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網路徵文】內心小劇場
2018/02/01 14:09
瀏覽15,471
迴響78
推薦19
引用0

他們都不知道,此刻你外表看起來安安靜靜,其實想像力已大爆走;給你一幕景色、一句對白,就能在腦內跑完整個情節。歡迎來稿分享你不為人知的內心小劇場。

請在「繽紛超連結」部落格「內心小劇場」徵稿文案下留言,每篇450字內,首段附上題名、作者名,文末附上e-mail信箱,每人不限投稿篇數。 

貼稿格式建議如下:


 〈標題〉

/作者名

內文……

e-mail信箱

 

駐站作家夏夏、施彥如將選出精采留言,刊登於繽紛版。

即日起開放貼文,4月8日截稿,5月公布優勝者名單。


投稿作品切勿抄襲,優勝名單揭曉前不得於其他媒體(含繽紛部落格以外之網路平台)發表。繽紛部落格保有刪除回應文章之權利。若貼稿時間逾規定截稿時間,由評審團認定是否保留其參賽資格。投稿者務必經常留意信箱,優勝通知將以e-mail發送。

 主辦單位保留取消、終止、修改或暫停本活動之權利。本辦法如有未竟事宜得隨時修訂公布。

繽紛超連結http://blog.udn.com/benfenplay

---

示範作:

●我聽見有人叫我長輩/黃宗慧

在課堂和學生探討女性主義的問題時,我喜歡以自己為例。

曾經我以為只要行為上故意不像個女孩,就是對父權的反抗,大學也刻意念資訊工程這種被定義為男生專擅的科系。違背興趣的結果,就是最終還是轉到了外文系。

多年後,我告訴眼前的學生們,當初以為的反抗,其實弔詭地服膺了女性不如男性的刻板價值觀。總是有學生被我的親身經歷所觸動,會透過課程討論版說起自己成長路上曾有的掙扎。某次課後,又讀到類似的感性回饋,正欣慰於「現身說法」的教學效果不錯時,卻看到最後一句是:「從來沒有一位長輩,願意和我們分享這些心情。」

長輩!長輩!這兩個字彷彿以超大號粗黑體字出現眼前,震碎了我的玻璃心。同樣的一門課,學生說:「真喜歡老師像學姊一樣親切地分享自己的故事。」明明還恍如昨日啊!原來再回頭,學姊已百年身!這時,腦中突然奏起一首好久不曾想起的情歌--〈我聽見有人叫妳寶貝〉,想必是歌詞裡「妳讓他叫妳寶貝」的震驚,呼應了此刻的心痛,所以我內心的急智歌王,竟擅自唱起了「我聽見有人叫我長輩」。

伴著老歌,長輩心底的小女孩,流下了老淚。

 

●老公臭臉的祕密/林蔚昀

老公早上起來,一臉彷彿踩到狗屎的表情,我心中的警報器也開始喔咿喔咿。

一邊洗碗,我一邊想:「他為什麼臉這麼臭呢?網路上有部影片說有人天生臭臉,但他們並沒有不爽。可是等等,我認識他也十二年了,我會不知道他臉臭是真是假嗎?」

烤土司、煎蛋的時候,思緒也繼續有如食物的香氣般繚繞:「先假設他心情不好,那原因會是什麼?咖啡喝完了?我早上叫他起床時太兇?他的朋友得罪了他?他在憂國憂民,擔心波蘭或世界?」

想著想著,不由得覺得自己很廢。「我是什麼時候變這麼孬啊!我不是覺得女人在男人面前應該抬頭挺胸嗎?為什麼我要擔心他心情好不好啊!」但是回到現實面,他心情不好會亂發脾氣,讓我掃到颱風尾,躺著也中槍,所以還是小心一點吧,預防勝於治療。

於是,我輕手輕腳地和孩子們吃完早餐,把老二放回床上,送老大上學。回到家,老公依然苦著臉。「也許他真的有難言之隱?夫妻不是要互相幫助?我還是關心他一下好了。」

「親愛的,你還好嗎?為什麼看起來那麼難過?」

他沉默了幾秒鐘,看完網路上的新聞,喝了一口茶,然後說:「我腰痛。」

 

●手機遊戲/阿潑

我是個對什麼事都過度認真的人,連玩手遊都有各種情緒。例如玩農場,被偷菜生氣,別人不種田也生氣:「你們的作物不採收,不種新的辣椒,我就偷不到,我偷不到,就換不到狗糧,換不到狗糧,我的狗就會餓死,你們不知道不種田會害到一條生命嗎?」

