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療癒.角落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winwangee/153808636
列印日期:2021/03/02
故事樹之根
2020/11/24 16:37:47


  


  我從臺中來,走過柳川古道。


  那時,走在彎彎繞繞窄巷,兩側蓊鬱大樹遮蔽了童幼之眼,不知那將被視作古道,或者古道存在於比我的兒時更早更早,上一代人濃濃東洋味的童年裡。


  當時年紀小,所有事物均是我無可丈量的巨大,小巷深邃如潭水如深淵如大海如幽鄰,我只敢於踏出幾步,然後拍著撲通直跳的心速速返家。


  怕,是當時心情;懼,則稚齡心緒,直面大人們的日常,那巷子是溫暖的春爽颯的秋,即便夏日炎炎迴旋小巷仍陰涼,朦朧記憶裡寒冷冬日大約氤氳了各家各戶炊煙。


  六歲以前,我未曾獨力走過深巷,故不知長巷那頭直通市場。


  幼時的我只知民族路,不知榮橋通;只知第二市場,不知新富町市場;只知柳川畔的樂舞臺戲院,不知戲台上下人人均演著的人生大戲。後來,在長輩的口述記憶裡爬梳臺中城、臺中事、臺中人,方窺見遠在我所識得的時空裡,長了一株碩大故事樹,聽著聽著便在腦海裡長了根。


  而後,故事樹也在電腦硬碟開枝散葉,可卻輾轉了十年,在嫩芽裡檢視,在嫩芽裡擇取,在嫩芽裡整編,方才從嫩芽裡褶藏出一個美好,關於我無緣見著,且我也不存在的時代。


  可這座城是我誕生的城市,我曾在老城區的許多道路來來去去,腳下的泥土必也曾承載了我的哭我的笑我的眼淚我的唾沫。而在忙著長大的那些年,連自己都忘記曾經凝視川水仰望天空,唱過一曲又一曲童謠,編過一場又一場幻夢。


  直到故事樹根深植後,順著樹幹上爬,在枝葉間享受微微晨光,我童年的夢又回到心中,我輕快唱著喜愛的兒歌。  


  於是,我想起幼時的彎曲窄巷,想起巷子裡那些老榕樹,那些樹早在那兒看著附近人家演繹各家的故事。冬去春來,年復一年,人來了又走了,日式宅院拆了改了,老榕樹也砍了折了,人事全非了。


  可沒人留意到記憶真長了根,慢慢又長成一棵樹,一棵故事樹。


  走在柳川古道,我記著長輩們的時代。


  我更記著,我從臺中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