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遊記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ywen/4337227
列印日期:2021/03/04
古巴畫家萊斯特
2010/08/20 07:22:49





模範社區裡環境優美,橘瓦白宇散落在綠樹波裡,大湖座落其中,有許多藝術家居住於此。

David有個畫家朋友Lester,曾在加拿大和美國舉辦過畫展,就住在湖邊。那天早上我們開始騎車之前,David原本要帶我們去他的畫室參觀,不過萊斯特還沒起床。

他的房子在湖邊巷子的尾端,一大早我們騎著車經過兩三個工作坊,之後才是萊斯特的房子。路邊的一個工作坊有隻小臘腸狗就躺在屋後晒太陽。

等我們在來斯特的屋前停下腳踏車,站在那邊等David敲門時,那隻小臘腸狗很愉快的跑來跟我們玩。

小臘腸狗軟呼呼的,在我們之間很快樂的跑來跑去,一下子搭這個人一下子搭那個人的,14歲一彎身摸牠,牠馬上躺下來給14歲隨便摸,可愛極了,真想把牠帶走算了。

稍晚我們騎完車,又來拜訪萊斯特,這時他就已經起床了。我們看了他一些畫作。他很有名的畫作之一,是棵焦黑的椰子樹,在太陽照射下,影子卻是棕葉豐滿。David認為這是形容古巴,骨子裡的人文精神十分豐富,蓬勃的生氣卻被壓抑在共產主義下,無法發展。

我們一心想買一張Las Terrazas寫生畫作,他以前曾畫了幾幅,現在只剩下這一幅,他不想再賣了,要留下來作個人的精神紀念。

最終我們還是買了一幅椰子樹,但是是在晴朗藍天的海灘上,背景並非焦黑,只是椰子樹依舊只剩樹幹。我覺得古巴雖然窮苦,但是在我心裡,古巴有珍貴的地方,不全然無望。如果焦黑的椰子樹如David所言是心情苦悶的古巴,那藍天白雲的椰子樹就是我這個觀光客心中有著美麗一面即將竄起的古巴。


一週之後萊斯特偕女友到哈瓦那,印好安買的另一幅畫的印刷版,再送到我們當時住的渡假村給安。不過等他和女友在渡假村的大廳,和我們一同坐定時,他對渡假村工作人員的態度很不滿。因為門口警衛打電話到安的房間找不到人,原本不准萊斯特進來,後來又全程緊盯著他們。

他抱怨著,說原本想來住一天的創造些畫作,現在討厭死這個渡假村。我們不管他說想早走的話,去拿了兩杯espresso給他們,他一看就笑了,說“你們還真不了解古巴人,我們不太喝這個咖啡的。尤其,“他指著他女朋友,一個20歲的女孩,“他們這些年輕人根本不喝咖啡,太熱太苦了。“

然後他在女朋友那杯咖啡裡加了很多糖很多糖,幫她攪拌好,餵了她一口,那女孩很甜美的皺了眉頭,苦笑一下。

“看吧,這個對古巴人太苦了,我們喜歡喝甜的。“

David說,像來斯特這樣的藝術家,已經在國外舉行過不只一次畫展,作品也被世界認同的,他們只要申請移民外國,大部分會被外國接受。也因為如此,古巴政府對於這些藝術家算是十分禮遇。

萊斯特的房子裡,有許多從外國帶進來的家電設備;在電腦完全不發達,通訊完全管制的古巴,卻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讓萊斯特有網路設備。許多的禮遇,只為留下這些人才,在David的看法裡,因為這些人在外國的展覽,買賣,能為古巴政府帶來許多稅收和好名聲,也有助於觀光。

萊斯特喝完咖啡,拿了安付給他的畫作酬勞,就帶著女友,開著SUV(好像還是Toyota的),說要去附近的渡假村住,跟我們揮揮手再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