好,我知道自己不能玩農場遊戲,因為巡邏看到別人不餵牛不餵豬,就難受得心臟病快發作。我以為「旅行青蛙」這種佛系遊戲最適合我了,只要採草裝便當,沒事看蛙在幹嘛就行。

「喔,不在喔?」

「還在寫稿喔?好,我也是。」

我的蛙跟我一模一樣,不是在旅途中,就是在家寫稿。但蛙他有朋友,朋友很愛來蹭吃,勤儉養蛙的我雖然擔心被吃垮,對蛙的人緣倒是很欣慰,只是我的蛙總在屋裡「宅」,從不理人家,就算出門也是一個人……好,怎麼樣都好。

宅蛙其實是愛出門的,但出門只是去草堆跟咖啡店,所以不愛寄照片回家。我可以理解,真的可以。沒關係,蛙,就算你連旅行都很宅,我也愛你,看到你就看到我自己。直到有一天,一次收到三張照片後,不僅不開心,還扯掉佛性大罵:「因為你這孽子昨天一整天都沒消息!」

 

●單人小旅行/廖宏霖

因為工作的關係,必須時常往返花蓮、台北,為了省錢,我多半搭乘「聯運票」,它的乘坐方式就是一段客運加上一段火車。這種等車換車,換車等車,時而為了趕車而緊繃,時而看著窗外大好景色而頓時放鬆下來的感覺,像是日常生活中的某種「單人小旅行」。

在過程裡,我會開啟小劇場模式,猜這次會劃到第幾車箱的第幾號位置,靠走道或靠窗,看不看得見海景?要不就是觀察旁邊乘客的大小細節,從年紀、穿著到當天的神態、玩什麼樣的手遊、臉書塗鴉牆的圖片(是否看太細?)、Line的對話窗內容(是否太超過?)、偷聽到的對話內容(是否可以報警抓我了?)……都是我想像的起點,我想要知道此刻物理上離我最近的人,究竟是什麼樣的人?

有一陣子,我甚至瘋魔到客運一定要搶第一排,因為這樣除了可以近距離觀察司機,他的名字還大大地掛在我的前方!辜狗年代,凡上網必留下網頁,想像之外,我竟能進一步查證事實再延伸,一個小時的車程,常讓我欲罷不能,以至於下車跟司機說謝謝時,實在是非常由衷!

有誰推薦more
迴響(78) :
78樓. Chen
2018/04/10 20:43

〈隱藏的面容〉/LUC

  笑的時候不必出聲,嘴角只需揚起,讓臉頰與眼袋擠壓出「笑」的形狀;不開心時更不用勉強自己配合演出,給出一個目光回應即可。對你的不滿終究只能隱藏在我的晦暗面容下,即使你玩鬧似的掀開,回報你的依舊是滿心堆起的笑容,不會讓你察覺—即使你非常篤定,也會讓你無功而返。

 

  正沾沾自喜,

「你今天的髮型好好看。」當你用你人生中最燦爛的微笑回應他,頓時才驚覺,會不小心阻擋了溫暖,阻擋了善意,阻擋了讚美。懊悔已來不及,話鋒一閃而過,

「有嗎?真的假的?」

 

—早知道就不要戴口罩了。(106.16.jenny@gmail.com)
77樓. LJY
2018/04/10 00:59

揮手/LJY

       在路上走著,前面有個女生向我走來並揮揮他的手,心裡還在想他是誰,是認識的人嗎?同時也舉起了手回應以表達禮貌,卻發現他向我身後的男生說:「抱歉路上塞車耽誤到了。」糟糕,糗了,原來不是在向我揮手啊,希望旁邊的人沒注意到,趕快低著頭逃離現場...

(jasonlin.j4@gmail.com)
76樓. Sin
2018/04/09 00:06

公車上/Sin

 

這個公車很不對勁。

 

這並不是公車人潮多的時間,車上零零散散坐著幾個人:車子的前端右邊第二個位子,面露不安的瘦高男子頻頻看著手錶,每到新的一站總是向外仔細觀看,像是對誰翹首盼望;左邊年紀相差甚大的男女並排坐著,灰白頭髮的男人在中年女人的後兩站才上車,明明車上還有許多剩餘位子,卻毫不猶豫一屁股坐到女人旁邊;車子中後段的壯碩男子,一逮到空隙就會將視線放在隔著走道,坐姿端正的年輕女性身上;年輕女子戴著耳機,眼睛閉起似在假寐。

 

一站一站過去,沒有人上車也沒有人下車,直到有一名西裝革履的黑衣男子提著兩個公文包上車,空氣陡然一變。

 

