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網路徵文】海洋大小事
2018/07/01 10:49
瀏覽17,000
迴響119
推薦8
引用0
主辦/聯合報繽紛版
協辦/國立海洋科技博物館

每個人的記憶裡都有一片海洋,也許是與家人一起到漁港吃飯,也許是和戀人在沙灘上漫步,又或是三五好友一塊去離島遊玩,歡迎來稿分享你的獨家回憶。

請在「繽紛超連結」部落格「海洋大小事」徵稿文案下留言,每篇450字內,每人不限投稿篇數。

貼稿格式建議如下:

〈標題〉

/作者名

內文……

e-mail信箱



駐站作家葉淳之、簡毓群將選出精采留言,刊登於繽紛版,優勝作者除致贈稿酬外,還可獲得國立海洋科技博物館主題館與海洋劇場門票各兩張、《台灣海洋科學的先驅者》一冊。

即日起開放貼文,9月2日截稿,10月公布優勝者名單。



投稿作品切勿抄襲,優勝名單揭曉前不得於其他媒體(含繽紛部落格以外之網路平台)發表。繽紛部落格保有刪除回應文章之權利。若貼稿時間逾規定截稿時間,由評審團認定是否保留其參賽資格。投稿者務必經常留意信箱,優勝通知將以e-mail發送。

主辦單位保留取消、終止、修改或暫停本活動之權利。本辦法如有未竟事宜得隨時修訂公布。

繽紛超連結http://blog.udn.com/benfenplay



---

示範作:

●等海/林煜幃

貪戀島嶼以東那片藍色大海。

為了看她,情願駕車走蘇花公路前往後山;為了投進她的懷裡,數次乘船出航破浪。為了留下其實留不住的什麼,總是不吝惜底片,想把海的時光顆粒帶回家。

那天的海,一如往常。我帶著相機腳架,清晨五點駕車前往七星潭。那一次,我想記錄動態的日出的海,於是在礫石灘上找到一個好角度,一個老人坐在我左前方幾公尺處,守著釣竿,正在觀望,是絕佳的前景。我把相機架好,調整焦距,設定光圈與ISO,按下錄影鍵。

我就靜靜地看著海,看著老人,等待。

除了老人之外,其他釣友們也在等待。海邊的釣友,彼此間互不交談,各自擁有海岸的一塊孤獨屬地。只是老人與眾不同。在我的相機螢幕裡,整整三十分鐘,他都未下竿,只是跟我一樣坐著,看海。我來記錄海,卻看老人看得出神了。

後來我把影片貼上臉書,有專業釣友留言解釋,老人的釣法與眾不同,用的是「波趴」(popper)。老人正在等海面上的水花,水花出現時,才是他下竿的時機。

等一次日出,等一片水花,等待一個無法預約但可期待的瞬間,等海告訴我們什麼,不需天長地久,彷彿沒有過去,也沒有未來。



●天上有海,海裡有天/林力敏

西雅圖是教我最多的城,先前一來沒見過世面,二來沒懂過水面。

台灣四面環海,水卻常陌生危險。池塘以欄杆包圍。河流以河堤與告示,怕淹水,怕嬉水,怕溺水。海邊有海堤與消波塊,消波塊裡可能包屍塊。人是陸上動物,水是陰曹地府。

直到二十歲初造訪西雅圖,我才生平初識水。

剛到第二天,我從聯合湖搭遊船,甫離碼頭,天空嗡隆隆,一架水上飛機從頭頂降落,在湖面刷出白燦水花緩緩停住。隨後另一架水上飛機從湖面加速,機頭一昂,翻湖水為天空。整片湖面兼職機場跑道。

遊船穿過水道,前方鐵橋從中間打開升起好讓船通過,水路與陸路是同一條路。一旁幾部水陸兩用的鴨子船,從馬路駛進湖裡,從湖裡開上馬路,該說是一輛船或一艘車?

