加快步伐。”這是李曉光多次提到的一句話,他帶領的創新團隊,更像是一個大家庭,彼此互學互助。


發揮帶頭作用??“黨建就是生產力”


    2018年是富士康在深圳設廠的第30年,開展黨建的第18年,從代工起步,發展到建立自主品牌,黨建功不可沒。

    “黨建就是生產力。這不是一句空洞的口號,而是一步一個腳印走出來的硬道理。”富士康相關負責人說,富士康的非公黨建,彰顯出強大的磁場效應,凝聚著人心,團結著力量,更為企業長足發展提供了不竭動力。

    在富士康內部,很多業務骨幹都是黨員、團員,在生產中發揮著帶頭作用。在去年iPhone8新產品問世前的攻堅期,党團員骨幹以身作則,四天三夜連軸轉,手把手教新員工認識新產品特性等,帶領大家克難攻堅,順利打下這場“硬仗”。

今年34歲的程靖宇,是一名有著12年黨齡的基層黨員。12年裏,從一名生產線工人成長為基層幹部,他已經記不清有多少個日子帶領團隊奮戰在一線,熬夜到淩晨。“哪里有困難,哪里就能看到他的身影”,同事如此評價。

    “党的建設永遠在路上。”長期從事黨建工作的趙北民深知其中道理。下一步,富士康龍華科技園黨委將進一步深化拓展非公黨建工作,不斷創新其服務發展模式,努力把黨組織的政治優勢、組織優勢和先進優勢轉化為企業發展的競爭優勢、文化優勢和發展優勢。

*****
失宠的富士康

作者:陈小瑛

来源:

发布时间:2010-6-25 22:00:07
摘要:富士康马上就要面临10月份第二轮的工资上涨,郭台铭急了。在与政府洽谈一个多月后,富士康火速启动了搬迁工作。《华夏时报》记者独家获悉,6月25日,天津市有关领导前往深圳富士康召开动员会。为顺利搬迁,富士康开出了一个限制性条款:愿意搬天津的加工资,不搬的不加。