我想這是個交易現場,瘦高男子與黑衣男子是交易雙方派來的人,年紀相差甚大的男女、壯碩男子是確認交易現場的份量人士與保鑣,交易的物品極其重要或價值昂貴,為了不露風聲避免引來麻煩,只交由幾個人負責並暗中進行。但其實黑衣男子已被警方吸收,扮演雙面間諜的腳色,相同的公文包裝有竊聽器,年輕女性則是便服警察,耳機裡指揮處不停傳來指示,終站警方人員已經布置好準備一舉擒獲。

 

風雲詭譎的下一站,我猜。

(cynthiasefake@gmail.com)
75樓. Sin
2018/04/09 00:01

公車上/Sin

 

這個公車很不對勁。

 

這並不是公車人潮多的時間,車上零零散散坐著幾個人:車子的前端右邊第二個位子,面露不安的瘦高男子頻頻看著手錶,每到新的一站總是向外仔細觀看,像是對誰翹首盼望;左邊年紀相差甚大的男女並排坐著,灰白頭髮的男人在中年女人的後兩站才上車,明明車上還有許多剩餘位子,卻毫不猶豫一屁股坐到女人旁邊;車子中後段的壯碩男子,一逮到空隙就會將視線放在隔著走道,坐姿端正的年輕女性身上;年輕女子戴著耳機,眼睛閉起似在假寐。

 

一站一站過去,沒有人上車也沒有人上車,直到有一名西裝革履的黑衣男子提著兩個公文包上車,空氣陡然一變。

 

我想這是個交易現場,瘦高男子與黑衣男子是交易雙方派來的人,年紀相差甚大的男女、壯碩男子是確認交易現場的份量人士與保鑣,交易的物品極其重要或價值昂貴,為了不露風聲避免引來麻煩,只交由幾個人負責並暗中進行。但其實黑衣男子已被警方吸收,扮演雙面間諜的腳色,相同的公文包都裝有竊聽器,年輕女性則是便服警察,耳機是指揮處不停傳來指示,終站警方人員已經布置好準備一舉擒獲。

(cynthiasefake@gmail.com)
74樓. 百柳月
2018/04/08 23:56
救援行動/百柳月

常用的髮圈因為我一時手滑而掉進洗手臺的排水孔裡了。看著一口吞掉我家髮圈的那個黑色小洞,我開始思考要如何展開救援行動。

拆水管是個好主意,但我沒有實際操作的經驗,也不知道能不能成功…我有些猶豫的看著排水孔發愣。
我腦中突然浮現了像是電視劇一樣的場景。一個身黑西裝的男人坐在洗手臺上,挑釁的笑著說:「你的小蝴蝶(髮圈)在我手裡,有本事就來搶回去吧!」
我充滿氣勢的大喊:「放開他!我…我來了!」然後拿出抹布,握緊扳手就朝西裝男的腹部用力一敲…


…最後,因為戰鬥力還太弱,還是去搬救兵了…

email:cy5546556@gmail.com(cy5546556@gmail.com)
73樓. 楊婷頤
2018/04/08 23:53
      我大概是一個很愛庸人自擾的人,我很喜歡去觀察周遭一切的細節,抑或人的行為舉止,那些一絲一縷在我的腦中結成一錯綜複雜的小球團,參雜一些臆測和想像力,形成一事件的支架結構,倒也不一定是真的,但它就會一直困惑著我。


      對自己的事也是如此,因著一些小小的病症,我總會循著小徑一步一履地追著最壞的結局,有時候看著那驚悚駭人的圖像,總會覺得自己猜想著自己是否真的得了什麼絕症,或許在某一天就這樣撒手人寰離開人世。


      在我死後的世界會是如何呢?又有誰會為我啜泣?我最愛的父母親和弟弟大概悲痛不已吧!在跟父母或者弟弟吵架時,戾氣蒙蔽雙眼的我偶爾也會萌生惡意的念頭,在我消失後,他們應該會懺悔而遺憾終生吧!當然這只是內心的小劇場。


      大概因著這般強大的想像力,我也常常在夢裡哭著醒來,夢中情景無一不是親人的離世,我也時常這樣想著:如此繁忙而勞累的工作那逐漸衰老而年邁的雙親,真的負擔的了嗎?這大概是我心中最大的隱憂與恐懼,所以我要更加奮力的學習,早日去賺取更多的金錢來分擔他們肩上那不知何時會壓倒他們的重量。


kiki12314@gmail.com
(kiki12314@gmail.com)
72樓.
2018/04/08 23:23

腐女妄想日常/陳宥樺Leslie(下)

雖然違法,但是,他們在犯案過程中,隨時互相掩護,小心翼翼保護對方,不讓對方受傷或被發現。沒想到,就在此時,教授突然走進來!他們勢必立刻要找桌底或其他角落躲藏,由於空間窄小,一定會近距離接觸,而白衣男孩微濕的襯衫、黑衣男孩微張的唇瓣、雙方互相凝視下……

好像有股怪味道?

