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大禮物
2010/06/27 03:10
瀏覽656
迴響1
推薦9
引用0

窗外,不知名的幼小尖叫聲,間斷的,是隻小田鼠小鵪鶉或是其他小動物,細細的有點痛苦的,像是在求命。在漆黑的夜色中,牠可能消失在另一隻動物的嘴裡,或是飛快的躲藏在某穴洞中。

不管如何,聲音悄了。

家中的狗沒動靜,在窗外那個神秘的世界,牠可能「不在家」,也可能「安靜的」在「殺害小動物」。

你不太會去想自己的寵物是隻「兇手」,人的包容性總是有偏差,看到野狗在咬鴿子覺得殘忍,等到自己的狗在咬兔子的時候,又覺得牠有野性很特別……

隔桌的人吃東西發出聲音,讓人皺起眉頭,看兒子湯湯水水搶東西吃時,露出的卻是喜悅的笑容。

人的包容或者說是喜歡是如此的主觀,所以我常會「警告」自己,不要以為自己的孩子一切都好都特別,可愛的話有更可愛的,天真有更天真的,聰明有更聰明的……

可是,你要怎麼去「討厭」自己的孩子?他的行為?他的思考模式?

如果有天,讓小動物發出尖叫的兇手就是他們呢?

在夜裡,動物細小的尖叫聲。

補習的那年,我住在台中的外婆家,搭公車往返太平與台中市間,早上沒什麼問題,但一到了晚上,我得就著微弱的路燈走過一片竹林,一開始我加快腳步,卻發現整個社區的狗都會在同一時間狂吠,只好放輕腳步,在十點寂靜的夜,小偷一樣的走過竹林。

我常聽到竹林裡有動物的聲響,有些詭異,有些淒厲,而,靠近竹林尾端的還有一戶人家,牆邊掛個白底紅字的招牌,上頭寫著血紅的「磨刀」兩字……

偷偷摸摸的心已經有點虛,又是那樣恐怖的環境中,短短的十分鐘路途,我有陣子乾脆搭另一號公車,寧願多走三十分鐘,至少,人多又有路燈。

補習班的日子不好過,因為,你已經「失誤」了一次,那年我常感覺到全世界對我都失去了信心,我父母被迫要接受自己的小孩考不上大學這事情,唯一不表態的是我外婆,她嘴巴只說是我不認真讀書,到台中來一定就可以「讀好書」考上大學。

和藹的她不太常笑,也不問我讀書還是生活上的事情,只是,近視的她會找機會仔細的看你一眼,像是讀我臉上寫的字般(假如有的話)。

有天她突然問我,是不是一個人走路會怕?

我不知道她怎麼發現,也不知道要怎麼回答,應付說不會啦,我都這麼大了……

某個禮拜天的早晨,她邀我一起去「爬山」,路過竹林的時候,她說外公以前都帶我們小孩子來這裡玩,我還玩到不肯走。竹林裡面有很多狗,她淡淡的說,狗媽媽都在裡面生小狗,社區的人都會拿東西來這裡餵。

說完,她又是那種眼神,想要看我臉上有沒有字的眼神。

人說眼睛是靈魂之窗,外婆的眼中有千言萬語,終究是個和藹又無限包容的靈魂,她沒因為我膽小而多說多做些無益的事情,也不擔心我是不是想家(我一個人到台中,生平第一次離開家),一個很簡單的信念,是我孫子就是好的,是自己可以解決一切的人。

一整年,她從來不告訴我爸媽我讀書怎樣有哪些問題等等,她也不會和阿姨們「討論」太多我的事情,來舒發她的擔心。(我相信她心底下是擔心的)

對於一個不被信任的人來說,我一直很感謝她當時的眼神,默默的相信你是個好孩子。

當然,我考上了大學,當年社會組錄取率不高,我進補習班是「後段班」,連續一個月的週考都是倒數,後來我進到前二十名(我們班一百七十多個人),算是擠進了大學的門。

現在,我己有兩個兒子。

外婆中風後腦筋有時候會記不住東西,幾次看她,我是有點擔心,她會不會忘記我是誰。

我不會忘記她對我的信任與包容。

在徬徨著不知道要怎麼看待自己的孩子時,我會想起她。

包容與信任。

是多麼大禮物……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散文
自訂分類:亂談
上一則: 真正想念
下一則: 誰又記得
迴響(1) :
1樓. 等候者
2010/06/28 23:14
謝謝您

淡淡的描述卻深刻的點出

信任與包容是多麼大的禮物~

謝謝^^

雲淡水平2010/06/30 19:42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