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馬英九的行事風格
2014/01/07 14:03
瀏覽2,131
迴響9
推薦10
引用0

馬總統的聲望從20083月當選時的民意支持度70%~80%,一路下滑到如今之9%;甚至低於紅衫軍時期陳水扁的10%。馬總統支持度為何會直直落至今天眾叛親離的地步?筆者歸納馬總統的領導風格是他的致命傷。

一、寡情:

一位曾任大學校長的政務官對馬總統的批評:「他是一個沒有感情的人。」2008年一就任,他提名政務官時,對他的競選功臣多不考慮,他要作全民總統,照顧二二八後裔。後來幾次地方補選,也為了打破地方派系,他提名的候選人,多是學者,或空降子弟兵。結果派系多作壁上觀,國民黨在雲林、新竹、中壢、花蓮都一再挫敗。兩岸政策是馬總統任內最大成就,但是在任用政務官時,卻撇下長年累積兩岸經驗,國民黨時代即培養之專業事務官,如高孔廉、劉濟勳,甚至尹啟銘等;而啟用賴幸媛、王郁琦、林中森等兩岸及經貿的門外漢;又令專業文官系統大失所望。

陳水扁時代是「一人得道、雞犬升天」,海內外的台獨人士紛紛在政府位居要津,甚至以資政與國策顧問酬庸各方支持者。馬總統上任矯枉過正,撇開一切競選功臣;抬轎的地方派系領袖,疏遠獻策的專業文官及政策辯護的政務官與立法委員;只鍾情於博士學者。

王金平好歹兩次總統選舉都為馬總統盡力抬轎,今天涉及司法關說。馬總統親自跳出來,不留情面的批評,並指示國民黨考紀會開鍘,令人心寒。

 

二、專斷

一位曾在馬總統身邊服務過的退休政務官說:當馬總統周邊多數幹部都反映民情不利時,馬總統卻還說:『你們拿證據來。』證所稅決策前最後一晚在總統府高階會商時,從蕭副總統、陳冲院長、王金平院長以下,及立法院財經立委等決策高層均直言不妥,只有劉憶如兩次發言為證所稅辯護;結果馬總統仍獨排眾議,堅持他的「租稅正義」。此次王金平關說案件發生時,也有身邊之高層勸他「事緩則圓」。一位曾對馬總統有影響力的前政務官也曾說:「這樣具重大影響的事,他(馬總統)也不與人商量,即公開批判王院長,把話都講死了。」

三、偏執

馬英九執政的幾項堅持,「一切依法行事」、「打破政治分贓」、「倡導租稅正義」、「維護司法獨立」,都是理想的方向。但若少了整體思考,與現實分析,結果多陳義過高,成了曲高和寡的「偏執」。如政治雖不應是酬庸,但它本是利益與理念的結合,國民黨本身就是一大派系。當馬總統的支持者都被無情的撇清時,也是馬總統「眾叛親離、孤掌難鳴」時。

「租稅絕對公平」在全世界都無法作到,縱使有絕對公平的租稅制度,在如今全球化時代,也有規避途徑,「證所稅」尤其如此。這是世界少有國家實施證所稅的原因。馬總統卻要一意孤行,付出慘痛代價。

司法關說,一般國人,雖不認同,但在認知裡,也未嚴重到動搖國本的程度。何況王金平司法關說案的取證正當性,及證據的充分性尚待斟酌。若能利用社會輿論的制裁效果,會平順許多。但馬總統御駕親征的結果則是將絕對的法律案件轉為政治案件,變成是非不明,馬總統也騎虎難下。

四、自戀

聖經中有一則故事說:猶太人帶一位行淫的婦人到耶穌面前,要刑罰她。耶穌問眾人:「你們中間誰是沒有罪的,誰就可以先拿石頭打她。」結果從老到少,一個一個都出去了。故事的寓意是「沒有人是完全的」;提醒我們不要「自以為義」。

