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巫的苗圃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witchirene/7335168
列印日期:2020/10/26
這種勇氣,不值得鼓勵?
2013/02/24 19:59:55


因材施教,不一直都是我們的教育很重要的理念之一?


但到底有多少家長,打從孩子小的時候,就知道該怎樣激發他們的潛力?就算知道有潛力,但若受限於經濟條件,又如何栽培他?比方說,培養一個音樂家、運動員,這不會是一般人能負擔起的條件。


姪女Grace念國中開始,就參加學校羽球隊訓練,關於比賽這件事,她一直充滿期待。到了八年級,問她幾次,何時會去比賽?她也說不清,於是我打電話詢問教練情況,順便想瞭解一下關於國中畢業後,Grace可以升學的方向,看看是否能有機會讓她繼續練羽球。


教練溫和且客氣、但似乎少了些可以再想想的彈性空間,他告訴我,Grace很認真也聽話,是很有心,也有天分,「但是我們學校沒有女生羽球隊,她想練,我就讓她練,她起步太晚,建議她當興趣玩玩就好,比賽或者要參加高中職校隊,不太可能有機會…。」我試著再度強調,我沒有一定要她往這方向去,起步晚也不是問題,只是因為Grace希望能有機會比賽、也希望繼續接受訓練,是不是可以往這方面發展?教練最後的答案都是否定的。


老實說,我是很不以為然教練的說法。我就不信,有多少小孩從小就知道自己要往羽球發展?即使知道,也不見得有多少家庭有能力支付訓練之路。Grace此刻才知道自己沒有機會參賽,當然,難掩失望。於是,我告訴她,全臺灣大大小小羽球比賽很多,妳若真想比賽,就自己上網查,只要有比賽可以報名,我們就去。


她果然努力上網找,最近找到了一場高雄的賽事,可以接受個人報名,唯獨需要學校在報名表上蓋關防,才能完成報名。Grace放學回來告訴我:


「姑姑,我不想去比賽了?」


「為什麼?」


「因為教練說,我沒有比賽經驗,不適合參加這種全國賽,如果要比,也要從新北市開始比。他說,我最好是不要去,這是代表學校。」


 


我一聽,當下真的是怒不可遏,馬上痛罵她的教練一頓。雖然我也清楚,在孩子面前不該這樣數落老師,但我就是修養不夠,當下克制不了脾氣,尤其是,他根本在胡說。Grace說,教練還主動給了電話,「如果姑姑有問題,可以請姑姑打電話來。」


我向Grace保證,我會好好跟教練談,不會動怒。打電話之前,還特地先去走走,才撥電話。我真是改不了死性,講沒兩句,我就開始大聲質疑。


「教練,是你自己之前說,Grace起步晚,根本不適合比賽、參加球隊,我們好不容易找到比賽可以以個人名義參加,你為何不讓她去?」


「她沒有參賽過,這場比賽她不適合,而且學校要蓋關防,她不能代表學校。」


「怎樣不適合?蓋關防的意義是什麼?是說,她要是比不好,就會上你的球隊蒙羞?讓學校減分嗎?」


「ㄜ……話也不是這樣講。」


「她並不是要代表學校,只是主辦單位需要報名蓋關防,所以我們才要請你幫忙。」


「學校沒有女子羽球隊,我們就不能派她代表。」


「我就跟你說了,她不是要代表學校,你沒聽懂嗎?只是因為主辦單位說要蓋,而且主辦單位歡迎全國各界比賽,如此而已。」


「妳不要大聲嘛!」


「很抱歉我大聲,但我覺得你的態度很有問題!你說說,你究竟是擔心Grace表現太差,影響你的業績?還是影響學校校譽?」


「也不是這樣講,就是我們學校沒有女子隊,我不能派她。」


「就跟你說她是個人出賽,你怎麼一直沒聽懂?。」


「那個人出賽,你就自己去報名啊,不要來學校蓋關防。」


「好,那我去問主辦單位,如果他可以報名,我就不需要麻煩你們學校了。」


 


在辦公室裡氣得火冒三丈的我,二話不說,馬上切斷電話。豈有此理!


後來我打電話去高雄樹德科技大學問分明,原來,這個關防的意義是避免槍手,因為國中組比賽找槍手的例子,層出不窮,因此他們才要學校證明參賽學生是應屆在籍的,根本與代不代表學校無關。我把這情形跟主辦單位解數後,他們說,學生證影本也可以。


事後,我跟Grace道歉,因為我答應她,不跟教練生氣,卻沒有做到。Grace一臉錯愕,


「妳真的罵教練喔?」


「對啊!」


「……」


Grace懷著忐忑的心情去練球,出乎她意料之外,教練主動來和她打招呼並解釋。教練告訴她,不讓她參加比賽,是為了她好,以免她一下子參加全國賽,信心受挫。如果Grace真的想比賽,他願意幫忙報名參加新北市的比賽。


站在教練EQ比我好、修養比我好的立場,我要謝謝他。
但這個願意幫忙報名參賽的事,根本是胡來!
言猶在耳,半年前我問他,他說 Grace起步晚,沒希望。


難道非得要人家大小聲,這種老師才願意好好去為學生思考?
而且,什麼叫做為她好、怕她信心受挫?


我跟Grace討論過,這場比賽,只是為了體驗和增長見聞。如果遇到很強的對手,輸了也是應該,人家苦練的功夫是Grace沒有的,她正好可以藉此自我評估,是不是願意為他以為喜歡的羽球,花下這樣的心力?


簡言之,輸了,本來就應該,何來信心受挫?


Grace從小就愛運動,籃球、游泳、羽球,隨意玩玩,很快就能上手,她也熱愛其中;但以臺灣的環境,我並不覺得她早早就選定一個項目投入發展是好的。保持她的運動熱忱、不因為學業不好而犧牲運動樂趣,這是我認為更重要的事情。


一個青春期的孩子,直接表明她想比賽,沒思考後續問題、純粹是想上場體驗,我真的不懂,為何這樣的勇氣,不值得鼓勵?如果這樣為自己爭取自己想做的事情,都被否定的話,還有什麼事情,是教育環境願意鼓勵的?


買了新的球拍、練習球,還有一個月的時間,擬定了訓練計畫。


Grace,倒數計時開始,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