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hangWL 的部落格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xingwanlilu/137967442
列印日期:2020/11/29
一石激起千重浪
2020/06/06 23:38:57

孰不可忍

中央等了23年,終於孰不可忍,決定在香港實施國安法。先轉述一些 Clichés(陳腔濫調):“世上哪個國家沒有國安法?美帝的更是世上最嚴的”、“香港應根據基本法自行訂立23條”、“港區國安法只對付一小撮人”.....
中央投出這激起千重浪的石子之前,美帝意圖帶領“西方列強”追究我國在全球引發武漢肺炎,但不太成功。四年前據說是普京幫助侵侵奪得美帝寶座,推出港區國安法,侵侵立刻把已從貿易戰移到武肺的焦點轉到國安法,習總一下子把侵侵推上全球西方民意領袖。
岔開兩句,爆發不久時,“武漢肺炎”不脛而走。但我國竟然也墮入了西方“政治正確”的謬誤。德國麻疹、日本腦炎、西班牙流感、伊波拉,耳熟能詳。說起德國、日本、西班牙,你會立刻想到奔馳、寶馬、SonyAV、鬥牛、皇馬,抑或麻疹、腦炎、流感呢?有麝自然香,以產地命名病毒,不會喧賓奪主!除非是一無所長。余敢打賭世界上絕大多數的人不知道伊波拉乃非洲一條河流的名字。伊波拉雖然出道很早,但不常爆發,余相信世界上多數的人根本連伊波拉也沒聽過,豈能說該病毒把河流污名化?
國安法甫一公佈,藍黃兩營立刻各走極端。黃營及他們背後的外國勢力(包括侵侵)哀鳴一國兩制正式結束。好可笑啊!去年6月暴動以來,牠們不是一直都是這樣說所以才要革命麽?美其名為反修例運動,上街的人一手張開5指,一手豎起食指,但已沒有人說撤回逃犯條例,橫幅已統一為“香港獨立”、“時代革命”。藍營則額手稱慶、喜不自勝。發言的官員、人大、政協,說不是以言入罪。兩邊同樣睜眼說瞎話!
暴徒一年來打砸燒,香港一向都有刑事條例可用來檢控傷人、刑事破壞、縱火。何須立國安法或23條?國安法就是專門對付拉著“光復香港”、“香港獨立”的賣國賊。郭蔭庶副警務處長說不應該藍黃分,應該分賣國或不賣國。不割席、不篤灰,去年區議會的投票結果,已太清楚顯示藍黃之分是什麼之分。藍營說二百萬人上街有水分,以前所未有的投票率來推算,57%投票給黃營,說香港有四百萬人賣國也說少了。
持續一年暴動,警察拘捕了大概 9000人,但告上法庭的不夠五分一,所以給暴徒說警察濫捕。拘捕是警察的責任,檢控與否則是事後律政署的權力。眾所周知,香港的全霉、教育及法律界都是擁抱西方的黃營佔多數,律政署作為法律界的一份子,也不例外。況且西方國家都有的示威時禁蒙面法,香港沒有。警察要“無疑點”認出靠天眼抽絲剝繭事後拘捕的暴徒,難度大增。國安法會否包括禁蒙面法?
有人開始爭辯應否讓外籍法官審判國安法案件,他們漠視了本國人已太多賣國賊。郭偉健法官因說了同情藍絲的話,被制裁。說暴徒有崇高理想、優秀細路的黃營法官則安然無恙。黃營有什麼可驚怕的?


Talk is Cheap


點擊下面截圖開啟媒體原著




bojo(英帝版侵侵,圖1)、美卿(2),說要放寬港人移民當地,更呼籲五眼聯盟參與。外交部發言人例行說外國無權說三道四,大錯特錯矣。國安法能處理已深被西方荼毒的四百萬或樂觀藍營說的一百萬人嗎?如果美英加澳紐五眼,再加上台灣,真的打開國門收容牠們,那就天下太平,藍黃都得其所哉!不過,容余引用屈穎妍先生幾句說話“反對派對英揆的反應很覺鼓舞,當然也是因為他們的無知。稍有看過新聞,都知道當日英國人的脫歐公投,就是害怕敍利亞等戰亂國家的移民湧入。連人道主義的拯救都不願參與,英國紳士會大量收留香港的暴亂犯?更何況英國一早已有《叛逆重罪法》、《外國人限制修改法》及《謀反叛國法》等三條國安法,證明英國人抓國家安全抓得比香港還要緊。
又岔開兩句,幾年來在屈濕群組偶或提及屈先生大作,總有人以為余變為第一任特首~老懵懂,搞不清她的性別。余答曰“冰心先生、楊絳先生、資中筠先生,有料到的女性都尊稱為先生”。
自日不落帝國在二戰後分崩離析,英帝就不斷修改其國籍法,簡單而言,就是越修越緊。因香港回歸而作的修改也不只一次,唯一可說是放寬的是對香港“非華裔”人,一來在港的印度裔人遠少於華人,二來英帝覺得對印度人帶到香港有點道義上責任。三百五十萬非我族類移到英帝小小國土,有可能在國會通過?有條件、有能力到英帝謀生的人已包括在90年代初發給的五萬個家庭。 Bojo 出來說幾句門面話,就算他真的提交國會,通不過是民意,他可立刻獲得國際政治上的籌碼紅利,何樂而不為?再者,為有離心者燃點一個奢望,牠們會更落力搞攬炒。


BLM

上面說了繼四年前普京幫他一把上位,侵侵一直感恩戴德,弄到民主黨要用“通俄門”對付他。幸好吉人天相,大步跨過。今年美帝主辦七國峰會(G7),侵侵要邀請普京參加。這次侵侵另一個好朋友習總,在這關鍵時刻推港區國安法,比之前的貿易戰、武肺責任,更肯定推侵侵上西方反中國大聯盟盟主寶座。可惜 Minneapolis 的幾個警察太唔生性,又一次引發美帝由未立國至今揮之不去的老問題~BLM(黑人也是生命)。事件中的主角,其高姓可不簡單,香港很多全霉錯譯為“肖萬”,大家知道沙文主義,英文 chauvinism就是以他祖先 chauvin命名的。這位沙文先生可不讓其祖先專美,足可分庭抗禮。侵侵說“When the looting starts, the shooting starts,他抨擊軟弱的民主黨州長市長縱容暴徒,準備下令出兵平息暴亂。
滿以為侵侵會製造一場新的巨大百倍(89年主要是天安門,今年美帝則遍布全國)的六四,我國可以效法他。豈料 Esper(3) 及幾個軍頭竟敢公然造反,侵侵會否遭遇軍事政變?捱得過,就是 Esper 炒魷魚之時。好戲在後頭。余於2016年侵侵當選前的幾天,根據 MichaelMoore的名著 Stupid White Men寫了拙作預測侵侵當選BLM 之所以歷久不衰就是因為 White Men乃美帝文化之核心也。BLM 是個極之有趣的題目,但本篇已兩千多字,將來再談。


點擊左面截圖開啟媒體原著



有公安條例例解決不到打砸燒,國安法可以解決到賣國?
問題不是有沒有法例,怎樣執法、檢控、判刑,遠為重要。近日政府在媒體播廣告,宣傳打砸燒的"最高刑罰"。聰明人的解讀,卻是有沒有設定最低刑罰。"人類最好朋友"官可以判社會服務令甚至更輕的刑罰。屢見不鮮。
希望港區國安法不要雷聲大雨點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