下船後我轉往海邊。綿延高樓前,男女老少跑進海裡變成魚,上岸變回人,一輛輛汽車拉遊艇到碼頭,紛紛棄車換船下海,而海上早已泊著十幾艘遊艇,快艇拉著拖曳傘飛過,拖曳傘吊著的人影雙腳搖擺在天上走路……海洋是天空,天空是大地,我在海裡呼吸,看夕陽從海底飛上天幕。

從此我明白海能不隔在堤防另一邊,而是就在城市裡。就在人的身體裡。



●間接代價/丁名慶

以結論來說,對於慣常貪些小便宜的母親,只要是「吃到飽」,那麼是否參加這樣的「海上牧場」或其他行程,差別其實都不大的。但看著老人家孩子似的目光期待著烤網上的牡蠣逐一開殼,僅僅離馬公碼頭十分鐘航程在海風吹拂下洩漏出類似她這操勞半生總算稍事休息的放空表情,罕見地馴順寡言,這便已值得在家族旅行史記上一筆。

而置身在這造型簡單、六月炎天裡渾似個大烤爐的箱網平台,孤懸海中的兩小時,確實是人生難得了。如果不是忙著:把牡蠣反覆翻面、囫圇吞吃,在養殖池畔徒勞地等待始終不受餌魚吸引上鉤(但其實沒有鉤)的海鱺與花枝,忍受眾爺奶卡拉OK魔音;那麼就算什麼都不做,順隨潮浪輕晃,看天、看海、看魚、看人,也是樂趣盎然的。你會看見人們仍依著本性與習慣,在海上複製陸上生活,消磨逸出現實的時光。

「啵!」輪到我們這桌的牡蠣殼炸開,滾燙湯汁飛濺到妻的臉和女兒的手臂,女兒大聲號哭,鄰桌也湊興地驚呼。所幸都無礙。登岸後妻鬧了一小會兒脾氣,覺得成為被忽略的受害者,所有人只關心小孩子。嗯,這是否也算是一種,盡情取用海洋資源的間接代價呢?



●記憶的海/伊森

自小生長在花蓮,許多或快樂或悲傷的生活片段總是與海有關;記憶裡充斥著深深淺淺的藍。

中學時那個還沒有智慧型手機的年代,對青春賴以為憑的記憶,大概就是一個個在海岸邊用石頭排列出的字句。高中學會了叛逆,幾個夜裡偷買了啤酒,一夥人或躺或坐在海岸石堆上交換著無關痛癢的所謂煩惱。

再後來到外地念大學然後投入職場,每次回鄉總會獨自回到岸邊再看一看。在異地結識了對象也總會帶回來,在幾個夏至無雲的夜裡頂著滿天繁星,讓兩個同步的心跳隨海潮聲逐漸怦然。

然而三十多個年頭說長不長,卻足以讓許多原本熟悉的在不知覺中起了變化。

曾經在岸邊小心翼翼地拾起一隻隻河豚拋回大海,長大後想再見到一隻卻太困難;小時候在石縫發現的半透明寶石,長大後才知道那是被浪消磨過、來自人類世界的玻璃廢棄物。

相較記憶裡灰白色的沙灘,如今充滿瓶罐、拖鞋和塑膠袋的海岸顯得格外色彩斑斕;唯一比記憶中更潔白的,大概是年復一年堆砌起來、隔絕了人與整條海岸的消波塊。

台灣,離海很近。生活在這塊土地上,我們從小卻被教育要畏懼海,而非親近海;離不開海,卻從未珍惜海。
有誰推薦more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迴響(119) :
119樓. 芷瑄
2018/09/02 23:50

誤闖拍片現場/ 芷瑄

五十歲那年,我和兒子扛著四大箱行李勇闖美國加州Long Beach,long stay一個月。坐十幾個小時飛機對我來說是一大挑戰,即使任務艱鉅也要使命必達,行李裡面是女兒的思鄉食物,是支撐她積蓄在美國生活的動力。

這天,兒子提議到Long Beach的一個小漁村走走,下公車走了一段路,映入眼簾是低低矮矮不同造型的建築,色彩繽紛鮮豔又有特色,眨一下眼睛就好像拍一張明信片,數不清拍了多少張,全存檔在我的腦海中。

