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天涯不忘舊時情
2014/06/11 20:55
瀏覽3,626
迴響58
推薦234
引用0

那一年的夏天,台北的日頭赤炎炎,我們在操場作最後一次的集合,留下永恆

民國六十七年 1978

(別找啦,天路在最後一排左手邊第四位誰理你

皓子六月七號(小學),老丁七月六號(初中),這兩位青梅竹馬同窗老友,連生日都串聯得趣緻。我算好了時差,給皓子發去了生日祝賀在臉書,然後,一個熟悉的名字來給我按"贊",循線前去探堪,竟然是我的小學老師!立即在她的訊息裡問安,老師回給了我一個新消息~我們明天開同學會喔!哇哇哇~ 將缺席的遺憾由然而昇。上個月看著格友孟麗貼出小學同學會的照片,心中百感交集,羨慕得要命,現在自己卻錯過這樣重要的團圓聚會⋯⋯感謝科技文明,我趕緊給皓子發出簡訊:同學會的照片,要寄給我喔,也請替我問候大家。

於是第二天一早上網,見到有回訊來了,跳過文字說明,迫不及待點開圖檔,鼻腔酸澀片刻,淚腺泉湧縱佈滿面,影像裡的兒時同窗玩伴,依稀可以與腦海中的儲存版本交疊相映,我的珍貴快樂童年時光翻飛放演傾巢而出~

你可有張開雙臂,模仿蜻蜓那樣奔跑在收割後的稻田,隨機的抓些田雞,蟋蟀小活物的經驗?在民國六十年初的台北,我是考試就讀私小的最後一屆,大華小學落榜卻讓X山小學錄取了,那是一所完全教育學校,小學生下課休息足二十分鐘,一年級已學習教背唐詩三十首,三字經全本默磬,校園位於民國六十年代天母農耕區,操場連著稻田,我與同學們的下課時光,全是穿梭在田畝中,這所小學的確寓教寓樂。可惜,一年級下學期發生一件校方疏失意外,七歲小天路不覺自己輕微發燒,校方安排施打防疫針,就跟著排隊接種,事前並沒通知家長,打針前也未測量體溫,天路被注射後嚴重反應,又吐又高燒昏睡,學校急召家長送醫,出院後,校方承諾六年學雜費全免當作賠償,由於父母親都是軍職,而校長的丈夫是將軍,所以辭謝了學校的好意,當時落下了一些後遺症,不適合再成天起早趕校車遠道上學,所以就將我轉回學區的國民小學,我可是高興啦,心想終於可以與同眷村的孩子們一起上下學,可以一起寫一樣的作業,穿一樣的制服,把入學前的親愛情感修補回來。

國民小學的五年修業,回想起來是很是珍貴甜美,我很幸運能擁有這段更貼近普遍經驗的過程,認識學習生活中與不同環境背景家庭孩子互動,友愛,眷村文化外的眼界打開了!

學校位置圖示

以學校為中心,圓山捷運北面有海軍眷村,省訓團宿舍,影劇新村。而承德路南面是傳統老社區近孔廟,大龍峒,保安宮。由於學校編制不大,每一年級只有四個班~甲,乙,丙,丁,而每兩年混合分班一輪,所以直到畢業,經歷過兩次洗牌,同年級的學生幾乎都能彼此認識,我們一起在這所小規模學校,學習,遊戲,成長。

校舍採圍式設計,中庭的噴水池有白色的造型裝置藝術,我一直以為是兩條腿,五年級時教務主任才解釋,那是株初生小幼芽~目前學校正在做動物昆蟲創意展

縱然不能全員到齊,這樣的重聚依舊滿滿溫馨

記憶由哪兒開啟?左邊這位中年小生劉同學(請參考黑白照片站立第二列第一位可愛小平頭)在五年級某日的午餐時間,猴兒似地拿著不鏽鋼飯盒爬上教具櫃,坐在櫃子邊緣盪著腿享用,我正好走過,兩個人不知怎地鬥起嘴來,大概是被他的話激怒,當時我人高馬大(女生發育早)一伸手將他由教具箱拽下地,狠狠跌了一個屁股蹲,湯匙彈開而便當還牢牢拿在他手上,事發突然,我們都嚇到了(我真沒想到他這麼輕害羞)還好他沒有把舌頭咬斷,我知道闖了禍一直跟他說 "對不起",很擔心他摔成腦震盪,整個下午的下課時間不斷問:"你頭暈不暈?" 第二天發現他能照樣來上學,心裡放下一塊大石頭,上前問:"有沒有跟你媽媽說從櫃子摔下來?" 他說:"偶不敢。" 我問:" 阿沒有讓她看看有沒有摔歐青?" 他說:" 給偶媽知道偶調皮,又要再給偶打一頓。" 我又問:"起床屁股很痛喔?" 他說:" 么壽疼~啜泣 " 畢業後間中三次同學會都沒見到劉同學,到我們28歲那年的同學會,又見到他,我站在他面前抬頭看他:"劉XX,感謝上帝,我一直都擔心把你尾椎摔壞,會害你長不高ㄟ,今天看到你,終於放心了!"~後來他結婚,我與部分同學一起參加,送了一個大紅包,其中有遲到的慰問津貼,回想過往一別至今,竟又二十年!

