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為鴻洋送行
2017/11/05 10:05
瀏覽656
迴響0
推薦11
引用0

那天您說:「我今天的表現妳滿意嗎?未來有這種工作,別忘了通知我,我願意承擔」。望著您燦爛的笑容與真誠的眼神,我內心篤定了許多。

今年三月的最後一天,我的筆電無端當機,用了許多方式仍無法開機,眼望視訊會議即將開始,我急得如熱鍋上的蟻!您一頭濕髮,冒雨而來,您一出現,我知道自己有救了!您花了許多時間才修復,那是我最後一次見到您。

其後傳來您身體微恙,幾次回紐約都想去看您,但心裡總想著您需要休養,而不敢去吵您;知道您雖色身不便,但是您在法上用功,心情平穩,我心懸著,惦記著,默禱著,期待您早日康復,回來共同承擔美佛志業。

這次回來,照例又詢問了您的狀況,知道您來參加過菩提長老的「阿毗達摩研習營」,他們說:「您看上去還不錯,只是講話有些無力。」我還在計劃著,期盼著您搬進「一號退不休寮」時,要搓湯圓歡迎您,誰知道、誰又想得到,會長傳來電郵說您回去了!短短幾句就打斷了,震憾著我!鴻洋老弟,您真愛開玩笑,大家為您準備的寮房,您沒搬進去,反而入住千蓮台,去和沈伯伯作伴!?

與您在董事會共事

張鴻洋居士生長在一個書香世家,自幼聰慧勇敢,喜愛讀書,五歲時曾有過在廁所裡看了五個小時書的記錄,台大畢業後負笈美國,完成碩士與博士學位與莊博蕙居士結為菩提眷屬,並育有一子。

張鴻洋居士服務IBM公司三十年,曾被派往台灣「智慧生活前瞻研究中心」擔任研究總監,帶著千餘名工程師研發新產品,曾在B2B合作解決方案中作出傑出的表現,榮獲IBM創新奬(IBM Innovate Award);同時也是ACM美國電腦協會及 IEEE美國電氣電子工程師協會的會員。

鴻洋就讀台大時,活躍於台大晨曦社(佛學社團),於University of Wisconsin at Madison 深造時,是該校佛學社發起和創辦人之一。1989年加入美國佛教會,並被選為董事至今,在董事會裡擔任過書記與副會長之職,早年負責莊嚴寺英語弘法工作,每周日以流暢的英語及豐富的法義,為當地英語系的朋友講課。

除此鴻洋也是「北美印順導師基金會」的創會董事之一,更為「中華電子佛典」催生架橋,1998年台大哲學系恆清法師經鴻洋穿針引線,得到「北美印順導師基金會」仁俊長老慈允,贊助經費進行電子大藏經計畫。(詳請瀏覽 http://www.cbeta.org/data/cbeta10y/cbhistory.htm

2015年鴻洋返美重返美佛董事會,承擔會員委員會工作,今年剛剛接網站小組,就在大眾期待鴻洋以智慧及百川納海的胸襟,整合美佛網站之際,突聞身體違和,2017年四月被檢查出肺癌,經158天的治療,於九月十七日在妻子博蕙持大悲咒中安然往生。(博蕙經常在他身邊誦經,十七日深夜,博蕙照例誦經,當晚誦的是普門品,躺在床上的鴻洋,還動來動去的,博蕙心想普門品可能長了一些,就改持大悲咒,看到鴻洋安靜下來之後,博蕙知道大悲咒與鴻洋相應,就繼續持誦大悲咒,當她誦到第三遍的時候,鴻洋伸出雙手比讚的手勢,誰知道持到第七遍的時候,鴻洋登時靜止,立刻往生!)

 

送行之歌響起

鴻洋往生後,金鳳師姐不眠不休的策劃追思會,辦公室接到許多鴻洋大學同學的電話,表達他們對鴻洋的哀思,這些電話讓我想起了三年前「美國菩提學會」陳紹峰師兄往生之後,眾人為他設立紀念網站的往事,於是請遠在加州的張建雄師兄,替鴻洋架建了一個平台,讓大家的想念與追念有個窗口。

接著小組決定舉行追思法會,日期訂在九月廿三日,我負責布置會場工作,這對我來說是個極大的挑戰,一是從未布置過追思會場,二是如何呈現莊嚴而不失悲傷。因為金鳳姐再三提醒:「鴻洋一生陽光,見了人就展笑顏,他肯定不喜歡看到大家悲悽的神情,妳別弄得太嚴肅哦。」

