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窗裡 窗外
2021/01/20 05:09
瀏覽93
迴響0
推薦4
引用0

已經好久沒有使用書房了。平常在曼哈頓上班,每天舟車勞頓的回到鄉下的家已經是晚上十點,梳洗完畢就得上床睡覺,以便一大早起床再重複趕火車上班的固定行程。家,只是個睡覺的地方。幾年前,索幸把樓下的主臥室和書房租給在家工作的朋友,增加收入以外,還有人可以幫著看家簽收包裹。

疫情開始以後,公司所有員工必須在家工作。坐在樓上小臥室的雙人床上十來個鐘頭打電腦, 讓我腰部舊疾復發。狹小的閣樓沒有添置書桌的空間,但又不想在疫情中把房客請走,只好抱著電腦遊走在餐桌和客廳間。視訊會議時就坐在車子裡開會免得吵到同樣必須工作的房客。

夏初時,房客忽然滿懷歉意的說下個月底必須搬家。他成年的女兒因疫情失掉工作,最近又和同居男友分手必須另找住所。為了幫助女兒,他打算找公寓和女兒同住。

驚訝時間的巧合,更感激老天對我的厚待,就連房客下個月的租金都不要了。他不是有錢人,負擔新住處的押金和保證金已不容易。只請他找到房子就馬上搬吧,不必顧忌月初月底了。這樣我也可以早些把書房拿回來專心上班。

幾個星期後,坐在久違的書桌前,多年的往事好像發生在昨天,不同的是房中的擺飾和心情。以前呆坐在書房中擔心工作青黃不接經濟出問題,現在則是日夜繁忙擔心無法按時交片。擔心未來是我一輩子的縮影,一直沒有多餘的時間和心情去觀賞四週的情事。

窗外的樹叢在疫情初期時剛冒新芽,現在已是綠蔭滿園,讓原本明亮的書房,多了幌動的葉影。幾年前呆坐在窗前時,後院的榆樹還沒長得那麼高大呢。把書桌移到面窗的位置,盯著電腦時,抬頭就可以看到後院的一景一物。

替貓咪在窗前擺一個檯子,以便牠觀察松鼠,浣熊,和土撥鼠爭食撒在院子裡的麵包。工作時有心愛的寵物陪伴在旁,三不五時向牠抱怨老闆沒事找事,牠總會瞇著眼睛對我喵一聲,告訴我這種老生常談牠已經聽膩了。

沒幾天,就和貓咪建立了新的常規:早上下樓來,在等待水開泡茶的空擋,餵貓咪吃早餐清理貓砂。貓咪挑食,一小罐貓食總要老半天時間才吃得完。其間還抱怨幾聲貓食不合牠胃口,看我會不會換成牠喜歡的零食。吃完早飯,牠就鑽到衣櫃裡繼續睡牠的美容覺,替牠特別準備柔軟隱蔽的貓窩,只成為衣櫃旁的裝飾品。

在家工作的忙碌和單調,讓時間過得特別快。轉眼窗外的滿園綠意幾天內就變成金黃色。陽光從楓葉間反射到書房裡,讓整個房間白天都是黃澄澄的特別明亮。坐在窗前發呆的次數更多,雀躍的心情讓我暫時忘記手邊做不完的工作,知道這景美只能維持兩三個星期,在第一陣秋風驟雨來襲時,就會消失無蹤了。

樹枝上的枯葉還沒落光,冬天的第一場大雪就在感恩節後鋪天蓋地的襲來。今年紐約的初雪來得特別早。這場又急又猛的大雪把紐約人都關進家中。這對疫情是好的,但卻讓紐約客的冬天憂鬱症提早上身。

幸好園丁在大雪前就把滿地落葉清理乾淨,否則等到雪溶後再清理,葉子都腐爛了就很難打理。望著覆滿白雪光凸凸的樹枝,冷的打了個哆嗦。堅持不開暖氣,只怕暖氣一開冬天就會佔據整個屋子直到春末。冬天是不受歡迎的,即使滿地雪白是那麼的招搖躍眼。

窗外後院兩尺深的雪,潔淨平整的在陽光下閃閃發光。美麗的雪景只有在雪停後的第二天最賞心悅目。以往,我和女兒都會帶貓咪去踏雪,不對!正確的說法是把貓咪們丟到雪裡面,看牠們呆愣愣的深陷在雪中動彈不得到玩得又蹦又跳不肯進屋來,我和女兒往往捧腹大笑的跌坐在雪堆裡。  

今年在家工作,忙碌得沒有時間也沒有心情去玩雪。等下一場雪來臨時再說吧!

早上起來做完例行家事,捧著伯爵茶坐到桌前望向窗外,忽然看到潔白的雪地裡有三列大小不一的腳印。問女兒是不是昨晚帶貓咪出去玩了。女兒睡眼惺忪的說她才沒有這個興致。我腦海裡馬上警覺的出現幾個小偷背著大包裹穿過後院的影像。大驚失色,抓著女兒陪我去後院察看。女兒打著哈欠只肯到窗前瞧瞧,穿上全副冬裝出去太麻煩費事了。

