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有堂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wuyiutang/155227000
列印日期:2021/04/15
川普的最後一匹金馬
2021/01/09 11:38:11
晨讀《左傳》,看到一則《襄公三十一年》的紀載,不禁唏噓。故事是小國鄭國的大臣子產陪同國君到晉國朝聘─就是上門表態忠誠並付保護費。但晉國對鄭國這個小國態度非常輕慢,提供的住宿地簡陋狹窄,甚至連鄭國使團的車馬都進不了門,帶去納貢的禮物也無法安置。結果子產斷然命人拆毀賓館的牆垣,使車馬得以進館。

晉平公派人責問鄭國怎敢如此大膽,子產發出小國悲憤的心聲:「敝邑褊小,介于大國,誅求無時,是以不敢寧居,悉索敝賦,以來會時事。」。意思是:我們處在大國之間,大國時時責求我們交納貢物,所以我們根本不敢安居度日,只有收集敝國的全部財物,以便隨時上交啊!現在你又做態不收 (應該是做官的狐假虎威,紅包沒拿夠),又不敢把貢品存放在露天,怕日曬雨淋而腐爛生蟲,加重我們的罪過。只好拆了這狹小館垣的門,好把禮物收藏好,等著送你們啊。

這是小國使者前往大國所受的委屈。那,大國使者訪問小國時的威風呢?《漢書》裡面寫到光輝燦爛的漢武帝開拓西域,其中諸小國的悲哀。

「自騫開外國道以尊貴,其吏士爭上書言外國奇怪利害,求使。天子為其絕遠,非人所樂,聽其言,予節,募吏民無問所從來,為具備人眾遣之,以廣其道。」簡單說:只要願意為漢帝國走一趟的,都拿到政府的授權─不管他是阿貓阿狗。所以「妄言無行之徒皆爭相效」。這些物產不豐的綠洲城邦,送往迎來,苦不堪言,是以「外國亦厭漢使」。

最高潮是大宛「天馬」事件─小國大宛有天馬這等好東西,但「匿不肯示漢使」,結果求馬心切的漢武帝竟派人「持千金及金馬以請」。但不幸的是,天馬,是小國的國寶,怎會輕易送人?派的使者又態度傲慢,言語不遜,「椎金馬而去」─把金子做成的馬捶爛了拂袖而去哩!

五日京兆的川普政府國務卿,又派了一個不知道是誰的使者,要來「視察」僕從國。這一次,她會帶著什麼金馬,會討論甚麼貢品的問題?

我天馬行空地亂想:可能又跟圈養在竹林裡的天馬有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