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來,來寫信
2021/08/04 02:48
瀏覽1,461
迴響0
推薦60
引用0
女兒和朋友相約寫信給彼此。那種貼上郵票,託郵差送件才能取得的手寫信。初聞此事,我頗詫異,這群小女生不時就掛在社交軟體上,吱吱喳喳說不停,常常聊到半夜三更才散去,還需要寫信互換近況嗎?


女兒和她的朋友甚少拿筆寫字,簡單來說她們這一代人是在鍵盤上長大的。交朋友,用手機聯絡感情,交作業,老師要求電腦打字,列印繳交,她們真的提筆寫字大概只在應考時刻。女兒寫字缺少練習,字跡難登大雅之堂,偶而我還要猜一猜,才看得懂她在寫什麼。現在,她竟然要手寫信,豈不是自找麻煩?


女兒偏不在乎麻煩,就是要手寫信。她先網購一套沾水筆和墨水,逐日練習,力求工整寫出每一個英文字母,接著搜尋喜愛的信紙信封,甚至託我在旅遊時代購信封信紙。然後又買了一個英文字母的金屬章與蠟,有心效法中世紀人士蠟封每一封琢磨寫成的信件,最後才貼上郵票投寄。


我問女兒,妳們費心思寫的信都寫些什麼?她說沒什麼,真的有事大家上網說一說比較快。那妳們幹嘛花那麼多力氣來寫信寄信?她說就是想從信箱取信、拆信、展信、讀信、回信。說穿了,這群女孩想體會的是她們來不及經歷、日漸消失的手寫信的溫度。


我和女兒不同,體驗過魚雁往返的等待之美,甚至認為現今社交軟體發達,年輕人在追求、交往另一半的過程中,沒嘗過久候情書、被相思輕嚙心頭時上時下的心情,實在是戀愛中的一大損失。


我是老派人,至今依然維持到信箱取信的習慣。話雖如此,我拿到的其實是各類帳單,久已不見私人信函。每回拿到信,我習慣先分類,垃圾信件直接丟回收箱,然後才逐一拆信。有幾回,在成疊帳單中發現手寫的郵件,我好奇是誰捎來信息,往往迫不及待拆閱。拆開後卻是廣告或是候選人的催票信件,失望之餘,也佩服對方腦筋動得快,洞悉現代人對手寫信的微妙情感,若不是有手寫字跡,這些信件連被我拆封、看見的機會都沒有。


不過,最近我倒是收到兩封朋友寄來的手寫信。兩位朋友都事先告訴我:要寄信給妳。其一是在地的朋友溫蒂捎來的。溫蒂和我常見面,沒想到她竟然有話不「說」,只在微信上表示想說的話都在信裡。我好奇什麼事不能直接說,非要寫信不可?閱信後,才發現有些事、有些話,不好意思開口的,用這老派做法來傳遞,少了難啟齒的糾結,婉轉又溫馨。我猜女兒與朋友尋找的或許就是這股暖意。


其二是來自故鄉海域的明信片,是朋友特地潛到海底投郵寄出的,(陸地上的郵筒都快失去作用了,竟然還有海底郵筒?)我聽說海平面下的世界繽紛誘人,叫人著迷流連,一直無緣親至,如今有機會得到大海來的明信片,我彷彿藉此就能親近大海,對明信片充滿期待。只是,左等右等,它遲遲不出現,我開始懷疑,因為明信片輕薄短小,在郵務處理過程中被疏忽遺落了。


越等越心躁,我開始上網google「海底郵筒」。一個月後,終於收到海裡來的明信片,

也終結了我在陸上尋找海洋故事的旅程。


許久不曾用心去等待一封信,這張明信片叫我重溫等信時迂迂迴迴的心情。和過去不同的是此次在等信過程中有無遠弗屆的網路,我找到許多海底郵筒的相關故事。因為等信,意外衍生出新的觸角,又是一次美好的經驗。


不知道女兒對手寫信的熱愛會持續多久,希望日後她提起手寫信,會像我一樣,有許多甜美的回憶。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散文
自訂分類:不分類
下一則: 嚴師出高徒?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