雖然大都為人父母,師長永遠是我們尊敬的長輩

右手邊第二位男士,是我們的班長,班長身邊坐著我們的級任老師,她當年的數學教學方法新穎,常辦觀摩示範教學,而且老師還是排球高手,所以我們班的體育也很強喔!紅上衣的是陳老師,葉老師坐月子時她代課,她在FB找到我,告訴我同學會的消息。看見後排中央站著穿黑上衣那位?他是火爆阿坤。六年級時,葉老師挺著大肚子給我們上課,產期將近,情緒起伏很大,有一回重罰考試退步的同學,阿坤資質優異,那回成績卻出人意表的糟,當年國小打手心是家常便飯,葉老師身孕重了,打不動,所以就讓退步的同學出列,手握拳敲牆壁,敲輕了還不行,老師會坐在旁邊說:"用力。" 阿坤在老師說第三次"用力"時,就爆發了~ "夠了!"他停下敲打的拳頭,轉身怒目老師大聲質問:"妳是怎樣對待妳的學生?"全班聽到都傻眼,敲牆的同學也紛紛停手,老師不發一語,站起身離開教室前交代:"班長帶阿坤到我辦公室來! " 後來勒,事情是怎樣收尾的,偶沒跟去辦公室,但班長私下跟我說,阿坤是性情中人,一到辦公室就跪地跟老師認錯了。害羞(黑白站列三,右數五)

紅顏未改,童心依舊

昨天跟班長在FB相認後,私訊談談一些近況,他的女兒今年都18歲了,我們有18年沒見面(最後一次見到他,只是點頭笑笑,當時班長夫人大著肚子女兒還未出世,小夫妻倆在逛超市)我們談老花眼的無奈與家中養狗的辛苦快樂,其實我想寫出對他的一份感謝。父親病逝那年,在五年級升六年級的暑假,開學日正好撞上父親舉行追思禮拜,所以沒有參加開學典禮,開學除了領取新課本外,還要分配一整學期每人負責的打掃清潔工作,由於我的缺席,所以得到最大獎~倒垃圾。沒有小朋友會喜歡這樣的工作,除了覺得骯髒,還必須等所有同學掃除結束後,將垃圾收集再送去垃圾區,總是最後回家。那個年代沒有垃圾袋,除了掃地的灰塵,粉筆灰,一些零食紙袋外,也沒有什麼特別髒的垃圾,吃不完的便當沒人亂倒,都是帶回家倒給附近養豬戶設置的餿水桶裡。可是垃圾場確實挺遠的,必須走出教學樓,橫跨過操場到另一角落,開學第二天得知這樣的分配遭遇,真像故事落難的小公主似的,才沒有了爸爸,又得要提半人高的垃圾桶倒垃圾,永遠要最後一個離開教室回家.......哭哭班長被老師委任,每天放學後要在黑板抄第二天早自習的數學習作,既然他也得留下,所以就義務幫我一同提半滿的垃圾桶,一人拎一邊走去垃圾場,一路說天說地,回程通常我踢著垃圾桶滾回教室,班長拿桶蓋當飛盤一路甩回教室,等他抄完數學習作後,兩個人一起走路回家(我住眷村,他住省訓團宿舍),總事有話可說,有時候班長會隨性爬爬樹,踢踢石子,追追貓什麼的,我在一旁吆喝,奇怪,後來上下學期的垃圾都是我們負責倒了懷疑。失怙的哀傷被無釐頭的童趣取代,跟要好的女玩伴相處,相似相比後很自然的憂傷感就湧出來,而班長家有三個哥哥,聽他講他哥哥們的事,真是聽也聽不完,我開始對古典音樂涉足聆賞,就是由他大哥的貝多芬交響樂唱片全集開始,還有台灣音樂大師李泰祥的~(上下)等等,班長自己都沒想到,我從他那領取到的資源如地何豐富。足感心耶(黑白站列二,右數六)