哇﹗走逛到海灘前面還有市集,有藝術品、手工製品與琳瑯滿目的食物,那個用吃子做成的風鈴,發出清脆響亮的聲音,烤盤上煎得滋滋作響的牛排令人口水直流。就在我站在一個罐裝生菜沙拉的攤位前,想要開口詢問價格怎麼賣的時候,突然兩個高頭大馬的黑人堵住我的去路,並且劈哩啪啦講一堆我都聽不懂的英文。當下,腦中一片空白,心想該不會遇到搶劫。兒子在一旁翻譯,說我們闖進到拍片現場,眼前這些看似真實的小攤販都是道具,這真是一生難得的誤闖經驗。

逛到夕陽西下,回程時看見一顆鹹蛋黃般的太陽落下海中,當下我也將「優遇症」丟在Long Beach的海中。

n009686@gmail.com

(n009686@gmail.com)
118樓. 風城玉山
2018/09/02 23:45
  標題:愛海的女人/ 施  軾
      慧芬的家鄉有三個漁港,她家離海邊不遠,從小她就很喜歡看海,天天都去海邊玩,撿貝殼撿石花菜撿石頭看招潮蟹,在沙灘散步欣賞著海浪,後來嫁的先生阿雄恰好也很喜歡海,海灘上留有他們散步的足跡,漫步海邊她內心總認為我的一生必是幸福的。
      婚後不久她已經身懷六甲,是「入門喜(結婚當天受孕)」,全家非常高興,阿雄笑得合不攏嘴等著當爸爸。幾個月後他被徵調去當兵,新兵訓練中心結訓他中了「金馬獎」派到金門服役,當時炮戰正激烈,戰士常常要冒著槍林彈雨到料羅灣海灘搬運食物和彈藥等補給品,一天黃昏,對岸砲彈正打中該處海灘,阿雄和不少袍澤為國捐軀,噩耗傳到家鄉,她哭了好幾天茶飯不思。
      開頭幾天,她又去她常去的海灘,坐在礁石上,望著遠遠海的那一邊,癡癡地盼望良人奇蹟歸來,日久眼睛發直失魂落魄。後來她生下小孩,那年她只有十九歲,含辛茹苦養育兒子,從此她再也不去看海,有人無意中提到海,她心中就想到阿雄,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一向善良的她為什麼會有這種悲劇?無可奈何。
            
      email: jssu_100@yahoo.com.tw 
117樓.
2018/09/02 23:18

<三芝的海>/薛憶婷

              我的家鄉不靠海,對於海洋的認識僅來自課本及影片。對我來說,海洋只是一連串名詞的集合,僅只是知識。

  升大四的暑假,因緣際會我和一群同學到三芝舉辦教育營,也就在那時,第一次親近海,真實感受了海洋的脈動。原來空氣中飄散著淡淡的鹹味,聞起來多麼的鮮活,我能想像清涼的海水裡,有許多蓬勃的生命。我們利用空檔走訪附近,漁港裡的小販叫賣聲、香味四溢的海鮮燒烤和遊客的喧鬧聲,那些課本上的知識不再只是單純而僵硬的文字。當親眼看見這裡的產業、漁民們努力的身影、沙灘上孩子的笑容,我才了解海洋如何孕育了這片土地,用它的廣闊,給人們帶來無數的喜悅。

  在升學體制下,我背誦了許多知識,卻從未感受那些文字背後細膩的涵義。當我如此接近海洋,那一刻我才了解以前的我,是多麼的貧瘠,總是因考卷分數而沾沾自喜,認為自己吸收了許多知識,其實不然,我從未看見知識於我們生活的連結,知識是生動而有活力。

  三芝的海,記錄了我大學生活的尾聲,與朋友們一起歡笑,為了共同的目標而燃燒熱情,是我的青春之海。同時,也讓我領悟了何謂知識,也是我的啟發之海。

 

linda800808@gmail.com
116樓. 紀海珍
2018/09/02 22:50
那年我們在旗津吃小螃蟹 / 紀海珍
623933@gmail.com

