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另類北一女的日子 – 蹺課
2021/02/02 04:30
瀏覽177
迴響2
推薦6
引用0

今天看到北一女社團在臉書上的貼文,談論“撕掉好成績的標籤以後,我還剩下什麼? ” 一邊看一邊驚嘆,文章所言的是我聽過看過但未曾參與的北一女生活。雖然時代不同,我讀北一女的時候還沒有電腦網路。學校沒有社團,那是大學生才有的專利,而校隊是為表彰北一女學生能文能武而成立的對外團體。大多數學生仍然只是埋首苦讀,平日生活中除了讀書考試補習做功課,沒有時間做其它的事。這,就是我對同班同學的唯一印象。而我,是同學中的異類。

 

一身反骨,不自由毋寧死的個性,讓我開學幾個月後就決定這不是我要的日子。但“拒絕聯考的小子” 是父母告誡子女不可模仿的壞榜樣,不進大學就沒有前途是根深蒂固的觀念,雖然心有不甘,但也不敢反抗約定俗成的制度,蹺課就成了首選。

 

蹺課要不被教官抓到才可行。和夜間部學生換夾克以便進出校門是普遍的蹺課方法,但壞處是必須在放學時把夾克換回來。無法和不認識的人打交道相約做壞事,我只好另尋他法。

 

學校老舊餐廳附近的防空洞倚高牆而建,牆的另一邊是當時的介壽路,站在防空洞頂端可以爬上高牆。幾次觀察校內來往人群後,我決定付諸行動翻牆而過。但卻沒想到高牆的另一端沒有落腳的地方,雙手掛在牆上望著地面,不禁後悔沒有把校外的地勢看清楚。遠處兩個憲兵併排著齊步而來。已無法翻回牆內,我只好閉著眼睛往下跳。雙腳一落地就死命的跑,憲兵在背後喊著「別跑!站住! 料想憲兵在總統府前不能隨意狂奔,只要我不停腳,他們就追不上。跑進介壽公園,躲在樹叢裡,不禁倒在地上捧腹大笑。

 

有一就有二,嘗過一次甜頭後,只要不想聽課或小考沒有準備,就躲在學校圖書館裡睡覺或到西門町看電影。偶而去當時在台北工專旁的中央圖書館看小說期刊,或窩在木棉花咖啡屋聽西洋歌曲。

 

班上有幾個較熟悉的同學替我掩護,老師點名時就聲稱請病假,事後用爸媽的名義補張假單就過關了。幸好北一女的老師們專注趕課程進度,點名會浪費寶貴的上課時間。

 

經常蹺課不被發現的關鍵是除了別讓教官抓到以外,考試要及格才行,否則爸媽一開始過問學校功課或被老師約談就麻煩了。不愛讀書上課的我,所有科目除了數學以外,在考前死背課本和參考書就大致可以過關。但數學不去上課就跟不上了,考試時只好放棄。沒想到數學老師慈悲心腸,期末考時先誤把我當成剛轉學來的新生,後來才知道我是經常請病假的學生。雖然考試考得一塌糊塗,數學老師仍然給我五十五分連補考都免了。到教師辦公室去確認不須補考時,慚愧的不敢正眼看老師,只能低著頭道謝,心裡暗暗發誓再也不能蹺數學老師的課。

 

班上同學對我保持禮貌的距離,大概認定我是經常逃學的壞學生。看她們穿著過膝長黑裙和剪到耳上一公分的頭髮,每天被書包壓得直不起身來,就為她們生活中除了讀書還是讀書感到悲哀。大家井水不犯河水,她們努力唸她們的書,我努力的讓自己的生活充滿小說電影和國立藝術館的畫展以及紫藤廬的演講; 偶而去台大橋牌社打橋牌,或到師大美術系看學生們寫生素描…。 唸書上學,只是讓我自由自在不被父母師長打擾的必要之惡。沒有考試,是絕對不碰書本的。生活上有太多必須關注的事情,何況考大學是以後的事。活在當下是我的座右銘,雖然那時並不很了解活在當下的意義。

 

蹺課蹺多了,班上兩個要好的同學也想和我一起溜出去看看。對集體做壞事沒有興趣,只怕帶著她們會被拖累。但她們經常掩護我,拒絕這個要求似乎不近人情,就勉為其難了。挑了國文老先生的課,看準他從來不點名,也經常搞不清楚誰是誰,蹺他的課絕對安全。

 

正要翻牆前一位同學打退堂鼓,牆太高怕跳下來跌斷腿。不勉強她,就和另一個同學快快躍下奔進介壽公園裡。把書包藏在樹叢裡,怕帶著書包很容易被看出是蹺課。

 

問同學想去哪裡,她卻沒有任何主意,只想坐在公園裡挨到下課。看她六神無主的樣子,不想苛責。當初第一次蹺課,我也是心驚膽戰,不想離校園太遠,怕有事情發生必須儘快趕回學校。膽量有時需要經驗當後盾。

 

坐在公園假山旁看帶來的小說,直到放學時間,問她要回學校還是回家。她朝光復樓呶呶嘴,我們收拾書包就混在放學的人群中回到教室。

 

班上同學還沒有完全散盡,打退堂鼓的同學仍然坐在桌前。看到我們回來,她興奮的問去哪玩了。同學說哪都沒去,下次得先挑好電影再蹺課。

 

結伴看電影固然比一個人看有趣多多,但憂心同學對蹺課的準備沒有我來得周全,而且她為反抗而反抗的心態讓我警覺心大起。蹺課對我來說是因為人生有太多比讀書更重要的事要去探索,但父母對我一向寬容,我沒有反抗他們的必要,更不想替他們惹麻煩。有個蹺課的伴以後,我反而不常蹺課了。不想去學校時,就冒充父母名義替自己請病假。

 

居住美國多年後回台探親,和爸爸提到高中蹺課的事,以為爸爸會瞪大眼睛斥責我。沒想到他微笑著說,「妳真的以為我不知道妳蹺課呀?隔壁台大的王教授說妳橋牌打得不錯呢!和他的學生有得拼。

 

「啊?什,什麼? 你, 你既然知道我蹺課為什麼不阻止我呢?我無法置信的問。

 

「阻止妳有用嗎?妳也不是蹺課去幹什麼壞事,而且考試都及格,我為什麼要多此一舉找架和妳吵?

 

的確,阻止我是無效的,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從小媽媽就說我是小魔頭。

 

「媽媽知道嗎?我有點擔心的問。

 

「她怎麼可能知道?她知道後我們還能安安靜靜的在這裡說話嗎?

 

                                                                                            Nov.9, 2020  At Home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雜記
自訂分類:不分類
上一則: 恐懼
下一則: 不合格的陪審員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迴響(2) :
2樓. 人間
2021/04/14 21:07

雖說沒唸到前面志願.裝病蹺課也是日常-外住離家遠老師特別垂愛.

現在想想真對不住那幾位好棒的老師.可是生活沒點刺激怎活啊

1樓. Sir Norton 紅娘總按三次鈴
2021/04/04 00:52
英秀

把孩子框格於教室、教科書、過膝之裙、男生平頭的髮毛不超出一指幅,不日的競爭比對 (那一輩的大人世界能做到的最好的就僅如此?),但每一顆心的使命就是要突長,尤其聰慧的青年怎不思行begs to differ。

您這一則負壯氣的少年,勾起我去翻出「麥田捕手」中Salinger的經典:「 I'm sick of not having the courage to be an absolute nobody. 」,就引為對狂飆時期的禮敬或鄉愁。崇拜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