右起:火爆阿坤,班長,班花(幾乎沒變),皓子

皓子跟我在教會兒童主日學就認識時大概六歲左右吧,我們同學五年,他從小就有表演天份與愛好,永遠記得他在四年級同樂會中獻唱的~蝴蝶谷,那般的投入與盡情,一點也不像小四生。我們兩個人在學校的吵架很經典,雖然不宜公開,但因為同是主裡的肢體,再糟糕的言語,都像豆腐丟在臉上,雖痛但無大礙,今日回想起來,更顯得當時的稚氣與渾傻而已。

他住在影劇新村,當兵時還曾穿著軍裝,到我當時打工的唱片行探班,我看到皓子在馬祖南竿這樣艱難的環境,還是訓練自己的文字報導能力,當義務記者,非常替他高興。退役後進入節目製作公司工作,開始做前衛的裝扮,我們故去的老牧師常常訓誡他:要當光明之子,不要落入惡人圈套。他矯情又自傲的回答:人家我是演藝人員啊~其實皓子兢兢業業,在圈子裡力爭上游,拿過節目製作金鐘獎,算是班上學校之光唄!我畢業回台灣那年,他知道我喜歡張洪量,還特地介紹我們見面呢~羞

(黑白照站列二,右數第三)

班上凡坐過我旁邊的男同學都教過我數學,或是考卷供應我抄過答案。進入職場之後,我抓的原物料預算與統計預估銷貨量一向準確,可見,我還是受教可教之才。女同學勒?我們一起跳房子,跳橡皮筋,圍在一起吃便當,相親相愛,數年如一日,除了融洽還是融洽,所以反而沒什麼特別好玩的事項,但我們的班花(黑白照坐列左四)她母親的油飯與紅糟肉,是我這個外省妹最最難忘的臺灣味,猶記我們去到她家,她母親溫柔的招待我們,班花放鳳飛飛的唱片給我們聽,我們都好訝異她家客廳的天花板裡藏著音響喇叭,歌聲由四方徐徐送出,合乎那首詩句~此曲祇應天上有~

我們這五年五班的中生代,由幼馬時期同窗相識,經歷蔣公去逝,一起配戴過黑紗,也共同購買過愛盲鉛筆,防癆郵票,乾吃王子麵,訂喝愛如蜜,打彈珠博叭噗或老鼠肉香腸,抽紙籤,踢毽子,瘋少棒,青少棒,青棒,小蜜蜂,孫悟空,科學小飛俠,畢業後分開學習成長為少馬,成馬,在步入中馬階段的2014,能親熱歡聚一堂.......我們中間沒出過真正的大人物,但是我們是這樣一同樸實純真受教,我想起校舍外牆面向操場上展示的上下聯:

做一個活活潑潑的好學生  當一個堂堂正正的中國人

同屆四班的聯合同學會

民國一百零三年 2014/06/08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其他
自訂分類:心情記錄
上一則: 影像 記憶 傳承
下一則: 時間正在流逝, 未曾離開,還在這裡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58) :
58樓. Pharos
2014/10/03 17:14

太羨慕了 ~ 

57樓. yusheng
2014/10/01 21:18
阿坤好樣的!我小學時遇到過不少惡師,可是很蠢!挨打也不會吭聲,手快被打爛時,就轉身向外走,然後跑給老師追,他再追打過來我可就會發狂了,拼命抓咬踢直到被打趴!
56樓. 我敗絮其外, 我金玉其中
2014/08/13 13:22
好引人懷想的一首“本事”,這是我最喜歡的一首學校教的歌曲。
55樓. 小甜甜的更年期
2014/08/10 18:07
普渡

親愛的天路

問妳兩個問題,好不?

以前妳眷村有沒有做七月普渡,基督家庭除外

如果有,可否略述

移民加拿大的台灣人,七月有做普渡嗎?

如果有,可否略述

南部的眷村多已改建成集合公寓大樓住宅

今時舊曆七月十五,見眷村家家戶戶攜祭品大包小包集合公寓大樓中庭廣場搭棚大紅桌擺設在中庭齊聚老先生老太太小孩手拿欉香普渡四海好兄弟姐妹並疏文上天儀式虔誠隆重。

有的,鄰居家會燒紙錢給無主孤魂,但是不會有食物供品,也許是軍眷比較窮?

但是眷村外的本地老社區,會集體擺出供桌拜拜的,距我家二十分鐘步行路程的保安宮就有,大龍峒社區很有歷史哦!

我今天看臺灣新聞,有一老闆弄了二十來隻鰐魚一片排開拜拜,怪嚇人的,也夠大手筆了!

