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修訂版)[座談會]獨裁vs民主:談香港的未來與台灣+捷運的電扶梯
2019/03/17 18:53
瀏覽271
迴響0
推薦4
引用0
前天(20190315周五)晚上七點
我去台北律師公會參加一場座談會
講題是獨裁vs民主:談香港的未來與台灣
主講者是來自香港的佔中九子中最年輕的張秀賢先生
(當時20歲,下周即將滿25歲)
主持人是翁國彥律師
與談人是李惠仁導演、王龍寬律師、與江旻諺先生

我只簡單分享幾點
首先是關於李惠仁導演
他與談的要點有二
第一是對中國大陸的批判
第二是對台灣民主文化的批判

就第一項而言
李導演舉了兩個例子
一是他有一部片子原本入圍香港某電影獎
卻因為大陸施加壓力
他為了避免影展人員的困擾所以撤回
二是慈濟的大愛電視台花了近六千萬元拍了一系列的片子
卻因為大陸國台辦的關切才播放了兩集就下架了

第二項而言
他批評台灣的民主並未深化
舉的例子是他常在演講時問與會人員知道立法委員職權的人請舉手
結果舉手的人寥寥無幾
而且舉手的人的回答也蠻好笑的
甚至他問立法委員
立法委員也回答不大出來
此外他說台灣的民主政治就像德國的威瑪時期一樣
民主政治也可能選出獨裁者(如希特勒)

就李導演第一項批評我沒什麼意見
不過就他第二點批判我就有所保留
就他說的台灣民主政治尚未深化此點結論我可以贊同
不過就他舉出的例證我就持保留態度
因為就他問別人是否知道立法委員的職權乙點
絕大多數的台灣人跟大多數的亞洲人一樣是不喜歡舉手發問或是回答問題的
再加上可能很多與會的人自己覺得自己只知道立法委員一部份的職權所以不敢舉手
(例如李導演在律師公會就問出同樣的問題
我也是因為自己覺得可能無法答出立法委員所有的職權所以沒舉手)
此外
要評判一個國家民主政治是否深化、是否成熟
主要標準應該是該國民主政治實際運作的狀況及民主文化有沒有深入人心
而非該國人民在知識上對民主政治的知識有多少
例如在一個獨裁國家
也可能在獨裁者要求下全體國民對民主政治的知識都知道很多
但該國根本沒有民主政治遑論民主政治之深化
所以我覺得李導演此一例證沒什麼說服力

如果要有說服力
不如舉立法委員在會場中打架
不當的政黨協商制度
執政當局對反對黨趕盡殺絕
法院不當介入政黨內部自治事項以假處分維持不分區立委之黨籍
學生在不符合市民不服從的要件下佔領立法院
執政當局以各種方式限制言論自由、新聞自由及人民接受資訊的自由

再來是關於王龍寬律師所講的香港的逃犯條例(引渡法)
王律師表示引渡有三個要件
第一是一行為在兩個國家都構成犯罪行為
第二是涉及的犯罪行為屬於重罪
第三是不引渡政治犯及宗教犯

香港目前是在準備修改他的逃犯條例
修法的緣起是一位香港人在台灣殺了他的台籍女友後返港
由於香港的逃犯條例有一條說該法不涉用於中國其他區域
而台灣在它們眼中當然屬於中國其他區域
所以台灣無法將該港男引渡回台灣受審
由於刑事犯罪原則上有屬地主義的適用
只有犯罪地的法院才有管轄權
因此香港也無權審理該男之殺人行為
只能審理他在香港犯下的洗黑錢的較輕之罪行(因他盜用其女友信用卡)

目前香港擬議中修改逃犯條例主要有兩個比較重大的修改
第一是不再排除中國其他區域
第二是擴充可引渡犯罪行為到四十六種
包括重婚罪
香港商界人士對重婚罪特別反感
先不說它們可能在大陸常常包二奶
而且大陸司法當局只要找一個女生出面控訴它們的目標重婚
他們就可以要求香港當局將犯罪嫌疑人引渡到大陸去
這對港人及訪港人士而言非常的危險
不過也有風聲說逃犯條例修正案可能無法通過
如果是這樣的話是可以減少被大陸引渡過去的風險
當然
台灣也無法援用逃犯條例請求香港將在台犯罪人士引渡來台

另外
我前天是搭捷運去聽這場座談會的
因為我趕時間
所以就在捷運的電扶梯上走左邊行
沒想到在電扶梯的左邊有一位中年男子站在那不移動
我就在他後面請他讓讓或是往前行
結果他就用挑釁的語氣跟我說現在規定改了,電扶梯左邊可以站人
叫我自己去網路查
我想想應該可以準時到就不浪費力氣跟他爭辯

事實上就算規定改了
法律只是最低的道德
根據社會禮節
擋了別人的路的人(常包括走路走得比較慢的行人)
通常都會主動或被動接受請求讓路
即使沒有任何法規作此一要求
我不知道這位先生是不是看我特別不順眼
(雖然他擋住左邊的路的時候也沒看我)
不過我在想他大概心情不大好
所以才會做出這種行為
希望他以後不要再作出這種損人不利己的事情
(畢竟他只需要側個身就可以把路讓給要趕路的人)

此外
我也不能理解捷運相關法規為什麼要做這種修改
在電扶梯上統一站在某一邊(不管是右邊或是左邊)
留下另一側給人趕路
不是很好嗎?

20190317(日)6: 53 PM(台北華碩電腦時間,下同);修改民主政治深化部分於20190319(二)11:06 PM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