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愛極了白露團甘子的季節
2017/06/12 22:31
瀏覽576
迴響0
推薦38
引用0

突然的哪一天,知了的叫聲被促織代替,早上打開窗子,空氣裏已經能嗅到微微的冷意,晨光下的草坪上有閃閃的晶瑩,回頭對博奧說:快到秋天了吧。博奧認真地在枯山水上畫自己的圖案,說:白露好像過了。渡邊太太前幾天不是送來一筐秋茄子嗎?還有石橋太太不是也郵來了一箱子葡萄嗎?語氣有點責備。

咦?這有什麼關係嘛。不理他,回頭穿戴整齊,帶納納去散步的,一出門,忽然思維倒轉,白露?撲到博奧耳邊大聲又問:你剛纔說的是白露嗎?

其實,一到九月,心裏就開始涼爽了起來,就算是秋老虎再猛,也牴不過季節的輪迴。稻穗沉甸甸地呈現一片一片的金黃,散步路上的山窪裏有栗子落下來的劈啪聲,天空的藍變得深遠,遠處的青山透明了一般的蒼翠起來。菜市上的,引導着人們飯桌上的選擇。這個時候,日本人把秋天定格爲文化的秋”“運動的秋食慾的秋

 

我喜歡日本這個社會的季節感,在有模有式的程序裏享受着自由和安好。

白露是九月份的頭一個季節,小時候我的姥姥總在一個秋天的日子說:白露秋風夜,一夜涼一夜。那時候,姥姥的聲音是澀澀的,眼睛望着窗外,我就一直留着白露是落寞的寂寞的蒼老的印象,那時候捧着本詩詞,一出現白露這兩個字,印象就有何知白露下,做視階前溼。”“白露下百草等等,很滋養了我成長中的憂鬱,直到看了一個劇本曹禺的吧,忘了叫什麼,也忘了劇情是什麼,只記得裏面有一個交際花叫陳白露,那個在想象中漂亮的浪漫的涉獵愛情的陳白露,甚至佔據着我小女生時的一段心思。

現在,我最喜歡的就是杜甫的白露團甘子,清晨散馬蹄。沒有了那些滄桑和陰鬱,只剩下單純的順應季節的歡喜。

其實,白露一到,晝夜的溫差開始大了起來,早晨,隨着太陽的升起,草木的味道和泥土的味道也隨着白色的露珠消失了,空氣裏充實着成熟的氣息。田呀山呀不再是成長而是等到的季節開始了,這個時候,鄰家的雞冠花最早地紅豔起來,漫山遍野的大波斯菊也搖搖曳曳地開了,鄉下的女人還守着老做派,開始做文香說起這文香,時代遙遠到日本的平安時代,那個時候的貴族男女們是非常講究書信傳情的,所以,閨閣裏就有了用香料用和紙摺疊成各種樣式,封在信中。可以想象,一打開信,先是滿紙的芬芳,那是何等的喜悅,就算是拒絕也都來得婉轉溫和了。這也是日本繼茶道,花道之外的香道,我體驗過香道的演習,優雅纖細很是迷人,這裏要說的是香道一定不字,而用字。

前幾天,翻出來鄰家歐巴桑送來的和紙,把沒有燃盡的迷香搗碎,細細地畫出幾個應季的花樣,信是無人可給寫的了,就把它做了書籤用,一翻開書,嗯,很香——堪稱書香吧。今天,在書店買了幾本書,付款的時候,看到收銀臺上也擺着一盒文香,果然,下面一行小字寫着:請隨意拿吧。挑了一個三角形的,味道淡淡的,夾在了卡奧理的那本書裏。

 

得翻出來《源氏物語》再讀讀,留意一下這個文香的出現。

杜甫說:露從今夜白,月是故鄉明。今晚是當頭的一輪金黃,想我的故鄉,有高樓霓虹和霧霾,這月還是躺在這異國微涼的院子裏,望去的那一輪明啊,我不矯情,住久了,哪裏都是故鄉。

說:謂之白露者,陰氣漸重,露濃色白。

說還是早睡早起吧,這個季節裏,保養身子骨要緊。

有誰推薦more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