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遊記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ywen/4369450
列印日期:2021/03/03
法國農場
2010/08/31 13:59:08
最後一天的腳踏車之旅,我告訴自己,一定要堅持完全程!

然後就聽到David說,“今天的旅程有兩個“挑戰“,而且是十分艱難的挑戰。“

原來從模範社區要往法國農舍的山路,整段幾乎都是上坡,只是斜度不同。

我們騎的氣喘如牛,David可是輕鬆的很,在我們騎了不知多久之後才從我們後面咻咻咻追來,還一路問我們還可以嗎?

半坡上他還能停下來,幫費把夾在腳踏車踏板上的褲腳抽出來之後,毫不費力的馬上又咻咻咻騎上坡去。

我先生和14歲騎了上去,我們其他人都在最後下來推車,我的那個“眼睛盯著前方地面,不管上面路途有多遙遠,只要一步一踩“那樣的方式,到了那個斜坡也沒用,整個腳踏車停了下來,連左右都平衡不了。

腳踏車停在農舍之前的一個圓環,我們的巴士停在那裡等我們。遠眺北邊,可以看到海岸。要到農舍還要走一段小小的上坡。

David指著一些有著紅色樹幹的數,說,這是tourist tree,這些樹幹原本是白色,晒了太陽就會脫皮,變成紅色,沒多久,又轉回白色。

我們聽了,全盯著費看,我們整團也只有她一個白人,那時已經跟她蠻熟的,便說:“費,他在說你。“

費一副你們真是無聊,我知道了的樣子打發著我們說:“yeh, yeh.."

這個農場原本是種咖啡豆的,從非洲運來的黑奴,約有125個,當然在路途中死的不算。他們都住在狹小的石頭工寮中,一個小門,一個四方小窗。

上圖左就是工寮遺跡,十個人一間。窄小的空間,我覺得躺五個人都有問題,脫口而出,怎麼睡呢?

旁人說睡什麼?一定是讓他們坐著,擠著這樣睡。而且主人的建築物是在工寮的上坡後方,從主建築物完全看不到黑奴住屋的存在。

現在這個主建築物已經成為餐廳,擺設著一些以往使用的器具,相片,整個建築物還只有一堵隔間的破牆是真正當年留下來的。

廚房在屋後另一棟小建築物,有隻狗狗在廚房外晒太陽,我們靠近拍照他也不起身。

在庭院中發現一個垃圾桶,是大葉棕梠折成的,十分有創意。

庭院最頂端是當年使用的轆轤。

孩子上去試用,推了一番之後,良心發現的說,想到以往黑奴在這裡賣命,我們在這裡笑鬧好像不對。

費也上去推了一圈,安說了冷笑話,“也該是時候換白人來推了。“

費不理她的走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