嵩麟淵明部落格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z7608005/155503190
列印日期:2021/04/16
閱讀札記2(蘇雪林《棘心》)
2021/01/19 21:52:23

《棘心》增訂本   蘇雪林 臺中市:光啟出版社  民國46年9月初版  民國57年11月四版


 


空門非我輩家鄉,慧業實文人性命,若使強續鳧脛,戕其自然,何如縱我鸞翔,遂其本性;於是慨然易潛修之念,而為著述之志焉。(頁235)


她的身世是個闕陷的身世,但闕陷也未常不美。希臘美神的石像,羅馬古宮的斷址頹垣,荊棘的銅駝,隋堤的衰柳,正因其闕陷成了後人的詩料呢。(頁233)


「利劍也罷,玫瑰花園也罷,我母親的心,不是也穿扎著,圍繞著這些東西的麼?長子的死,幼子的病,愛女的遠別,一切家庭的不幸,都像劍和棘刺似的向她的心猛烈地攢刺,教她的心時常流血,我相信他的心是和你的心一樣洞穿著的。「棘心夭夭,母氏劬勞,」斷章取義豈不隱相符合?可憐的做母親的心啊!」(頁225)


格主案:把蘇雪林的《棘心》讀完了。蘇雪林曾到法國學習三年半,讀的是吳稚暉籌辦的中法學院,地點在里昂。如果小說中的杜醒秋就是蘇雪林的化身,讀者可略知當時中國社會的一些情況,還有蘇雪林在那段時期內的經歷。「棘心」出自《詩經‧邶風‧凱風》詠母愛之詩。棘心喻子女,蘇雪林明言斷章取義,把這兩句都歸諸於描述母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