馬總統一向自視甚高,有高道德的光環,也以高品德標準看事情。當他自以為代表公理、正義時,卻常疏忽自身在程序上的疏失,馬總統的「特別費」案如此,今天對王金平的關說案處理也是如此。不是要袒護「關說」,而是關說的證據是監聽而來,社會對「監聽」之厭惡更甚於「關說」。更何況國會議長身分特殊,不能因黨籍處分就喪失其地位。否則黨紀豈非可控制國會,違背國民主權,國會自主與議長中立的原則。當馬總統義正詞嚴的批評王院長,維護司法正義時,卻同時嚴重違反了「程序正義」。這是「自以為是」、「自以為義」的盲點。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不分類 不分類
自訂分類:政治類
上一則: 學生佔領立法院之正當性?
下一則: 馬總統的法匠偏執性格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9) :
9樓. 農天雨
2014/01/09 13:11

看來以版主的專業形象,也不能媚俗的附合我們的民主政府總統應該是個「好人好事」代表的論點,真讓我有點失望。

如果以一個小老姓的觀點,我卻欣賞這樣的領導人,至少他不會像李登輝及陳水扁拿我繳的稅來讓他身邊的人雨露均沾,拿來酬庸幫他選舉的人及當打手的人,卻不管國家死活,他作的事不見得對他自己現在有利,但卻幫後來的繼任者省去了很多麻煩,如您這樣有真知酌見的專家不可能不理解,但今日之言,版主把自己的格調降低了,沒有一個人是完美的,但趨從民粹,忘了自己的專業,那可能就是您不如馬英九的地方,像陳扁一樣開始迷航了。

 

對於您的批評不能接受。我絕對反對李登輝時代的黑金政治及提名「金牛」任中央民代。我也不會贊同陳水扁的雨露均霑,任命小白兔宗才怡任經濟部長,只是因為宗的前夫是陳水扁競選時的金主。

但是地方派系並不都是「黑金」,競選功臣中一些黨國大老的資歷與能力也十分傑出,為何不予借用。這篇文章係在分析馬總統失去民意支持的經過。經過考試院院長提名張俊彥挫敗後,人事也作了調整。幾次地方補選失敗後,目前馬總統也妥協於地方派系,如雲林2014年縣長候選人提名張榮味的女兒等。只是過去失策的損害已造成。

再說國民黨人才充裕,國會民代及文官系統一些資深人才為何不用?最近台北市郝市長就將資深市議員林奕華、王浩晉用為市政府處長;又如當年國民黨時代的蕭萬長、江丙坤、吳伯雄等,不都是從文官體系逐步培養而來。

馬總統晉用一些學者如朱敬一、張善政、管中閔,甚至劉憶如等,都是人才,都予以肯定。但是他將身邊的幕僚毫無經濟及兩岸專業的童子軍卻賦予兩岸決策重任,這不是公器私用嗎?我對過去、現在所有不當的人事任命都會檢討,何況我文中引用的很多批評都來自專業文官體系的心聲。   ben_chang2014/01/09 16:57回覆
8樓. ocean9
2014/01/09 04:31
閣下所言均是

但這都不是他當不好總統的原因﹐他當不好總統是他沒有當總統的資質﹐他只是一個品學兼俱的幕僚人員﹐但卻座在上位﹐他自己很累﹐台灣跟着倒霉。   他不知道民主政治是一連串協商及妥協的過程﹐而是不是自我理想及民粹的實踐。  他的執政「童子軍」團隊﹐去露營或歡呼都可以﹐就是無法熬過嚴峻的野地求生錘煉。

台灣需要的總統是位經驗老到的「專案經理」及「殉道者」混合型的人物﹐而不是文天祥型的愛國秀才﹐在埋鍋造飯時被敵人逮個正著﹐「正氣歌」也許大氣磅礡那是後話﹐但是該投江而死的並沒有什麼改變。

