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給大錢才能大聲:賴清德的長照功德說
2017/11/26 17:03
瀏覽2,756
迴響0
推薦2
引用0

這次掀波的「長照功德說」,賴清德是這麼說的:「所以我們做這個事情,照顧老人可能薪水3萬多元,好像不值得,工作困難條件、環境已超過忍耐程度,愛心施展有一點困難,我在裡要勉勵第一線照服員,把它當作功德台灣的社會理念、做善事的行為。真有碰到困難,希望衛福部也有機制解決,不要讓照服員在第一線獨自面對、獨自承擔 

這段話雖然先講了3萬多元不多,又「勉勵」大家用做功德的心態,但接著提到衛福部應該成為照服員後盾。因此首先,它並沒有讓政府從長照責任出脫;其次,它沒有要用功德換報酬的具體意思〈去年1128日中時電子報即報導「照服員薪資低?衛福部:保障平均月薪逾3萬」,從時薪制月約25千元,變成穩定超過3萬元的月薪保障,即將明年上路的政策取向觀察〉;問題剩下,當報酬條件仍〈相對被認為〉不夠好時,長官有沒有〈道德性或心理性〉勉勵下屬的正當性。 

假設7-11員工薪水CP比全家低,7-11經理有沒有「勉勵」下屬在雙十一購物節「戰死沙場」的正當性?7-11員工如果把這個經理講話視頻上網,經理會不會被公幹? 

這類問題討論,至少在網路世界上〈對比過去非社群媒體社會〉,似乎已經由「量變走向質變」。過去,只要上面CP值差異不是極大,「戰死沙場」的死法不是極端,容有道德或忠誠空間任由經理發揮〈商業或心理激勵書橫行的背景〉。批評者有「綜衡全局」〈替自己著想、也替公司考慮,從經理的角色回頭看問題的包容或現實〉的意識或被引導向「綜衡全局」的可能。死結只在異常量極大的狀況發生,此外則有討論妥協餘地。 

現在,這類問題在許多場域,從討論初始,便為二元對立的結構矛盾限制,愈討論,只會越鑽越細〈強化二者不同,而且斷開連繫,例如「沒能力給高薪就別開公司」,都叫你沒能力別開公司了,誰管你雙十一業績如何〉,走不到觀照對方或綜衡全局的包容或尊重。因此只要7-11員工薪水CP低被共鳴,除非直接而率先改變這個CP值結構,否則可能不易找到經理道德訴求的容留社群輿論空間。

全聯前董座徐重仁一番「現在年輕人較會花錢」個人經驗談,被公幹到道歉甚至下台〈有此一說〉,也是上述大環境下產生的事件。只要想想以前下班後要逛也沒地方逛的社會環境,現在上班族有更多社交餐宴、車貸取代公車費、手機費加上網費取代銅板電話卡、星巴克城市咖啡取代三合一,徐重仁講的是事實,只是如何評價這變化對現代年輕人的人生或事業發展意義,可有見仁見智之辯。 

有些人猛酸當年房價遠低於現在,問題是如果現在房價越高,在個人層次,不正代表要往省其他生活開銷方向,才越有買房或其他適當替代契機?徐重仁若是想勸年輕人錢花少一點,至少沒有必錯道理。我猜徐重仁應沒有改變他自己人生經驗歸結,但在理盲濫情環境下,只能被道歉。 

因此做為「只給三萬元」資方的賴清德,提出功德說本來就進入被公幹的地界,當然燎原則來自,先前消防員捕蜂抓蛇功德說的「又來了」情緒,和一例一休修法使賴清德已成為網路上「逢賴必酸」對象。 

對我而言,作為南部首長,長期周轉於地方宮廟社團,賴清德拿功德來勸勉或搏感情〈請人多幫忙前先講報酬微薄,傳統上也是有反向加強恭維其助人義舉的作用,如果是在台下場合,那段話可能會以「拍謝、拍謝,只給你三萬,還要麻煩你」開頭。〉乍聽之下,我並不覺太大不了。

只是,賴清德的問題不在「道德」而在「功德」。它的不恰當性在於,若作為對志工,或大災難臨時召喚工作人員的勉勵,倒無太大吹毛求疵之處;然而長照既做為政府決心發展的「福利」和「產業」,功德說背地隱含著產業前景的反經濟性,對人力召募會形成心理障礙〈有幾個年輕人或他們家長願意小孩投入要半靠功德的維生行業?〉有悖政府積極描繪及創造長照產業長遠發展性的戰略。 

再者,眾多外籍看護在台灣從事類似長照基層工作,多來年成效卓著,很少聽到政府或學界用「愛心」、「功德」來描述,因此對本國照護員適當的用語和著力方向也應該是專業訓練下的「專業倫理」。 

有誰推薦more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