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如果我是教育部長(Part I~~非連載,請勿期待!!)
2019/09/11 21:04
瀏覽1,064
迴響4
推薦23
引用0

幾個月前參加一場國中同學的葬禮,讓我有機會和許多久未謀面的老同學見面。當時好像是學測成績公佈前幾天,話題就轉到了孩子身上。孩子要上高中的,父母的那股緊張勁兒跟當年我們聯考等放榜一模一樣,就怕孩子沒被『好學校』錄取;已經上大學的,則紛紛比較是哪個學校哪個科系。誰誰誰的孩子上了X大醫學系、學霸、好優秀等等。多麼熟悉的場景與對話,我這些同學裡還不乏本身就在大學任教的。如果,連這些傳道授業解惑者都是這種價值取向…原來,我們對所謂優秀與成功的定義從來都沒變。

台灣的教育體系是以高教為目標來設計的,簡單來說,每一個關卡的目的都在導向最終的名校、最高學府。上明星國中的目的是要上明星高中,上明星高中的目的是要進明星大學。如果一路都明星,血統最純正,當然最好;如果不是也沒關係,反正最後是台大醫科或台大法律或之類的,一樣算修成正果,一樣很優秀:你的父母可以當之無愧的接受『培養出優秀小孩』的讚美了。我懷疑,這也是柯文哲儘管當了台北市長這麼久,還是無法忘情他台大外科醫師的背景,三不五時就要提醒大家他的外科經驗,『我在台大當醫生的時候如何如何,市政問題如果以外科手段應如何處理』。諸如此類的。

如果教育政策由我來決定,我會把教育的重心放在幼教,也就是把目前金字塔結構裡的幼教與高教翻轉過來。按照台灣這種以高教掛帥的價值取向,愈到上層,大概求知欲也被磨得差不多了。國家投入教育資源,應該是放在吸收能力最強,也最需要成年人引導的年齡層,引導包括人格與智性兩方面。基礎打好,以後才是根據需要提供相對應的資源,甚至不提供都沒關係。孩子解決問題的能力遠比我們想像的強大,前提是有沒有機會發展。有興趣,有能力,他自已會去找出路。我姪子在小學四年級時很迷一款國外的電腦遊戲,為了加深自己的遊戲功力,他自己去借書來看,但只有英文書。我看到後很訝異,問他看得懂嗎?他說看得懂。拜網路之賜,他可以不必一頁一頁的翻字典,不懂的地方也有其他遊戲迷可以切磋。我不認為他看得懂這本英文的遊戲書等於他可以看英文版的經濟學人,重點是,人對有興趣的事,自然會想方設法的去解決。教育,教的應該是方法跟價值觀,而不是知識。

我很訝異的從旁人處得知,原來現在小學只上半天,對於雙薪家庭來說,小孩不是放托兒所(延托)就是安親班,人生中最黃金的學習期,本來應該花在遊戲跟與父母相處的,現在卻是花在寫作業學美語上面;這是多麼沒有意義與本末倒置的一件事。一個真正重視human capital的政府,沒有不先從兒童教育開始著手的。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心情日記
自訂分類:天馬行空
上一則: 秋節笑話數則
下一則: 兩種店員
迴響(4) :
4樓. 深思者
2019/09/12 12:51
抱歉,語氣錯了,應該是直到university才以智育為主。您還真有時間念3個學位。我一進大學發現教家教真好賺,一星期教4個晚上賺1200元 比我當公務員的老爸賺還多。以後只想賺錢 念書就丟一邊了,直到工作到第三年,覺得不能一輩子教書,才開始看電子與電腦的書。 

去上個幾堂課, 就知道哪些教授的課不值得浪費時間來聽的(如果值得,就算跟學分無關我已會主動去聽. 但現在有網路, 很多東西包括上課, 其實已經不需要在現場了)自己唸更深入更有效率. 有問題再去找答案就好. 並不花時間, 也不辛苦, 因為是自己要求知. 我相信優秀的教授一定有, 各行各業都一樣, 只是修行還是要靠個人,in my case, 自己唸沒有差. 

我當時唸書的目的純粹就是要出國看看而已, 因為當年沒有甚麼渡假打工交換學生的名堂, 出國唸書是唯一的方法. 我做過很多在台灣人生勝利組不會做的事啊, 清潔女工, 看護, 按摩. 當時雖然是不得已的選擇, 但卻是很寶貴的一段經驗. 職業光譜的兩端都待過後, 回頭看自認菁英者的傲慢, 就覺得十分可笑. 