藍英九綠英文﹐要不然就是藍番顛綠貪腐﹐難道這就是台灣的宿命? 
的見解十分認同,佩服。  ben_chang2014/01/09 16:56回覆
7樓. 阿珠珠~
2014/01/07 19:53
李敖、李遠哲、陳文茜,被負面的批評也不少,不知道他們的對馬總統的批評又有何說服力?
6樓. 阿珠珠~
2014/01/07 19:51

馬總統之所表現無情也許是為了斬斷太多人情的包袱,這是一個決心改革者的無奈和必要之惡!

5樓. 阿柴啦
2014/01/07 18:11

那幾個主題都是"您"的"形容詞感覺",您不像是寫這種情緒文章的人,但您竟然寫了。

成敗論英雄,這些結果由馬英九自己承擔,不用您來承擔,因為您不是總統,他才是。

您的那幾個主題專斷、寡情、偏執、套用在蘋果賈伯斯、郭台銘,王永慶身上恐怕也很適用,但最後你說個"自戀",就真有點不懂,自戀的衡量標準什麼? 您說的標準算數?

4樓. markscat
2014/01/07 18:05
請不要再用錯誤的調查的數字好不好?我看過年代做的那份調查報告,的那份調查根本就是亂做!亂來!
3樓. 江山改 : 七月七日夢醒時分
2014/01/07 16:38
馬 陰狠 獨裁 詐騙 迂迴「蓋布袋」
一、陰狠:用人始終如一, 但多以為只是個案, 仍舊企圖向上, 但馬心不在黨國,而是廁所,

二、獨裁" 朕即天下" 不同專斷之專業.

三、詐騙:

馬「一切依法行事」、「打破政治分贓」、「倡導租稅正義」、「維護司法獨立」,都是鬼話

「一切依法行事」?上任第一次命令,任祕書長,就未經行政院長副署,毀憲! 派司法院長賴英照為外交特使, 延長戒嚴之月會, 叫五院長如小弟,通過速審法,教授貪污無罪,二代健保,農保...等世界級笑話法案!

「維護司法獨立」?難到法官出國,自己發護照? 法律明文審判依法獨立, 全世界沒有「維護司法獨立」!

四、迂迴 「蓋布袋」

中國國民黨,怎麼老是出這種吃裡爬外的接班人? 


中天新聞》馬英九啟示錄 陳文茜:形象溫和下手狠


拔掉王金平 讓人失望! 李敖籲王金平應組黨罷免馬 陳文茜和李遠哲也砲轟
2樓. 蘇信
2014/01/07 16:35
如果要選一個扯爛污的總統那不就和陳水扁、李登輝一樣!
1樓. 筱 蒨-Lucifer
2014/01/07 15:27

馬總統這些缺點,卻也是我願意支持他的優點。道德、法治、是非不是看人情來決定的。

鄉愿,德之賊也。馬總統不鄉愿,不會對那些腐敗勢力低頭。更不會因為一人得道、雞犬升天,讓管理職成為利益分贓的肥缺。

我們選馬英九當總統,就是要他來整頓國政的,可不是要去維持李登輝搞成的「派系分贓、黑金貪腐掌權」國民黨,繼續經營「腐敗」下去。

我們對「關說」的厭惡更甚於「監聽」。做事頂天立地、明人不做暗事,又何必怕監聽,司法人員也不會吃飽飯沒事幹,胡亂監聽善良百姓的電話。但是關說,犧牲掉沒關說者的合法權益,更別說司法關說的無恥了,犯罪者可以不受法律制裁,這是包庇違法濫權。只有欺善怕惡者才會認為監聽惡於關說。

王金平關說司法,如果身為總統不說話,只想藉由社會去譴責,那這總統就太沒勇氣跟膽識了,我可想選一個孬種怕事的總統來諂媚權貴、推卸責任給百姓去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