「X!垃圾場還有多遠?」

X的!就在前面啦。」

cpenewg@gmail.com

(因文章符合在字數以內,卻無法送出內容迴響,所以分成上下回送出。謝謝唷!)

71樓.
2018/04/08 23:15

腐女妄想日常/陳宥樺Leslie(上)

陽光明媚的午後,我再次回到校園。我漫無目地亂晃,遠遠走來一對身形高瘦、分別穿著一黑一白的男孩,吸引我的目光。

他們一人一邊拿著貌似快爆出來的黑大袋子,笑容滿面地朝我走來。他們離我越來越近,戴著(假)文青眼鏡的我,總算看清楚他們的外貌;兩個男孩顏值竟然也不錯,而且最重要的是,他們不時出現親暱互動,例如:黑衣男孩湊近白衣男孩旁說悄悄話,白衣男孩立刻笑罵黑衣男孩。而他們共同拿的大塑膠袋內,似乎裝有不能說的秘密。

該不會是,他們一同殺了某位要當掉他們的教授,然後裡面裝的是那位教授的屍體?

70樓. 鞦韆
2018/04/08 22:44

 〈父親的魅力〉/鞦韆

  在我打工的店裡偶爾會有父母帶小朋友來吃東西,某天晚上,一對夫妻牽著兩個稚氣的兒子走了進來。剛開始,我的目光只集中在小兄弟身上,聽著可愛的童言童語,似乎整日工作的疲憊都消失了。

  過沒幾分鐘,爸爸拿著菜單到櫃檯點餐。我一邊按著POS機,一邊跟爸爸確認餐點:「布丁可以免費加焦糖喔,有需要嗎?」他轉身詢問兒子們,只見兄弟倆齊齊點頭,他瞇起眼和藹地笑笑,而後以低沉好聽的嗓音對我說道:「那就加吧,小孩子喜歡吃糖嘛。」當這句充滿慈愛的話竄入我耳裡時,我的心跳瞬間漏了一拍!我壓住內心亂撞的小鹿,故作鎮定地繼續操作POS機,接著抬首說:「好,這樣一共是OOO元。」正笑望兄弟倆拌嘴的他轉過頭來,我的雙眼恰巧對上他飽含笑意的溫柔眼神,剎那,腦裡又轟的一聲巨響。我趕緊別開眼,假裝整理手邊的收據。老天!那雙眼不曉得電暈過多少女生,明知道他並不是對我笑,但我實在是招架不住那和藹帥氣兼具的父親魅力啊。

  當他們用餐完畢後,一家人和樂融融地攜手離去。我站在店裡,目送那位爸爸的背影,心中暗自期許未來也能遇到像他一樣疼愛小孩的好男人。

bluecutedog@gmail.com

(bluecutedog@gmail.com)
69樓. 寶蛋媽
2018/04/08 22:13

一直叫叫會怎樣 /寶蛋媽

一早送丈夫出門後,轉身將早餐碗盤收至廚房,孩子在旁自顧看起童書,心想機不可失,迅速點開網路外文廣播,妄想邊「充實自我」邊做起待辦事項,把衣服丟進洗衣機,以冰箱有的材料擬定午晚餐,打開冰箱備料,開水龍頭......。一切似乎就像日劇中某某嬌妻還是什麼女王般有效率。

結果沒多久,小孩就衝進廚房對我哇哇哇,哭嚷著找不到鯊魚書,廚房旁的洗衣機開始轟隆隆,電鍋也呼嚕嚕,水龍頭嘩啦啦,廣播中依稀說著什麼人質事件......,日常生活中每個物品彷彿都盡責的發出聲響,訓練著我的聽力和耐力。我蹲下,試圖引導孩子說出需要媽媽幫什麼忙,需要幫忙要如何表達......,小人兒憋著嘴帶著淚問:「如果不這樣問,一直哭哭叫叫會怎樣?」

會怎樣!

那就是忙碌的大人會大爆炸!臭罵你一頓!要讓你迅速閉嘴,如果剛好大人壓力很大,有的小孩就會被修理!腦中的跑馬燈轉了幾秒後,我輕輕擦著孩子的眼淚說:「那身邊的人會不知道你需要什麼幫助阿......。」

近午時分,小孩心滿意足的吃著雞湯粥和烤時蔬,望了眼桌上鯊魚書封面,聽著兒歌,看著我,甜美如窗外和煦的春日。

pigbuy@gmail.com

(pigbuy@gmail.com)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