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後疫情效應 文摘之1 —世界將會愈來愈不平等—
2021/05/06 22:00
瀏覽855
迴響0
推薦8
引用0

作者:Fareed Zakaria

過去二十年全球不平等程度的下降,很大程度受惠於中國、印度和其他發中國家持續的經濟成長,這些國家的經濟成長速度在過去二十五年裡遠遠超越先進國家,貧富差距縮小,數億人民擺脫了貧困。

2000年,聯合國制定了千禧年發展目標。其中一項目標是在2015年之前將每日收入低於一美元的極端貧困人口減半,結果這個目標提早了五年實現。1990年全球極端貧困人口總數有19億,2018年下降到6.5億。同期的幼童死亡率下降了59%。

2019年冠狀病毒疫情的爆發,卻讓這些進展功虧一簣。

2020年四月底,中低收入國家人口占全球84%,2019冠狀病毒開始在南亞、拉丁美洲和非洲緩慢但穩定的蔓延。這些地方的工作和生活場域人口稠密、衛生條件糟糕,成了疫情引爆的溫床。印度是孟買,那裡的貧民窟達拉維,人口密度接近紐約人口的30倍。奈及利亞拉哥斯(Lagos)是非洲最大的城市,有三分之二的人住在擁擠的貧民窟。收入較低的國家,醫院數量稀少;在孟加拉,每一萬人擁有的病床不到八張,是美國的四分之一,歐盟的八分之一。在2019冠狀病毒爆發之際,四十一個非洲國家擁有的呼吸器加起來卻不到兩千臺,相較之下,美國則有十七萬臺呼吸器。

許多發展中國家的大部份人民,每天掙的錢只夠自己和家人維生。政府因此面臨了一個兩難處境:如果選擇關閉經濟活動,人們會挨餓;如果選擇繼續開放,病毒就會擴散。

以印度為例,部份出於封鎖措施的關係,2020年的經濟將萎縮5%,淪落到有史以來最差的境地。

整個國家在經濟癱瘓之後,必然要面臨的是債務危機。在美國、歐洲、日本和中國的經濟損害相當嚴重。美國可以相對輕鬆的以低利率借貸數兆美元,但對那些債台高築的窮國來說,可沒那麼容易。危機出現時資本逃得最快。在疫情爆發的頭幾個月,超過1千億美元逃離了新興市場。為了讓經濟得以維持,這些國家只好以美元借高利貸,同時讓自己的貨幣快速貶值來償債。

過去十年,隨著全球貿易加速,發展中國家的成長速度超越了先進國家,生活水準也隨之提高。2019冠狀病毒爆發後,幾十年來的努力在幾個月內付之東流。在未來幾年內將有7千萬至4.3億人將重新陷入極端貧窮中。世界上最富有的人與最貧窮的人之間存在的不平等,現在正在以極快的速度惡化。

疫情期間,不會有旅行人士及商人願意去那些沒有良好醫療服務的地方。許多發展中國家也將面臨窒礙難行的經濟困境。比如泰國、菲律賓和墨西哥這些國家,觀光收入占GDP的15%至25%;巴貝多(Barbados)和巴哈馬(Bahamas)這些較小的國家,觀光收入甚至占GDP超過30%。

因為今日的市場,數大便是美。我們這個時代的兩大經濟趨勢就是全球化和資訊革命,規模愈大的公司愈有利。像福斯汽車和宜家(1Kea)這樣的公司,比其他小公司更容易進入中國和印尼市場;大型銀行可以在全球找到新客戶,地區性的銀行則很難辦到。

大數據正在改變資訊科技,它讓規模大的公司更具優勢。多數的大公司可以大手筆投資科技,通常會打造客製化的程序,利用數據讓營運更有效率。

2019冠狀病毒將讓大公司變得更有優勢。在疫情大流行和經濟封鎖之下,大型數位公司變得至關重要,生意一飛沖天。只要人們愈來愈習慣數位生活,它們的身價就會益發水漲船高。大公司的信用額度通常較高,可以度過風暴。它們擁有區域或全球品牌,以及更廣泛的供需網絡。當某些經濟體快速復甦,而另一些經濟體仍陷入停滯,跨國大公司可以趁機將資源投在復甦的地區。

後記:2019冠狀病毒疫情過後,將是強大者愈強,弱小者愈弱,懸殊對立的世界。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