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閒逸閱讀之趣(四)-湊佳苗《山女日記》
2017/07/01 23:14
瀏覽374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圖片為金石堂網路書店所有

      據說要治好文青們的病囈,最好的方式是弄個娃兒給他/她帶養,那些再平常也不為過的柴米油鹽,與為了生活忙碌奔波的現實,會一點一滴的腐蝕(?)掉文青們天馬行空的幻想糖衣,讓他們意識到,哭鬧的娃娃不需要凝視遠方時的黃金角度引發的多愁善感,只需要適時的沖泡一瓶優生。
      即使我從來不是什麼純正的文青,但善待自己的靈感與適當保存下來是我之前一直小心翼翼在做的事。只不過現在的靈感只充斥著溢奶/吐奶/打嗝/夜驚/腸絞痛/腹脹氣/分離焦慮/閹割焦慮等這些概念,所以我只停下來寫那些純創作的如是我聞,開始回歸評論的初衷,四年前寫的部落格第一篇文章,正是讀書心得,其間因為嘗試獵奇、幽異、沉鬱、暗黑的題材,以至於評論的寫作荒廢了很久。當然這是其中一個原因,主要還是因為我比較不擅於分析資料、歸納重點、邏輯敘述這樣的進程,跳躍式的寫意方式,潑墨山水的意境較適合我不想受到羈束個性所嚮往。
      當然,只要你對你的興趣有愛,工作再忙,生活再緊逼,還是會努力騰出一些時間來享受箇中美好,所以我重新耕耘評論的這個部分。

一、關於作家:
    前一篇短評桐野夏生的《濡濕面頰的雨》中,有稍微提到湊佳苗的寫作風格也是以黑暗著名,我相信不僅是我,多數的讀者都對她的《告白》一書感到驚艷,此書造成了極大的轟動,也馬上影像化,這部作品是我少數看過電影與原作都很精采的佳作(另外還有東野圭吾的《嫌疑犯X的告白》)。日本作家與影視作品的合作無間,得獎作品、人氣作品馬上就翻拍成電影,我一點都不用擔心看不到好作品,真希望台灣這樣的合作環境能越來越成熟,而不是當年的經典文藝小說翻拍成的電影俗濫不堪、嘩眾取寵,反而那些有深度、有社會性的小說流於沉悶而乏人問津,所幸現在的植劇場原著改編的部分,收視開紅盤,頗令人期待。
    《告白》一書中有兩個特點,一是人性黑暗面的描寫令人毛骨悚然,二是多人第一視角的描寫:一開始便是一個因女兒被自己班上學生害死的絕望母親,同時身分亦是內心充滿報復的老師,在精神上一點一滴折磨加害者,即使賠上全班學生的未來、自己的職涯也無妨的扭曲心態令人毛骨悚然-理應充滿人性光輝的聖職者怎能如此放不下仇恨。接著是學生兇手近似日記式的獨白,慢慢地將圍繞整部作品中的惡意昇華:其自恃未成年可以減輕刑責的不以為意及事前預謀殺人的犯意,與一個傷心欲絕而被仇恨蒙蔽的母親相比,相信讀者此時已將心中的天平倒向老師這邊。書中也寫出社會上對於少年犯過度保護的隱憂,也因此我對日本少年所犯的重大惡行多所注意,像是「酒鬼薔薇聖斗」事件(可參考連環殺手系列)。至於此書結局如何,當然待讀者自行觀賞,本篇不是評論《告白》,只是此書是她的成名作,要講解作家的作品風格,與其成名作當然有很深的淵源,也促成了《山女日記》這本與黑暗風格無涉的另一種嘗試之作。
      一般認為,作家的處女作是其作品風格的基石與延伸,落入窠臼的人多,轉型成功的人少,不過湊佳苗的處女作是《聖職者》,榮獲推理新人獎,此書我沒看過,不知其風格如何。但讓湊佳苗大紅大紫的是《告白》,也許正因如此,湊佳苗才奠定寫作風格:「因為大家愛我的黑暗小說,我也能寫,我為何不寫?」於是乎,《告白》成了往後其類型小說的延伸,無論是前述所提的黑暗題材,或是多人第一視角式的描寫,都有《告白》的影子。
      雖然有些人會詬病這種多人第一人稱視角描寫的小說,第一本很驚豔,第二本就乏味了,不過換一個角度來看,用多人內心獨白的方式,來翻轉劇情,製造意外性;在詭譎難釐的複雜劇情,層層推進,理清殺人動機,解開謎團,至少,在我看來,儘管熟悉她的敘事模式,仍不乏佳作。她的《為了N》、《夜行摩天輪》都挺出色。
      不僅如此,湊佳苗之後的一些作品,不少都與《告白》一書一樣有寫到「霸凌」這個主題,《告白》寫的當然是發生在學校中的攻擊,《夜行摩天輪》寫的是社區間鄰居對主角的閒言閒語、《白雪公主殺人事件》寫的是職場與網路上的霸凌,這些長期身心上的精神壓迫,往往可以讓一個健全的人墮入魔道,產生許多悲劇來。湊佳苗白天是家庭主婦,晚上則執筆寫作,也許與主婦之間的談話或牢騷,正是她靈感的來源之一,這點與桐野夏生相似。

二、內容簡介與心得:

      前面有提到,這本《山女日記》是與暗黑風格無涉的療癒作品,雖然在我心目中最療癒的日本女性作家是向田邦子,但是湊佳苗的療癒作就是有一種反差美,會令人想要一睹內容,這本是由數個短篇構成的女子登山的心路歷程,它不是遊記,鮮少讚嘆山岳美景的藻飾,也不具面山教育的提點教條,寫的是都會女子,而且有的還是原本不怎麼喜歡登山的粉領族,因為遇到了人生的重要課題不知如何抉擇,而半吊子的前往登山,一路上的所見所感。作者巧妙的將各個女主角內心原本的糾結、陰鬱,在登山的過程中豁然開朗,找回或重塑自己的人生觀。這部作品也有影像化,想來應受主婦們的好評。妙的是,這本依舊有她一貫的多人第一視角寫作,例如在同一座山岳互相遇到的不同的團體,先寫粉領族的心情,再寫主婦們的心境,倒是本書沒有太多勾心鬥角,不用擔心兇手會把人推下懸崖並製造不在場證明,只有對日常的牢騷,這種貼近現實的抱怨才是如影隨形,也最能引起讀者共鳴。看了這本讓我想起日本有一位推理作家叫乙一,他的作品明顯地分為暗黑系與療癒系,前者是黑乙一,後者是白乙一,各有特色。現在也開始有人用黑佳苗與白佳苗來形容她對立的風格。如果你被其他推理書中犯罪者的惡性壓得喘不過去來,白佳苗的風格可以讓你暫時獲得救贖。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