今年五月,住台南的貞妍,告知加拿大的兒子將返台,計劃開車載全家環遊台灣,她和夫婿也隨行,途經花蓮時,希望安排與我敘舊一番。
貞妍曾是國小五六年级的同學,我們從童年、少年到老年,未曾中斷過音訊。
少女十七八歲,正是我最美的文青時代,常有文友聚會,我會邀約她同行,她是局外人,但經過幾十年,她猶記得我的一些文友的名字。
貞妍常與我參加文友聚會之外,我們同遊春秋閣、澄清湖、還搭渡輪去旗津看海,且坐在小桌椅前,興高采烈的吃著小螃蟹,那顧小螃蟹攤子的人,還是小朋友,可能他的家人在暑假安排工作给小朋友打工,一隻隻小螃蟹沾著特調的醬料,吃在嘴裡,真是人間美味,不知不覺蟹殼堆滿眼前,早忘了我們身上還餘留著滿身的海味,隨手抖一抖,海灘上的细沙就飄了下來,夕陽抹紅了天邊,我倆還捨不得告别旗津小島。
如此美好的回憶,像旗津島上無止盡的浪潮聲,數十年來在我們心中,彼此珍藏着,貞妍說她跟家人,說過N次與海珍阿姨在旗津吃小螃蟹的故事,包括那一夜他們全家來花蓮,我們依舊笑談搭渡輪遊旗津島的微風往事。(623933@gmail.com)
115樓.
2018/09/02 22:45
〈海與妳〉/ Eva

記憶中的妳,帶著一點海的味道,過份美麗的側臉、凌亂的髮梢隨著迎面而來的海風恣意飛舞,就像妳的身影早已在我腦海裏隨意穿梭般,那麼地自我任性,那麼地惹人憐愛。

時間回到1994年的夏,迪士尼的獅子王才剛上映,劉德華的忘情水專輯首度公開發行,世界盃足球賽正準備開打,鳳凰花的火紅正綻放得燦爛,對比著畢業生離別的感傷。

「欸,再一起去看一次海吧。」

學校就座落在海的旁邊,這幾年我們一起度過的無數時光,都有妳,有我,也有海。第一次告白、第一次牽手、第一次接吻,第一次慶生、第一次情人節,第一次妳笑著說妳這輩子離不開我了,還有,第一次妳哭著說分手。

「為什麼不過是畢業,就得分開?」
憋在心裏的話我沒問出口,就只是溫柔的輕撫妳的肩安慰妳,我們的影子隨著漸漸往下沉的夕陽越拉越長,直到入夜。

那是個網路尚未普及的年代,離去的妳就像消失在世界般,沒有人知道妳去了哪裡,就這樣,妳消失在我的世界裡。我也因為承受不了打擊,離開了這個城市,到陌生的地方重新開始。

多年後我才知道,妳們家移民國外,看著妳的社群網站,現在的妳過得很好,相簿也放了各種海的照片,其中有張似曾相識的場景,原來妳曾經回來過,照片的註記寫著”在最美的時候選擇離開,是為了保有最美的回憶”。


asdfghjk524@yahoo.com.tw
114樓. 劉冠廷
2018/09/02 18:02
東沙10年保育/劉冠廷

南海北角,東沙環礁
礁中嬌,月牙島
珊瑚疊繞,藍中一點綠的凝視微笑
波光閃耀,綠又環繞一片藍的擁抱
我看到
妳的微笑
妳知道
有我的擁抱
記得擁抱,還有微笑
2104345105@gm.kuas.edu.tw
(2104345105@gm.kuas.edu.tw)
113樓. 劉冠廷
2018/09/02 17:56
東沙10年保育/劉冠廷

南海北角,東沙環礁
礁中嬌,月牙島
珊瑚疊繞,藍中一點綠的凝視微笑
波光閃耀,綠又環繞一片藍的擁抱
我看到
妳的微笑
妳知道
有我的擁抱
記得擁抱,還有微笑
2104345105@gm.kuas.edu.tw
(2104345105@gm.kuas.edu.tw)
112樓. 閔萬蓀
2018/09/02 16:15

海洋大小事

題目:人生初體驗

第一次接觸海洋是在五歲時。那一年爸爸媽媽帶著弟弟妹妹和我全家五口坐「中興輪」來台灣。

船上很擠大家睡在一起好像睡「通鋪」,整天船上的人都躺著,只有吃飯、上廁所時才起身,不時還聽到「嘔、嘔」的嘔吐聲,原來很多人都暈船。只有爸爸一人還可走動(也許他硬撐吧)吃飯時爸會把飯拿來給我們吃。

