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警告入侵者
2019/10/17 11:07
瀏覽1,469
迴響8
推薦136
引用0

      ↑↓2015.8 照片

 

 

昨天經歷了一場被驅逐出境的小小意外,

深感兩物體積天差地別,

但是體積大者未必就是王者。

 

這事令我想起了一樁小時候的趣事,

童年寂寞,幸好那當時的性情還不是很孤僻,

一有鄰居同齡孩子吆喝玩耍可也會參上一角,

記得有一次玩躲貓貓,躲到了稻草堆上頭去了,

後來也不記得誰先找到了誰,

只記得大家都爬上了稻草堆上或坐或趴或躺,

當大夥兒們把這裡當成了遊戲天堂時,

只見一個大人氣呼呼地大聲斥罵著我們這群野孩子,

突然的聽見了叫罵聲,每個人都一臉驚慌,

連忙拔腿就逃,我當然也不例外,爬上坎坡躲進了家裡頭,

還記得當時的一顆心撲通撲通地不停跳著。

在撒野後的幾天裡,

一直都很害怕著那個大人會不會找到家裡來告狀呢!

 

挖出了童年記憶,開啟了無形鎖,

隨著兒時趣事被沾黏了上來的附帶記憶──

堆疊出圓錐形稻草堆的那戶人家,

在當時是從事編織草繩的工作,

也難怪那稻草堆上是如此的新鮮乾淨,

還散發著一陣陣的乾稻梗香氣。

 

童年時光最令人懷念,童年趣事最引人逗笑,

物質匱乏的年代,嬉戲遊樂的方式最為單純,

純真質樸的歲月一去再也不復返,

記憶裡的稻草堆,在現今也很難再看到了!

 

 

把時光拉回到了昨日,

昨天休假中,回山上看看婆婆,

中午不免說也是由我來燒燒煮煮,

有一道需回鍋溫熱的紅燒魚,

想著,再加幾支的九層塔下去回鍋拌煮,

綠綠的葉子稍微能把紅燒魚的口感抓些回來。

於是,拿著小鍋子及小剪刀到屋埕外去剪幾支九層塔,

屋外的九層塔叢上端處已開了花,

有一隻蜜蜂正在忙著採花蜜。

我視若平常──你採你的蜜,

我不去招惹你,我們...兩相安好。

可是,這隻蜂可不這麼想,九層塔叢經風吹著,

加上我用剪刀剪著九層塔時的微微撼動著植株,

這突然的搖擺狀態可能驚嚇到了這隻蜂,

九層塔剪了沒幾支,

這隻蜜蜂卻飛到我面前來驅趕著我離開,

眼看事態不對勁,我慢慢地往後退,

而那隻蜂卻依舊緩緩的朝我面前逼近,

我心裡想著,你別再靠近了行不行?我很怕你的。

蜜蜂捍衛鞏固牠的地盤,執著的一步步逼退著我,

牠……就這樣把我逼進了屋子裡面。

 

龐然大物的我非常害怕牠身上的那支小小的毒針,

那支針,不碰為妙!

 

在網上查了細腰蜂的資料,那魔鬼的身材令女人稱羨,

聽聞(文)牠性情較為溫和,但,目睹昨日牠作勢想攻擊我的模樣,

我還是不太相信牠會比其他蜂類溫柔。

(寫於2019.10.16//10.17修改)

 

黃胸泥壺蜂

http://gaga.biodiv.tw/new23/s7-17.htm

 

 https://enews.ccu.edu.tw/民雄草繩-編織草地情-52b538f4d108

 

草繩藝術

http://library.taiwanschoolnet.org/cyberfair2005/xhpps93/rope_0.html

 

 

 

↑↓拍攝於2019.10.15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雜記
自訂分類:收藏心情事
下一則: 亮點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8) :
8樓. 雲大少爺
2019/11/05 23:41

還是躲它為妙

不過你還是找到機會拍它啊

 

7樓. 黃彥琳~~西班牙羅馬水道橋
2019/11/05 03:35
知難而退,明智之舉得意
6樓. 雨初
2019/10/29 14:59

媺媺日安

哈哈。 結果, 我們反倒成了入侵者, 家裡種了許多花, 也曾看過牠, 不過我沒像你這麼認真查牠的學名, 只知道敬而遠之, 怕被螫。

讀妳童年記趣好玩極了, 我在北港鄉下出生, 雖小就搬至都市, 寒暑假還是回鄉下, 所以童年跟著堂哥爬樹抓知了, 溪裡釣青蛙, 到田裡下與朵牛車下仍是很美好的回憶....可惜現在孩子很難有這有趣經驗了...

