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很不想告訴你-彰化食記-阿珠香菇肉粥
2018/07/13 23:36
瀏覽1,671
迴響0
推薦19
引用0

  小吃,其實是很鄉愁的。

  譬如台北,你就吃不到台中的大麵羹、麻薏湯。高雄,你就很難找到台北的鹹粥、米粉湯。當然也有些並不那麼封閉,台灣到處都有肉圓,問題是,誰都認為自己家鄉的才是最好吃。

  嚴格說來,彰化擁有的小吃文化在中部地區來說,豐富的驚人。我個人甚至覺得彰化的小吃,不管在傳統的保存抑或創新的發展,都有著不可輕忽的能量。雖然我不常有時間往彰化跑,然而總有些令我不得不去的原因:孔廟前的南投意麵、城隍廟的鹹麻薯、各自風味眼花撩亂的彰化肉圓、還有最難以割捨的各家爌肉飯。

  其實我並不是故意要跑到彰化吃這樣的東西。米粉湯?香菇肉粥?以前在台北的時候,我承認這是幾乎我最常吃的早餐。我的胃腸承受不了甜食,連帶著豆漿燒餅油條也就非常難得一試,遑論西式的奶茶漢堡。到了台中,最讓我待不住的原因,就是早餐。除了炒麵,就是爌肉飯,就連肉羹麵都寥寥無幾。經過這幾十年來,我也乖乖被馴服。早餐:炒麵、大腸湯;大腸湯、炒麵。

  你沒辦法理解像我這樣的人,在彰化發現這樣的店,是一件多麼幸福的事。

  招牌掛著阿珠香菇肉粥,偏偏我很叛逆地喵到了那一鍋米粉湯:粗粗肥肥的,泡在一鍋有肉有油豆腐的湯裡。這不是台北,夢裡不知身是客,我忘情地拿對著老闆娘喊著一道又一道:「都給我切上來!」

  三層肉,一定要整條整條煮,點一份切一份。肉的香甜,就非得要這麼煮才會留在肉裡。

  豬心,基於職業道德,我沒辦法教你怎麼煮。好吃的豬心是會脆的;是可以彈牙的;是不沾牙縫的。

  至於豬皮,實在沒甚麼技術。最難的部分你也看不到,那是剔淨了脂肪、拔光了豬毛的繡花功夫,然後不過水煮。

  這非得饕家不懂吃。豬肺,下水就是滿滿的浮渣,沒有一點鐵杵磨成繡花針的耐性,還真搞不定這豬肺。要論超值,豬肺豬皮,只要你是熟客常客,肉攤子大概都是免費相贈。然而你在黑白切的攤子上,就是越來越少見。只因為不用錢的,卻都是最費工的。

  粉腸,一點都不能將就。要有粉嫩的爆漿,冷凍的辦不到,太晚才上市場的人買不到,你只能每天乖乖地早睡早起,早早到肉攤子報到,才有新鮮的粉腸。晚了?通常就被打成小腸便宜犧牲賣。

  唯一讓我略有微詞的是,這個油豆腐。那個記憶裡的油豆腐得用嫩板豆腐去炸,丟在米粉湯或鹹粥湯裡頭泡熱了,切成適口小塊,淋上蒜蓉油膏,撒個香菜末,入口還能燙著舌頭,這才標準。可惜了點,這裡沒有。

  我實在不想分享這一家。尤其不想被那些只用cp值看世界的人看見。那些你看不見的準備功夫,不是一個CP值可以論斷的。只是老闆有古風,還是不漲價,這一餐,我只花了200,而且我個人獨享。不信?來,約我,我陪你去,下次我想來個豪邁的全上餐。我獨享,你付。

    還忘了這個,嘴邊肉,不想告訴你,自己來吃。

 

 

  阿珠香菇肉粥

沒有葉珮,估狗可以輕鬆找到。

有誰推薦more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