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清陽(楊若林)的文字與心情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yangrolin/3254321
列印日期:2021/04/21
各位同學,代辦費繳了沒?
2009/08/29 16:32:45

《學校即將陸續開學,想起五十年代,區區數十元的代辦費,可
   是全家好幾天的菜錢;於是,每個新學期一開始,煩惱也就隨
   之開始…》


記得五十年代就讀國小時,每當寒暑假即將結束之際,有兩項事情
最令人擔憂。其一為寒暑假作業還沒完成,其二便是《代辦費與家
長會費》的來源仍然沒有著落。


第一點煩惱《功課》的事情,沒按時做完,嚴格來說是咎由自取,
不值得同情;而關於代辦費的問題,在那種捉襟見肘的年代,則屢
屢在每一個新學期開始,就得面對的困擾與事實。


因為每逢開學後第一件事,就是老師忙著發代辦費,與家長會費的
繳費通知單,通知單發完畢之後,老師通常要求同學們,務必按時
在期限內繳交。


而班上只有少數同學,能夠在期限內繳交,或者長輩任職於軍公教,
領有政府補助者之外,絕大部分的同學,都無法在期限內如期繳交
完畢。


於是老師會在早自習時一一點名,詢問未繳納的原因,並且交代隔
天一定要拿來交。


雖然只是區區數十元的代辦費,當時對於大多數家庭而言,卻是好
幾天的買菜錢呢!如果一個家庭當中,同時就學的孩子不只一個的
話,那麼其所負擔則是更為沉重。


因此有些家庭的父母親,若不是向左鄰右舍暫時借用,便是一籌莫
展,因為沒錢就是沒錢,只好向孩子們交代,拜託老師再寬限幾天…


猶記得好幾次,我總是無法在期限內繳交,沒繳代辦費卻還硬著頭
皮上學,當然沒有意外的被老師點名,因此只好站起來亮相。


老師再度要求尚未繳納的同學,馬上跑回家再試試看,而且《一定》
要向家長拿到錢來繳交。


於是我們《三步併做五步》的跑回家,回到家時,喘呼呼的向父母
說明原因,請長輩設法是否能夠再向鄰居借借看。


除了代辦費與家長會費之外,學校通常也在每年歲末年初之際,配
合社會各界,發起全校師生《冬令救濟》的愛心募捐活動。


這也是一項令農村孩子頭痛的活動,試想,連代辦費與家長會費都
得再三籌措的情況下,哪有餘力再捐款助人?當然這種困擾對於某
些人並不成問題,他們甚至可以捐款而得到獎狀呢!


在幼小的心靈當中,看到別人踴躍捐輸,雖然是樂捐性質,可是自
己沒有參與,不由得覺得怪怪的;不過,還好學校老師提出替代方
案,表示無法捐款的小朋友,可以改用《捐白米》的方式,響應自
由樂捐。


雖然是自由樂捐,老師還是一一唱名詢問。於是回家之後,在幾乎
見底的米缸中,用手帕包一小包白米放進書包裡,第二天依照老師
一排一排點名的順序,遮遮掩掩的將手帕內的白米,倒進老師早已
準備好的米袋裡,深怕老師與同學們,看到只捐出那麼一包少得不
能再少的米…


如今回想起那段幾近《寒酸》的過往情事,除了感覺時光飛逝,以
及時代轉變之外,倒覺得有一種溫馨感覺湧上心頭!


後記:文章內容旨在詳實紀錄童年的農家、學校生活點滴,並無
         刻意營造悲情氣氛之意思


【聯合報鄉情版/83.02.25/Er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