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走進日本西部最大的紅燈區大阪南部的飛田新地作為“玩樂之地”
2010/08/26 06:21
瀏覽8,997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2010/08/26 06:20




2010年08月24日07:45
走進日本西部最大的紅燈區大阪南部的飛田新地作為“玩樂之地”
更多WSJ博客的文章 »
過 《藝伎回憶錄》(Memoirs of a Geisha)後﹐許多到日本去的西方遊客都徑直來到京都久負盛名的祗園藝伎區﹐希望在這裡感受到古老日本的韻味。與藝伎世界謹慎而單純的風氣不同﹐日本 真正的紅燈區顯然沒有那般魅力﹐像東京的歌舞伎町和札幌的薄野﹐那可都是霓虹燈下的悲慘世界。

在大阪人跡罕至的一個貧窮角落﹐有著日本西部最大的紅燈區──若是想知道日本對待城市衰落、建築保護和賣淫嫖娼的態度﹐在這裡就能找到大部分答案。

titanium22/Flickr
夜色下的飛田新地﹐這裡被認為是日本西部最大的紅燈區。


於大阪南部的飛田新地作為“玩樂之地”的歷史要追溯到上世紀的頭十年﹐到上世紀二十年代時﹐那裡的妓院已是遍地開花。1958年日本將賣淫非法化後﹐這些
妓院從外部喬裝成了傳統的日本“飯館”。不過﹐不要被這樣的外表所迷惑:在飛田新地的餐館﹐別指望能享用到真正的美食。


賣淫或許非法﹐但日本社會對美其名曰的“成人娛樂”素來抱有相對寬鬆的態度﹐這就意味著﹐紅燈區通常就在市中心﹐或是其它很顯眼的地方。

可飛田新地卻彷彿讓人回到了一個完全不同的年代──隱藏在一條破敗的購物街、一座過街天橋和一片住宅區之間﹐就好像穿越到了二戰前的時空。

類似這樣隱秘的色情區﹐在東京也有﹐就在吉原﹐雖然它遠沒有聞名在外的近鄰新宿歌舞伎町般燈火輝煌、熙熙攘攘﹐卻也經營同樣大膽的娛樂產業。儘管吉原在年份上與飛田新地差不多﹐但其建築缺乏吸引力﹐遭到多數東京人的冷落。



一個多數建築物每二十年就要推倒重建的國家﹐飛田新地從建築學角度看可謂是大阪保存最好的區域﹐它同時也是日本目前仍在營業的最古老的紅燈區之一。木頭結

構的妓院建築大多建造於二戰結束初期﹐有著很多傳統的建築裝飾﹐比如門廊上方的木雕﹐這些建築營造的歷史氛圍與飛田新地顯得格格不入。建築物內還裝飾有傳
統的燈籠和印有“飛田新地Ryori Kumai”的幌子。飛田新地Ryori
Kumai是一家富有傳奇色彩的“烹飪協會”﹐負責監管該地區﹐他們拒絕發表任何評論。

坐在“飯館”入口處裡面的“女侍者們”通常穿著學

校校服或是護士服﹐好像深恐你會忘了自己是身處21世紀日本似的﹐媽媽桑們也在招攬客人。如果回去後你想給親朋好友們看看在這個獨特地方拍攝的照片﹐你恐
怕得失望了:出於眾所周知的原因﹐那裡的人們不願意被拍照﹐唉﹐你只能拍拍那裡的眾多建築了。

雖然這裡建築有著非凡的魅力﹐你還是會留

到那種陰沉壓抑的氛圍﹐不僅生意蕭條﹐還有一種很破敗的感覺:飛田新地所在的西成區山王3丁目也是大阪最貧窮的地方之一。雖然飛田新地仍在繼續經營著世界
上最古老的職業﹐但這個地方卻深刻反映出困擾東京之外日本所有地區的城市衰落和地價下跌問題的嚴重程度。

隨便瀏覽一家日本房產公司的網站就會發現﹐租住距離飛田新地很近的一套小公寓﹐租金為每月2萬日圓﹐約合230美元﹐相當於每天7.6美元左右。每天7.6美元﹐背包客們到泰國旅遊時連海灘上的一座小木屋都很難租到﹐在日本第二大城市卻能安家了。

要是在另一個國家﹐飛田新地也許會成為首要的整改對象﹐“處方”很簡單:趕走應召女郎﹐開設時髦的商店和咖啡館﹐倫敦哈克斯頓(Hoxton)和紐約的肉品包裝區(Meat Packing District)就是範例──它們在大概十年之前都還是不怎麼受待見的地方。

但在日本﹐情況就不一樣了。飛田新地至少有一個地方是因其建築魅力而非色情業吸引力受到認可的──2000年﹐當局向該地區最古老建築之一、一棟名為Tai Yoshi Hyaku Ban的房子授予了文化遺產稱號。

Jamie Miyazaki



全站分類:時事評論 公共議題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