這類細腰蜂早在幾年前就已經是常客了,而我見了牠的形體有別於一般蜜蜂,總覺得不好惹,與牠們都保持著長長的距離。這次或許真得靠得太近驚擾到了牠,以致發出警告驅趕侵犯者。花蜜是牠的糧餉,想當然耳牠要保固牠的地盤囉 。尷尬

曾經在稻田裡的田埂上吊青蛙;也曾經用鹼粽黏蜻蜓;曾經在稻子收割之後的田裡玩踢鐵罐......,那些屬於我們那年代的童年遊戲,現在,已經不復見了。

近日忙,慢回覆,請海涵!

祝福 安康順心

媺媺 2019/11/03 22:54回覆
更正:釣青蛙 媺媺 2019/11/03 22:56回覆
5樓. 茉上盛開。泉
2019/10/18 10:46

這隻蜜蜂看起來很大隻耶... 還向您逼近,嚇死人了!尖叫

不過意外的發現九層塔的花朵是紫色的啊?  挺漂亮的~

九層塔好種嗎? 我煮菜時也很喜歡選擇九層塔來調味

不過每次都是去市場買個一小包,每次要用時放幾片,但是通常到第3天左右

就有一部分的葉子開始變黑爛掉,不能用了... 好浪費啊!

我試過冰冰箱或是不冰就放在常溫處,結果都一樣,爛得好快

如果能像您這樣自己種,要用的時候再去採,似乎不錯!

九層塔也是最新鮮的狀態。

照片中的九層塔是山上婆婆家種植的,露天土植全日照,是否有施予肥料我並不清楚。一般,植物直接種在泥土地上,會比種植於盆栽裡的漂亮。在我家曾經用盆子種過,太陽光只西曬,也淋不到雨水,總覺得植株很難旺盛。

九層塔算是相當普及實用的香草配料,各家生鮮超市都有提供現成鮮貨,只是,如妳所說的,無法久存,買一次,用一半,另一半大都丟掉的比較多,真的很可惜。

謝謝泉~ 慢回,請包涵!

祝福 闔家安康

媺媺 2019/10/21 13:00回覆
4樓. 紅袂
2019/10/18 10:38

還好…童趣的回憶中仍有安全後退的結果。

自然中的動植物,人類應該學會的是退讓與不破壞,才能保住自然界中原有和諧的美好。

我曾發生被蜜蜂叮咬的事,更不知這隻蜜蜂是何時飛進我衣服中,總之,是與主管出差返途中被叮咬,後出現呼吸困難的現象。後來我被送到醫院急診室,打了解毒針及吊點滴。

以前我常常往山裡跑,對於自然界總抱持著敬畏的心。唯有謙卑渺小自己,才能獲得一席存活知地。

雖然我被胡蜂嚇到了,但我還是心存感激,感激牠以不傷害我的方式告知我入侵了牠的地盤。(唉!真是……不知道誰侵犯了誰呀?)無奈

在年輕時,我也有被蜜蜂螫過的經驗。那時是上班時的午休時間,與同事吃完午餐散步之際,當我的手想伸入口袋取東西出來時,突然一陣劇痛,我的手猛然從口袋裡抽出,眼見一隻蜜蜂從口袋裡掉到了地上,牠的模樣十分的痛苦掙扎,而我看了被螫的手指頭上不見蜜蜂的毒針,但隨之而來的腫脹疼痛也折磨了我好久的時間。我記得我沒去看醫生,除了腫脹熱痛之外沒有其他過敏徵狀。

蜜蜂螫人,我想牠也是百般不願意,螫了人掉了針,牠自己也活不了。小心防範,互不侵犯,才能兩方都安然無恙。

唯,有些蜂種身上的毒針可以收回再度利用,所以說有些蜂類一隻可以螫人數次,不得不防。

謝謝紅袂~慢回,請海涵!