基督徒相信有遊魂的,所以我們不允許自殺,因為上帝不收留,魔鬼也不要。我一直喜歡的優秀男演員羅賓威廉斯自殺了,好惋惜啊!

問候

天路2014/08/12 17:56回覆
54樓. 張鳳哈佛 哈佛問學錄 得首獎
2014/08/03 03:08
童 稚 的 感 情 最 純 真 悠 長 ,能 長 聯 絡 多 麼 難 得 .

全拜科技文明網絡普及!

想起許多失聯的故友,分外珍惜這批已重逢的小同窗~

天路2014/08/12 18:15回覆
鳳姊文藝活動一波接一波,祝福順利平安,反響熱烈!! 天路2014/08/12 18:24回覆
53樓. 愛的記事簿 (宛如走路..)
2014/07/31 23:37
都是有情人!

時光荏苒,再回想昔日同窗的種種,心中滋味甘甜。

很溫馨的文。人與人之間只要常有這種珍愛,生活必然教人留戀。

問候天路 夏安 :))

親愛的簿簿:

這個夏天溫哥華特別熱,所以我也特別懶~加上使用輕便的平版電腦,FB 遊走方便,把udn著實冷落了。

哇,這些個以前手都不願牽的男孩女孩,都成人家的父母親了,只有我還沈澱在兒時記憶,同學們的FB 大多在意孩子的入學教育問題,我開始明白上帝許可我單身的恩惠所在,更尊敬同輩的為人父母者!

實在是很反常的一年,趕快入秋吧,上帝憐憫這地,這些人⋯⋯

問候,出入闔家平安!

天路2014/08/12 18:12回覆
52樓. 航迷老叟
2014/07/28 16:42

天涯不忘舊時情,讀畢,妳們這一班,

國小的童年沒有虛度,

回望自己的小學同學,各奔東西,

就連在路上都難碰得到,更別說同學會了,

很溫馨的一篇格文,

再過幾年大家頭髮都白了,回味青春,

再聚會時,又是另一種深情。

我如今很難放下母親,愛犬,隻身前往任何地方,

同學們很體貼,問我何時返台,可以特別相聚一番,

我誠實的回答,應該是下一個馬年吧!

那時,我們就都邁入花甲之年囉~~~哇哩咧

天路2014/07/31 15:09回覆
51樓. the dreamer girl
2014/07/25 15:16

經過30多年的歲月

當年的幼童大都已成家立業

同窗的情誼不因時空的變遷而有所改變

看大家共聚一堂的那種盛況真是既熱鬧又溫馨


the dreamer girl~~ 最新作品:



杜拜- 哈里發塔(Burj Khalifa)

我們的班長在FB裡感嘆的說:

我們都被孩子追老嘍

我竊喜暗想,這大概就是我獨身的紅利吧?!老的慢一點點誰理你

眼裡見到照片中的每一位,都那樣讓我深深喜歡珍惜啊!羞

天路2014/07/31 15:14回覆
50樓. 悅己
2014/06/30 11:12

哇, 明天開同學會?今天才知道? 那真的很讓人扼腕遺憾耶!!要我, 真的會懊惱萬分!!

好在可以分享到他們的照片, 也算可安慰天路的心了

看到兒時玩伴今天的模樣, 真的會勾起好多往事, 令人無法成眠!

你們同學們看起來都好年輕哦!!


親愛的悅己:
謝謝妳來,妳的新文我還沒來得及寫回應,麻煩的蘋果平版穿插困難,
我可好找妳幾多天啊!
這個年代,只要願意努力,都可以搶回十幾二十年的,妳才是不可思議的青春婆婆嘞!
我不用張羅出席,卻看到出席的每一位,佔大便宜啦,
這樣想,心裡安慰多了~ 天路2014/06/30 16:39回覆
49樓. 童空心
2014/06/27 17:52
真是精采,看得我張口結舌,驚喜不斷,尤其是妳和妳班長倒垃圾那一段,最後都是妳踢著垃圾桶滾回教室,而班長則一路將桶蓋當飛盤的甩回教室,真的有趣極了,彷彿就在眼前的活潑調皮,哈哈......感謝分享,讓我也沾染了你們的溫馨快樂!
我一直不是用功的學生,
父親過逝後,更糟了,
我也不是要強的那種個性,
幸好,我還知道,不要當最後一名。
現在想起那段倒垃圾的日子,才明白孩子也懂得苦中尋樂,
幫助自己轉移傷心的情緒。。。。。。 天路2014/06/30 16:46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