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其實每一個季節就像每一種性格
2013/07/03 15:27
瀏覽198
迴響0
推薦1
引用0

雨,由江河湖海中的水蒸發形成的水蒸氣,在高空中遇冷液化而成,並且循環往復,默默地落下,滋潤大地。


春日的雨是最溫柔的,淅淅瀝瀝地落下,與樹葉碰撞時發出“沙沙”的聲響,滴滴嗒嗒的聲音匯作一曲樂章。仔細地看著它們,像牛毛,像細絲,柔柔地從雲中跳落,曾壁山中學入讀體驗像個害羞的天使,透明的身體,柔柔的身軀,讓人看著就想沖出去,與它們親密接觸。


你瞧,雨停了以後,萬物都換上了新的模樣;你聞,連空氣都是淡雅清新的,最易發現的是土中的那幾株小草,原本垂喪著腦袋,一副昏昏欲睡的樣子,和“天使”接觸以後,頓時蘇醒過來——挺直了身子,露出綠色的笑臉,還掛著幾滴雨滴。這些雲中的“天使”們不也正是春天的使者麼?它們喚醒了草兒,喚醒了花朵,也喚醒了終日忙碌、身心疲憊的人們。


我願化成天使,雲中的天使,自由、活潑、快樂地在天地間飛舞。


夏日的雨雖不如春日的那般溫和,但卻多了種灑脫的個性。在鬱熱沉悶,暑氣彌漫的天氣裡,雲中的“天使”們爭先恐後地著陸,只聽見“嘩 嘩 ”,頓時,暑氣全消。男孩們喜歡奔跑在這瀟灑的雨中,雨水便洗淨了他們的心靈,讓他們回歸最初的時候。


夏日的雨有香味的。一場大雨剛剛停歇,空氣中漂浮著淡雅的清新。一陣陣淡淡的芬芳塞滿鼻中,聞香尋去,原是那柳堤邊的一池荷花,那紅豔仿佛是大自然用顏料精心點綴的;那潔白仿佛是不經一絲點染,用純潔之心繪上的;那一池的荷花,仿佛絢爛了整個夏季。


瞧,一個個粉紅花苞挺立在枝頭,似一張張綻開的笑臉,又似一個個精巧的酒杯。那裡面裝有多少玉露瓊漿?滿杯多少心思?似乎絲毫不在乎暴風雨的肆虐,依然堅強綻放,花瓣上依然留有幾滴雨珠,再看看紅荷她嬌羞的姿態,不禁讓我聯想:這是否是你的淚?你經受不住風吹雨打了嗎?不,絕不是,你的淚是你戰勝風雨後喜極而泣的流露。看著那載滿雨滴的花瓣,沒有一絲愁容,你的弱小身軀刻滿了傷痕,為求升學曾壁山中學高考生多手準備滿身傷痕裡蘊藏著的是堅強,粉紅花心中載滿了你的堅強。想像著前一刻,你是怎樣堅毅……


這時,一陣風刮過,暮然見一枝潔白的荷花傲立在枝頭,悄然綻放在一大片翠綠之中,沒有蜂圍蝶陣,安靜地開在自己的世界裡,嬌羞地躲在煙雨迷蒙中。悄然從淤泥中綻放,卻不曾留下一絲痕跡。你的高潔常被文人墨客所追隨、讚頌。周圍多少豔麗的花兒爭奇鬥豔,你都不為所動,只做最真的自己,做最純潔的自己。你高雅地讓人不敢親近,旁人也許會不屑於你的傲,殊不知,這就是最純潔的你。你的心也如同你的花瓣一樣,經受不得半點塵埃,用純潔去點染自己的那一絲美麗。“亭亭淨植,不蔓不枝”是對白荷最好的描繪。白荷一生都在守護她的純潔之心,品讀她,我變得堅強、自信……


生活中本就多磨難,人有時卻不如荷花。倘有荷之心,則長長的雨期何患?當風雨來臨,我們應該像荷花一樣,與風雨拼搏,堅強面對生活的一切。青春本就絢爛多姿,何須羡慕他人,模仿他人的言行。倘有荷之心,則純潔如斯。從迷茫中走出,做真實的自己,做質樸的自己,做純潔的自己。是的,那一池荷花,點染了我的內心,讓我明白生命的真諦……


每一個季節就像每一種性格,為什麼一定要辨其優劣。說春天生機勃勃,說冬天肅殺冷冽。


易安的詞“梧桐更兼細雨,到黃昏,點點滴滴”算是寫秋雨吧,易安總喜歡把秋雨當做淒涼的意象來寫。或者是與家破國亡是分不開的。歷代詩詞中,秋天也是一個使人哀怨的東西。只有劉禹錫的詞“晴空一鶴排雲上,便引詩情到碧霄”與眾不同,點評曰:“一反往昔悲秋的感慨”。只是我讀這首詩時,只愛“寂寥”二字,秋天註定沒有春天的朝氣蓬勃,曾璧山中學校園傳真又何必反彈琵琶呢!


秋天的雨雖不如冬天,但那是一種直達心底最深處的寒冷,也許會打顫,可依舊莫名的喜歡。因為那樣的寒冷會使我想到在陽光明媚下根本想不到的事,也只有在這個時候,不會被外界的種種虛無所陶醉。


冬天的雨我以為最為剛強,或許有人覺得粗暴,它們伴著冷風,“劈哩啪啦”地打在窗上,可你不覺得它們很堅強麼?如此寒冷的天氣,它們依然堅守自己的崗位,待氣溫驟降,水凝固成冰,你是否看見屋簷下的冰淩是那麼的美?


自由、活潑、灑脫、堅強,它們都是雨的個性,那雲中的“天使”不管在任何時候,都會帶給人們不同的感覺。它們用自己純潔而透明的身軀洗刷著大地,無論天地有多遙遠。


它們是雲中最可愛的天使,不是嗎?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