“媽!那不是人的腳印啦!又大又深的應該是鹿的腳印,中型的是浣熊,小而淺的是松鼠。不相信妳自己出去在雪上走走再比較比較這些腳印。

女兒一向有超強的觀察力。仔細看看腳印的深度和形狀,我不得不同意她的說辭。

第二天早上,雪地裡又增加了三列紊亂的腳印。望著不再平整的後院,不禁笑開來了。這些可愛的小動物晚上在我家後院開派對呢!抓起剩下的半截麵包切成小塊,還有幾個馬鈴薯和胡蘿蔔,也切成小塊。對了,櫥裡有半瓶快過期的核桃,全部裝在袋子裡。穿上雪靴和羽絨外套,到後院把食物撒在雪地裡,希望這些小動物們在開派對時有些吃食來助興。

沒想到過午時,經常在窗外跑跳的肥胖松鼠等不到晚上就出來吃大餐。貓咪知道牠的老友出來了,就跳上窗前的檯子看著老友吃飯。松鼠看看貓咪,低下頭繼續吃它的大餐,咀嚼間又抬起頭來看著貓咪,好像在示威,“你瞧,我有好吃的。妳沒有。”

松鼠細嚼慢嚥的吃了好一會兒,那麼小的身體,竟然塞了那麼多麵包和核桃。吃不夠還要帶回樹上的窩裡面去藏著。我不禁回到廚房再多準備些麵包和乾果。冬天對這些小動物來說一定很難過。粗心的我只在夏天看到牠們在後院奔跑時才記得留些吃食。冬天幾乎不見牠們的蹤影,以為牠們去過冬就不必再準備食物。

四點半不到天就黑了。從來沒有拉上窗簾的習慣,望著黑暗的後院,有著安全的假象,總以為我看不到別人,別人理所當然就看不到我。

忽地,窗外傳來窸窣聲。可能是鄰家的小孩懶得走馬路,穿過我家後院是他們回家的捷徑,但也可能是小動物們來吃飯了。寧可相信是後者。偷偷穿越別人家的後院是犯法的,這是眾所周知的常識。

輕手輕腳的把兩盞桌燈捻熄,書房陷入黑暗中。窗外的雪夜總是透亮的,即使月光隱藏在雲層中。矇矓裡,一隻大鹿帶著兩隻小鹿,把鼻子埋在雪中吃著我留下的蔬果。興奮的想叫女兒下樓來看,但怕輕微的聲音會把鹿群嚇跑。拿起身邊的手機傳簡訊給女兒,這種美景沒人分享未免太遺憾了。放下手機時,手肘碰到一個軟綿綿的東西,轉頭一看,是貓咪,牠早就跳上牠的檯子,直楞楞的望著窗外的白尾鹿。平常要是撞到貓咪  ,大小姐一定會狠狠地對我喵一聲,但現在牠也知道要噤聲,免得破壞鹿群一家的溫馨晚餐。

鹿媽媽一面吃,一面抬頭望著逐漸露臉的月亮。小鹿們吃完後也不馬上離開,在雪地裡躍著,偶而發現其他食物,又把鼻子埋在雪裡吃將起來。

不知過了多久,斜坡上出現幾個移動的黑影,數了數有五個,兩大三小,一塊兒從斜坡上跑進後院。仔細一看,是浣熊,臉上的黑眼圈很像圖畫書裡的小偷。哈哈!小偷真的來光顧了。

鹿群吃飽了,看到浣熊一家的蒞臨,就把餐桌讓給牠們。

這家浣熊似乎喜歡用前腳拿著食物站著吃,在月光下襯著雪地的倒影,看起來特別滑稽,間歇從喉嚨裡發出古怪的聲音。浣熊真的很吵,似乎對四週虎視眈眈的侵略者發出警告,宣稱餐桌是由牠們獨享。

看得眼睛疲乏了。身旁的貓咪仍然聚精會神的望著窗外,不同的是尾巴的毛豎起,大概感覺到浣熊的侵略性,牠必須挺身而出宣告主權。摸摸貓咪的頭要牠稍安勿躁,再怎麼說貓咪有個溫暖的家和無盡的美食。窗外的日子可不好過,讓牠們耀武揚威一晚也無妨。

第二天早上拿著伯爵茶走進書房,看到窗外潔白的雪地已被踐踏的凌亂混雜。昨晚的派對應該沒那麼激烈,但今早的殘局好像半夜曾經大軍過境般的混亂。穿上厚重的冬衣雪靴走進後院,雪地裡連一塊麵包一粒紅蘿蔔都找不到。看來動物們餓慘了。這個冬天對牠們來說真的不好過。今天得抽出時間去量販店買些快過期的蔬果核仁麵包,人要吃飯,動物也要吃飯呀。

回到屋裡,女兒在廚房準備早餐。看我從後院進來,她揮著鍋鏟說,“媽!妳又去餵野生動物了。妳知道浣熊在我們家築巢的後果,人類不應該餵養這些動物的。”

看她義正辭嚴的表情,我不禁好笑,“妳每次買了麵包蔬果不吃讓它們過期,還不如廢物利用拿來餵小動物。人類把牠們的自然生態環境破壞殆盡,所以我們有餵養牠們的義務。” 知道女兒的看法和我不一樣,但我想糾正她浪費食物的習慣。

女兒翻翻白眼,端著她的培根煎蛋上樓。

望著後院牆邊的大斜坡,本來打算秋天時種些水仙和鬱金香,但工作太忙就耽擱下來。那片土地看來也適合種藍莓和覆盆子,加上院子兩棵巨大的桑樹,動物們從春末到第一次降霜時都會有足夠的食物了。等每年冬天下雪時,我再開始餵牠們吧!

 

                                                                                            January 19, 2021

                                                                                            At Home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雜記
自訂分類:紐約!紐約!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