華人的唯有讀書高, 也不是基於對知識的崇敬, 還是跟錢有關. 只要看看別人聽你是念醫學系還是哲學系的反應就知道了. 

波音7472019/09/12 14:23回覆
3樓. Sir Norton 107 把你香死
2019/09/12 12:23
報告教育部長,完全贊同幼教的重點。另外建議,師資重整重建。也許,先全部開除停職,含校長,再逐個篩選精聘回來。
你今天不僅是來亂的, 根本就是瘋了..... 波音7472019/09/12 14:07回覆
2樓. 安歐門
2019/09/12 09:11

台灣(亞洲)還是處於封建餘毒階段,讀書考試掛帥,

菁英自認菁英,政客或醫生為民服務,理應取得高薪高職,

先進國家如加拿大,人民早已脫離苦海,因材施教適才適所,

專業油漆工、木工薪水勝過公務文員,水電技師更不用說。

國家教育,公民教育第一,當然得從兒童教起,成人都沒救,

亞洲國家一直實施愚民教育,以便政客玩弄控制。

教育資源, 應該放在可塑性最強的兒童階段, 拉高整體公民素質, 社會才能進步. 這在採民主制度的國家尤其重要.

現在是國際人才自由流動的年代, 一個社會或是能夠留才(自己培養)/或是把別人花錢培養的人才拉進來為自己所用, 工作納稅. 如新加坡或荷蘭都是. 人才不一定要自己養, 自己養的也未必留得住. 

所以關鍵是如何留人?如何拉人? 法治健全, 施政透明, 政策完善. 這些, 如果是由少數菁應把持的政體也就算了, 但在民主社會, 選民的素質是關鍵. 

通常會對國家造成災難的領導者, 都是聰明但操守不佳的, 比不聰明又操守不佳危害更大. 

波音7472019/09/12 14:05回覆
1樓. 深思者
2019/09/12 06:14
您的教育目的還是訓練社會菁英。
我們先看看西方的教育方式,在小學以前,是訓練社會人,就是了解在這社會上如何與其他社會人互動,注重的是群育 公德 體育。在college,智育方面更注重各種技能。讓學生找出他未來可能從事的工作。如過你上了university就是智育為主,而且競爭激烈,淘汰者眾。
1980年我住在比利時時,比利時的大學畢業生約10%。1993年我移民到紐西蘭時,紐西蘭的大學畢業生只有5%,但是得諾貝爾獎的kiwi遠多過台灣人,那時紐西蘭的人口是350萬。

您的教育目的還是訓練社會菁英" ~ 大概是我表達能力不佳, 讓你誤解了.

在小學以前,是訓練社會人,就是了解在這社會上如何與其他社會人互動,注重的是群育 公德 體育 " ~~ 我們的看法是一樣的.

至於大學這個 institution, 我根本不認為必然存在. 當然, 目前來說這是比較 radical 的, 所以大部分人可能無法接受. 在教育中心化的年代, 高等知識的取得要透過人(教授), 書, 不進入大學的campus, 還真無法取得. 我自己大學加研究所唸了三個學位, 台灣英國丹麥德國都待過了, 平心而論, 取得知識跟進入大學真沒甚麼關係, 還是靠自己, 而自己, 就是基礎教育時打下來的能力. 最重要的還是求之慾. 知識部份, 完全可以靠自己來(理工等需要工具者其實也透過其他方式達成,). 唯一的優點, 是建立人脈. 

這就是我所說的, 教育的目的在培養人格與方法(求學), 不在知識本身. 所以資源要放在底部. 也就是兒童教育. 

波音7472019/09/12 08:17回覆

在我的理想(烏托邦)裡, 是徹底去菁英化的. 菁英這個概念並不存在. 因為有了菁英, 就有非菁英. 菁英是甚麼? 在華人的世界裡, 就是士大夫, 讀書人. 萬般皆下品, 唯有讀書高, 以高教導向的制度, 變成人人都要擠窄門, 那怕根本不適合的人也要擠. 

要決定一個社會的素質, 不是有多少進哈佛牛津的聰明腦袋, 而是大部分人的平均生活素養. 

波音7472019/09/12 08:33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