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你愛聽雨,又怕聽雨
2010/01/03 04:12
瀏覽2,485
迴響0
推薦26
引用0

攝影:Ben Hong

這是個生離死別的季節,隨著我們的年紀,要遇到的過程越來越多,而我們更需要信念,更需要勇敢。




剛剛聽到件令我很擔心的事,是我的好朋友,遇到生命中的困難。
我不知道他怎麼想,但是他一直是我的男性好友前三名。
又像弟弟又像哥哥的男孩,也是男人。
對我來說,他是把我從夢中拉回現實很重要的人。

有幾位朋友說我很夢幻,我很抗拒這件事,我不喜歡這個形容詞,但是很多時候,我的確有些非現實,但,沒有人認識最離群居時期的我。
當時我很苦,天真爛漫地想要朝編劇的夢想前進,想當個freelancer,可是卻是個任性的孩子,常常沒把應該的工作做完。

我過著吃著新東陽肉燥麵跟桂冠雲吞過日子的生活,經濟拮据,水電房租在哪都是問題。可是,我卻無法捨棄喝酒,常常三更半夜睡不著跑去喝酒,只敢喝一杯,待到打烊搭他的便車回家,要不,就早點去搭捷運或者是坐朋友的順風車回家,只是那時好強的我,不敢在別人面前示弱,但是他懂。他常常聽我訴苦。在趕著上班的路上,一邊刮鬍子或者一邊騎車,聽著我無關痛癢的煩惱,給我鼓勵,給那個被創作之神跟酒神困住的我注入現實的力量。

當時我常常躺在靠近復興南路的安東街舊公寓的二手沙發上,看著屋頂上的壁癌,想著誰來幫我把內心的洞補齊,我陷入憂鬱的漩渦,老想需要一個抓漏好手補齊天花板的漏水,但要抓的或許是我破碎的心。

我在前男友要不要復合之中猶豫,我對最早的戀情懷念,我對新戀情害怕,我日漸削瘦,我不認識自己,我看不到未來,連何時要出第三本書都不知道,我悔恨自己人生開始的太早。
我以為自己找不到幸福,我把所有力氣放在他身上,我以為這樣好的男孩是我唯一的愛,他可以帶我逃離所有困境。

「妳愛的只是故事裡的我。」當時,他堅定地跟我說,他知道他是我的浮木,卻從來不吝嗇給我雙手。
「雙手能乘載的力量有限,妳只能幫助妳自己,幫不了他人。要替自己著想。」他幫愛聽故事的我找到了出口,也找到了呼吸的空間。
「人生,只有出書這條路嗎?每個人都有無限可能,可是不是一定要什麼都要,有時候天賦不一定是最好的禮物。」

他給我新的出口,帶我回到了世界,佈滿荊棘,討人厭又可愛的世界,而不是沒有退路的黑色夢中。

所以,我老是說他是我的Lucky Star。
因為每次有什麼重要大事我都會第一次跟他說,從他身上奪取好運,他老是抱怨,我把他的好運搶走了,所以他才會這麼辛苦。

可是我們真正成為互相的好友,是在他退伍之後,當時他陷入困惑,跟社會脫鉤,他終於放下自我,跟我說了很多故事,他的歡喜悲傷跟煩惱,那是我第一次覺得自己可以幫到他。我高興他戀愛、在工作找到自我、開始對人開放心胸,我也覺得長大,不依賴他。

爺爺過世時,其實我第一個想打給他,可是我忍住,因為我知道應該把需要釋放出去,不是再給當時的他壓力,但他都知道,他也都在。
每次,他都會笑看我的一切,給我的約會對象打分數,告訴我誰才是對我最好,主觀又可愛的男孩,在下雨天我拉著衣袖吵著要吃早餐時,陪著我散步,叫我要長大。

他讓我任意撒嬌,對我拼命地裝大人,討厭跟我照相,卻不吝給我擁抱重新開始的擁抱。
我看著他長大,老是在聽他說要背著女友偷吃時,氣呼呼地跟他抗議不要變成我不認識的樣子。他雖然貧嘴抗議,但我懂他永遠不會改變。

可是今天,我好替他擔心,這麼堅強勇敢的孩子,手上可以乘載的的重量到底有多少?
我沒有辦法幫助他,連守護在身邊都難,而在這樣艱難得時刻,我居然在前一天毫無知覺地告訴他我狀況很差,比起來,我的憂鬱煩躁多麼的幼稚,比起來,他所要承受的讓我心疼。

我不知道我能給他什麼。
我只願意將我跟神佛討來的幸運分享給他,正如他以往分享給我的一樣。
讓我將我所得的分享給你,就像回到從前,當我知道你無論離的有多遠時,永遠都在,如今換我,陪你渡過刻苦的難關。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