祝福 如意安康

媺媺 2019/10/21 12:57回覆
3樓. 繽紛
2019/10/18 01:51

不瞞您說,在我升上初中後,家中食指浩繁,單靠爸爸微薄的公務員薪水,已經難撐家計。

小時候爸媽曾經跟著一窩蜂的養鳥風潮養過十姐妹、文鳥等,但也是鎩羽而歸。

面對著五個孩子接踵而來的龐大學費,他們商議打草繩,買了兩台機器,就在屋側的倉庫房作業。

我那時非常愛面子,當爸媽要求我們孩子幫忙去農田搬運購買的稻草,我都好怕被同學看到。

接下來的數年間,我家的院子也矗立了一座龐大的稻草堆。

我只在自己卑微的自尊心裡打轉,卻忽視了父母辛勞的操持勞動。

日子不復過往,我的愧疚無以彌補,父母恩重如山,是我心頭永遠的虧欠呀!

小蜜蜂會攻擊您,是否您噴了香水或使用氣味較濃重的保養品呢?

為了不被蜜蜂侵犯,我現在已戒了香水。

在我家手足佔了半打,在那個年代屬於稀鬆平常的家庭成員人數。因為我出生時跟不上陣伍,翻台語說是〝對某丟陣ㄟ〞,和兄姊們的年齡差距甚大。在我成長階段,兄姊離家工作結婚嫁人,家裡總缺個讓我學習成長的對象。在家裡看似獨生女,其實又不是,身為么女較受到疼愛,沒有霸氣但卻有幾分任性,記得我小時候也愛面子,要我挑個扁擔帶著供品上廟會去廟裡拜拜總讓我覺得很丟臉;在父親從溪裡撈魚回來秤斤秤兩之後要我挨家挨戶叫賣,走到別人家門前,就是不知道要怎麼開口……現在想來,除了是個性脾氣使然之外,當時欠缺的就是學習對象,沒有人教我怎麼做,怎麼去應對。說的簡單一點就是〝笨〞〝傻〞,在人際關係上不知道要如何地應對進退......

不管,從前的我們是如何走過來的,那都是我們人生中的一個過程,或許我們都是為了「學習」而來的。

 

乾稻草、兩台機器成為一家人的衣食父母,賺進孩子們的學費……

時過幾年之後,客廳即是工廠,傳統製造產業逐漸起飛……

如今,塑膠繩代替了草繩;起飛的產業已成夕陽產業。

對不起,離了題,但感慨良多。

 

我自己並不太喜歡味道濃郁的保養品,也不習慣用香水,所以當時會受到胡蜂的威脅應該是我驚擾到了牠。有了這樣的經驗,下回更要小心地避開牠,以策安全。

謝謝繽紛~慢回覆請見諒!

祝福 順安如意

媺媺 2019/10/21 12:51回覆
2樓. 盹龜雞~ 噴泉處處的 彼德霍夫夏宮
2019/10/17 21:56
很勇敢 很懂得面對細腰蜂呢 , 面對著它 後退 。 要我 早就飛奔落荒逃了 。誰理你

我…很有勇氣對不對?尖叫

看似勇敢的背後,我可被嚇出了一身冷汗,從來都沒有與蜂類對峙過,並且節節敗退。

牠緩緩朝我面前逼近,而我一步步小心的後退,不敢有太大的肢體動作慢慢的移動著身體位置,一直到了屋前階梯的地方猛然一轉身,快速地踏上階梯拉開紗門躲進了屋裡,之後,透過紗門往外瞧,已不見胡蜂的蹤影。

與胡蜂這樣的遇見,此生難忘。

謝謝盹龜雞~

祝福 秋日愉快

媺媺 2019/10/18 09:12回覆
1樓. the flying kite
2019/10/17 15:22

還好不是虎頭蜂!虎頭蜂一隻可以很快引來一群,群起而攻會出人命。

在下曾在收衣物時,被藏在袖管裡的虎頭蜂狠狠叮咬過;叮咬處腫痛發熱,忘了到底怎麼樣好了,只記得當下牠也為此賠了命。

真的,還好不是虎頭蜂。

去查閱了許多黃胸泥壺蜂的小檔案,稍稍了解到牠的生態及社會結構,牠屬於獨行俠,獨來獨往,在資料上顯示的多半是雌性蜂的生態,雌性蜂會築泥巢,會採食花蜜……根據紀載,牠們的性情較為溫和。也或許是這樣,才會採取慢慢逼退入侵者的方式來驅趕敵人。如果換成是虎頭蜂,這……我實在不敢想像。

謝謝the infant~

祝福 秋日安康

媺媺 2019/10/18 08:52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