雖說這樣,我還是無法想像從何下手?幸有葉正揚師兄印出數年前理圓法師的追思相片,有了這些,在永信法師坐鎮之下,一切都水到渠成,而且助緣特別多。階梯式的桌子擺妥之後,永信法師相中一尊純銅塑造的阿彌陀佛,葉師兄說:「這尊銅佛莊嚴是莊嚴,但是特別重!非得四個人合力才搬得動!再說擺佛像的桌子那麼高,怎麼搬上去?」就在此時,我看到大佛殿迴廊有一群重機騎士,魁梧的身材,勇壯的肩膀,我知道找他們幫忙必能完成任務。他們知道我的需要之後立刻應允,進了觀音殿,在移動佛像前,一行恭敬合掌,向佛禀告,之後三個人齊心協力,輕輕鬆鬆的把銅質佛像送上一百六十五公分高的桌上!有了這尊莊嚴的佛像之後,葉師兄把背景用字「菩薩清涼月,常遊畢竟空」,加上幾朵祥雲印了出來,還用美工刀刻出字型。

鴻洋的遺照,透過軟體放大調整到合適的尺寸,送到法拉盛去印,印好後無人下山去取回來,我問了許多佛友,都無人上山,最後向吳炳麟師兄求援,他接到電話後立刻承諾說:「我負責在追思會當天早晨七點半送到山上,妳安心去準備其他的事。」

鴻洋的大嫂是草月流的花藝高手,為了替鴻洋做點事,特別交待追思會場上最靠近鴻洋的兩盆花留給她插。於是眾人分工,從佛前花到圍繞鴻洋遺照的花,到燈燭布置一一準備,當晚十點鴻洋的兄弟看了滿意之後才離去。他們離去後,永信師父再作最後一次檢查,兩人才撒退。

夜,永信師父獨自一人,在無月也無星,復沒手電筒的夜晚,摸黑回家,目送她的身影没入黑暗中,耳畔響起她朗朗話語:「安啦~我經常做這種事。別擔心,我連鹿都碰過,妳也早些休息。」

九月廿三日—鴻洋追思的日子

一早吳炳麟師兄依約把相片送來,他說他九點還有約會,要立刻下山,我捧著他送來的相片,見他連一口水都沒喝就調頭回去,目送他的車子離去,我的眼角竟濕了起來。

在觀音殿裡做最後檢查時,敬業的玲淳師姐已大包小包的到服務台坐鎮,除了服務參加者簽名,贈送博蕙準備的紀念品之外,她還得分擔計算多少人前往殯儀館;不久蘇甦師姐也加入招呼來賓的工作,從佛羅里達州趕來的李東翰師兄,西裝筆挺的出現眼前嘆謂的說:「唉,回來相見最好,可是別在這種場景相見!」止觀班的敏成、美玲都來了,除了經常相聚的美佛佛友外,其他社團的代表、鴻洋大學、研究所的同學,IBM的同事都來了。

追思會上恭請主法者開示法語時,會長菩提長老緩步輕行,站在鴻洋遺照前,殿內一片寧靜,獨留會長如叮囑遠行子女之聲,清楚明白的指引即將遠行的鴻洋,我站在最後一排,雖看不到會長的慈顏,但會長慈祥和緩的叮寧,字字句句,清清楚楚,從耳根而入,在內心迴盪,眼前景像越來越糊。

追思會結束後,車隊魚貫而行赴殯儀館瞻仰遺容,許多無法參加追思會的老友們趕到殯儀館,彼此相見,緊緊擁抱之後說:「莊嚴寺就是我們的家,而今法親回老家了,無論再忙都要趕來送老友一程。」

永信法師帶著大家誦經念佛,繞佛,最後啟靈至火化場,當棺木緩緩推進火化爐,關上鋼門的同時,工人囑家屬推派一位代表,啟動點火按鈕。這是個令家屬難以面對的場景,只要食指輕輕往牆上紅色按鈕一觸,成排的火炬將被點燃!火,將會由下而上流竄,木棺難抵熾火燃燒,更何況是人的肉體,也許經過半個小時或一個小時,人的色身將化為煙,化為灰!

在念佛聲中,家屬代表百般不願地舉起手,輕觸牆上按鈕,登時火蛇在馬達聲中引燃與成排火炬交熔,親友念佛之聲更急更切,頻頻叮嚀著鴻洋:「火來了要快跑~!」

想想,只要生而為人,不管貧富貴賤,也不論其生前是總統,國王,或公司老闆或工人或...等等,無一人可免此途。

在準備鴻洋的回顧相片時,看著鴻洋從年輕到今年的相片,張張都展現著陽光與歡欣,內心感慨萬千。

鴻洋,您的勇敢,您的溫和與悲智,以及您用生命留給我們的教育是無價的,感謝您過去一貫的支持與護念,願您回佛國淨土充電後再回娑婆~

至於博蕙,請您安心,我們都在她左右~

.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