失宠的富士康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陈小瑛 深圳报道

    富士康马上就要面临10月份第二轮的工资上涨,郭台铭急了。
    在与政府洽谈一个多月后,富士康火速启动了搬迁工作。《华夏时报》记者独家获悉,6月25日,天津市有关领导前往深圳富士康召开动员会。为顺利搬迁,富士康开出了一个限制性条款:愿意搬天津的加工资,不搬的不加。
    从地方政府争抢富士康到富士康主动搬迁,郭台铭的姿态已明显放低,记者了解到的情况是,富士康最新的搬迁方向,主要是跟着客户走。而今天的深圳,力争产业升级,也许已不再需要富士康,这可能代表的就是制造业国内转移的大方向。
郭台铭失宠
    还在5年前,为了吸引全球代工大王郭台铭的投资,武汉市的工作组曾经耗费30万制作了一部影片,当时所有成员“郭台铭语录”人手一册,郭台铭传记深入研读,富士康公司的发展规划烂熟于心。
    “每个月甚至每一天,都有地方政府来富士康蹲点,开出优惠条件,排队邀请我们去投资,我们选择余地很大。”两年前,富士康集团总裁特别助理孙玉麟曾经透露,来洽谈的高官不少都是副省级以上。
    但是,这种受宠的日子正在渐行渐远,因为跳楼事件,两次连加工资使得富士康深圳用工的成本翻倍,搬迁计划提前了。向来强硬的郭台铭也不得不放低姿态,由主动变被动。
    6月25日,天津市有关领导前往深圳富士康,召集计划搬迁的部门员工代表开动员会。为促进办公室员工内迁工作,富士康甚至开出了一个条件,愿意搬往天津的员工就加工资。据悉,这项工作进展快速,也就一个多月时间。5月10日,天津市委常委、滨海新区党委书记何立峰就会见了前来考察的惠普企业服务器事业群全球副总裁杰克•法博,以及富士康国际集团服务器副总经理傅富明一行,洽谈搬迁一事。
    记者了解到的情况是,早在2005年,郭台铭就曾前往天津会见了当时的市政府高层,表达扩大投资的意愿,并希望能拿到7平方公里的土地,因面积过大,天津市政府并没有同意。目前富士康在天津只有两个小厂,一是1998年建的100×100平方米生产手机电池的旧厂,另一个是2008年在天津经济技术开发区生产手机外壳的约200×200平方米的新厂。据富士康内部员工透露,此次搬迁较为突然,富士康并未提前做好准备,而是直接搬往别人已建好的厂房,可能是原来三星在天津滨海新区的工厂。
    深圳呆不住,天津没地方,而在其他省份,富士康的遭遇也不那么好了。一位湖南省参与招商引资的官员告诉《华夏时报》记者,他们这两年来在深圳希望招商的计划对象中,并没有列入富士康,“现在区域优势越来越明显,地方也开始选商了。”
    记者了解到的另一个情况是,5月23日到28日,四川省委书记刘奇葆率代表团访台,主要是感恩台湾对四川地震的支持,会见了多名台商,而郭台铭只是其中一个而已。5月26日早上,郭台铭与四川经贸代表团共进完早餐,便飞往深圳召开“跳楼事件”新闻发布会,当晚又风尘仆仆地从深圳赶回日月潭出席签约晚宴,宣布鸿海将加速西进设厂。
痛苦的升级
    曾经的风光,今日落寞,何以至此?富士康的遭遇代表的是中国制造在升级与否、如何升级的问题上的整体现象。
    据深圳龙华富士康行政总经理暨商务长李金明介绍,早在2003年,富士康就提出从“制造的富士康”向“科技的富士康”转型,龙华工业园未来定位就是“研发为主,小量生产”,届时员工人数保留10万-15万。
    但7年过去了,富士康的转型并未发生根本变化,依然是以劳动密集型代工为主,普工人数占到九成。深圳的个人纳税数据显示,深圳富士康40万员工中,年收入12万元以上的中高层管理人员为3200余人,占比仅0.8%,离高新科技企业还差得太远。
    一度被认为“由硬变软”的升级之路也是流于形式。此前,富士康将它的大陆首个软件研发基地设立在南京,但南京隆戈软件科技有限公司的总经理告诉记者,富士康在南京的研发基地现在只有两百来个人,富士康在江苏更多的还是处在腹地淮安的工厂,雇佣着超过3万的普通工人。
    记者了解到,目前各个省市政府为招商给出的优惠条件差别并不大,主要是税收和土地两方面。富士康搬迁方向,更多的是考虑自身的成本问题,除了选择人才集中和物流运输便捷因素之外,更重要的是跟随大客户走。2009年10月,富士康在成都投资10亿美元,就是跟着康宁和索尼一起走,在重庆的投资也是跟着客户惠普走。
    富士康CNSBG事业群某部门的一位员工向记者透露,他们将搬往重庆,主要是因为最大客户思科已经搬往成都、重庆,富士康只好随迁,这将减少很多成本,并不是想搬就搬。
    目前,深圳富士康已经宣布加薪两次,第二次将基本工资提升至2000元将从10月份开始,富士康延迟一天搬迁,成本增加的压力就越大。而突如其来的大迁徙,只能向着已有分厂的城市去深耕。
    富士康在大陆依次迁徙的每个节点,都暗合了中国整体经济发展路径,从珠三角到长三角;先东部,再中西部;先沿海,再内陆。富士康所到之处,见证了从沿海到内陆地市的城市化进程,以及各地政府的每一次发展冲动。
被深圳抛弃?
    在富士康出走的背后,其实是深圳的不待见。
    不可否认富士康对深圳的贡献,但富士康模式已越来越不受欢迎。今年两会期间,深圳市政府就表示,在深圳面临的“四个难以为继”(土地、能源、环境、人口)背景下,市政府正在推动新一轮的产业升级。
    深圳大学产业经济研究中心主任魏达志告诉《华夏时报》记者,富士康对深圳经济总量有贡献,也促进了深圳加工业产业链配套设施的形成,但现在深圳的人口密度全国最高,城市已经不堪重负,产业结构急需调整,必须逐步淘汰低附加值的加工制造业。富士康转移出去,正是解决由城市饱和、资源日渐匮乏带来成本上升问题的必然结果。
    魏达志告诉记者,富士康对深圳本地财政并未贡献多少,跨国跨地区公司通常有母公司或关联企业,通过向母公司高价购入原材料或低价出售产品来达到虚增成本,实行内部贸易,以此来降低利润,达到避税的目的。富士康营业收入超过千亿,绝大部分为来料加工再出口。
    为了充分享受大陆对台商的优惠政策,富士康不断在集团下设立子公司,自1988年在深圳地区投资建厂,规模迅速壮大,已经拥有22家具有独立法人资格的下属企业。富士康集团公司中执行“免抵退”税政策的企业有11户,2007年度所属期共申报出口退税额10亿元,免抵调库30亿元,缴纳增值税1亿元。
    深圳市都会城市研究院社会发展研究中心主任陈宏告诉记者,拥有40万就业人口的富士康,给深圳创造的GDP还远远不如只有4万人的华为。而且,富士康还牵制了政府很多精力和金钱,只是因为官员政绩考核有GDP和出口收入这样的指标,地方官员才咬牙维护,但今天很多官员对此类企业的招商引资已经没有兴趣,深圳现在税收最多的是靠服务业、金融业和物流业。根据税务部门的公开数据,鸿富锦作为富士康的主体,2009年纳税59995.52万元,在深圳828亿地税中只占0.7%,而华为当年的纳税则是226249.98万元。
    “富士康要走,对于深圳短期可能有点压力,但长期是件好事。政府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姿态会表一下,但不是真的想留。”深圳市政府一位处长告诉《华夏时报》记者。
    而陈宏则对记者说,富士康对深圳地方财政的贡献很小,还占用了大量的公共资源,人口密度过高,员工也不舒服,他们的收入越来越跟这个城市格格不入,富士康模式只适合劳动力成本非常低的地方,可能5年10年后,内陆城市也不需要富士康,富士康又将搬往越南、印度。

link:

富士康的共產黨支部:如果郭台銘當總統,將出現中華民國總統的持股企業設共產黨黨部、三萬以上共產黨員的怪象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1) :
1樓. 醉夢Horace
2019/09/07 20:21

在台灣有些人

就會講出"太陽的光是反射自月亮,月亮是恆星"這樣的話

鐵證如山還要否定

竟把郭台銘這樣壓迫農民工的人當成寶

台灣現在的價值觀真的是拜金了

blackjack2019/09/08 06:54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