那天大家都起來穿戴整齊,原來台灣要到了,坐起來看到遠處好小好小的房子及像螞蟻一樣的人,那是我第一次看到海。船靠岸後爸爸手上抱弟弟、媽媽抱妹妹,爸爸叫我要緊緊拉住他衣服跟著走。上岸時是走在寬木板上,從木板縫隙可看到下面海水,像走在竹筏上搖搖晃晃,我嚇得大哭緊閉雙眼抓緊衣角,走很久好像永遠上不了岸。

「小萬別哭眼睛張開上岸了。」張眼一看到處是人很熱鬧,他們說的話怎麼我聽不懂?手上拿一大串黃黃的水果,口中叫著「金蕉、金蕉」。爸爸買一串給我們吃:「這叫香蕉吃吃看。」肚子也餓了好好吃。

當年是想到台灣看看玩玩,結果一待就70年,從基隆上岸的我如今已垂垂老矣。

有時看到海面風平浪靜、波光粼粼,想到我們的社會如果能像海面一樣平靜沒有紛爭、惡鬥、該有多好。

(yu1106x@ms55.hinet.net)
111樓. Crimsonlove
2018/09/02 13:43
<印度洋上散落的珍珠>/Crimsonlove


馬爾地夫,世人眼中上帝撒在人間的珍珠,也是伴侶們最浪漫的蜜月天堂。自古稱為溜山,沒有群山環繞,只有靜默地徜徉在大海上。從沒想過馬爾地夫會出現在我眼前或腦海中,甚至回憶中。我嚮往的是山的冷冽與高聳;而非海的熱情與遼闊。直到遇見妳。


第一次感受到妳帶來如海風般的溫暖,吹向了當時身處在如孤寒深中的我。妳的笑容像朵朵浪花般不停拍打著我的心。妳那甜美的微笑聲,如同帶有溫度般的浪潮,不斷融化著我冷漠武裝。每一次相遇與離別,內心總伴隨著潮去與潮退。夜深人靜時,總是發瘋般不停地找尋著妳在我腦海中留下的足跡,貪婪地尋覓著妳那夏日香氣的餘韻。突然間,一切理性像是被海嘯吞噬。那一刻,我拼了命地想航向妳的溫柔。


從朋友到戀人,最後有幸跟妳成為家人,一同搭著飛機,飛過高山與大海,飛向自古以來被大海擁抱著的溜山(馬爾地夫)。伴隨著晚霞與海風,一起漫步在馬爾地夫雪白卻有著溫度的沙灘,這一刻,我想用對妳的愛,串起馬爾地夫這如同散落在印度洋的珍珠,送給最珍愛的妳。


kimofarthur@gmail.com
(kimofarthur@gmail.com)
110樓. 筱雅
2018/09/02 12:20
山海‧遇見  / 筱雅


老家住在山中,從來不曉得海的面貌,直到小學六年級校外教學,到了遠方的小鎮海邊,一堆山上來的孩子不顧接近水邊的沙灘是軟泥而恣意奔跑,偶爾地停下來遠望、留意到遠方幾個孤獨的人影在水中,海水卻不是課本上說的藍色,過了很久才知道那兒是一個漁村。


見到真正深藍的海是在綠島,站在崖邊俯視著太平洋,那種深深的水藍撼動我,後來我在好多地方看過這樣的水藍,蘇花公路斷崖邊的海、七星潭不遠處的海,北海岸深澳的海,….,也是長了見識才知道--那樣的深藍,其實是因為水底的深度不一般。


再記起某次出遊,坐著賞鯨船從花蓮港出發,無風也無浪、船身輕晃著,天空的藍與海水的藍融成漸層、一望無際,時間彷彿靜止。在接近老家不遠的地方,順著蜿蜒公路爬升到3000多公尺,我也見過那樣的一望無際,像棉花糖的雲朵向上堆積出的雲海,海平面偶爾冒出幾個小島似的山頭,在那一刻,萬事萬物彷彿也是凝結。那樣的寧靜感,在菲律賓某個濱海的漁村也曾體會,坐在岸邊等待日出,一望無際的沙洲、海、再來就是天際線。人生啊!就是該有這麼幾次的揮霍,享受這片刻的靜止。
(yabung@gmail.com)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