縱橫蕞爾--William的旅行筆記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williamluo1227/150586976
列印日期:2021/03/04
第294章[新北市瑞芳區] 百二崁古道
2020/09/12 22:31:19
旅行日期:108.11.17
關鍵字:百二崁古道



期盼一整個秋天,終於盼到芒花盛開時,和往年一樣,金瓜石滿山綺麗的丰采,吸引我們再次拜訪。繼小金瓜露頭、半平山、燦光寮山,以及草山等等戰備道上小有名氣的地標之後,這回選擇一段小而美的山徑。連接草山戰備道和縣道102號,百二崁古道路線不長,卻乘載著一部份黃金山城的記憶,世俗紅塵未染,沿途有小溪相伴。



隨著金瓜石後方的秘境逐漸被人們發覺,縣道102號旁,俯瞰金瓜石和基隆山的樹梅坪公園在中午過後早已人滿為患,不時可以聽見重型機車馳騁的聲響,公園裡一部發財車懸掛甜筒和烤地瓜,販售冷飲、茶葉蛋以及冰淇淋。朝向草山戰備道走去,入口新矗立的「燦光寮古道」石碑,是淡蘭古道的標誌,從九份、金瓜石延伸至此,淡蘭古道路線與戰備道重疊,直到燦光寮山前轉入燦光寮古道銜接牡丹。



1.



不只我們,許多人也身著一身輕裝,背負大背包,手持登山杖行走在戰備道上。和去年拜訪半平山、燦光寮山,以及草山的情景不同,原先顛簸路面被重新鋪上平整水泥,讓一般車輛更便於行駛;然而,乘車的便捷,少去徒步的悠閒,沿著戰備道緩慢行走,芒草叢之間不時出現極佳的攝影角度,芒花搖曳,基隆山柔美的曲線,和纏繞山間的公路,使得山景更加嫵媚。



大約二十分鐘後到達金山福德祠,此地正好是一個十字路口,由牡丹出發的貂山古道循著山谷陡上稜線,通過戰備道之後銜接百二崁古道。依照導覽地圖指引,踏進木板階梯向下行走,一步一步地,我們逐漸被滿山的銀白所環繞,不知道百年前的淘金客,是否在尚未尋得地下礦藏之前,就已經先被滿山銀白的華麗所目眩神迷?



眼前始終有著基隆山的陪伴,百二崁古道是往昔九份、金瓜石往來雙溪牡丹、燦光寮的古道,早先更是平埔族哆囉滿社的社路。所謂的「百二崁」源自於閩南話,形容這段路階梯陡峭;的確,層層疊疊的木階在古道上佔有相當大的比例,秉持生態工法精神,許多路段保留路上散落的碎石,越過山溝的地方,堆疊數顆石頭,盡可能保持原有的環境樣貌。



2.



步道中途,一座木棧平台跨越山溝,此處山溝水量較大,在草叢間形成小水潭。跨過木棧平台,草叢之間隱約可以見到一個幽暗的洞窟,據說這正是昔日採礦的金礦坑。金礦坑或許因為位置隱密而容易錯過,但是任何行走百二崁古道的旅人,很難不注意到接續路旁錯落的石頭厝,此地便是早已廢棄的茂風聚落。



同樣源自於閩南語,「茂風」是「魔風」的意思。每到秋冬時節,來自海上冷冽的東北季風讓樹木無法成長,只有芒草相互拍打,發出蕭瑟的聲響,黑夜裡的寒風更彷彿魔鬼橫行,使人不寒而慄,因此被稱作「魔風」。茂風聚落環境惡劣,早年的淘金客為了獲取黃金礦藏而來,漸漸地,此地再也無法取得足以致富的金礦,居民生活無以為繼,如今茂風聚落僅存斷垣殘壁。



離開茂風聚落,走過棧橋,無風的山谷裡成為樹林的窩居,甚至生長挺拔的筆筒樹,步道依舊沿著山溝蜿蜒而下;除了聚落遺跡之外,土地公廟則是古道上另一處見證金礦歷史的建築物。



3.



土地公廟規模不大,大約高度及膝,儘管如此,在這偏僻的山徑上,依然受人定期維護,土地神像前擺放新鮮的橘子和三杯米酒,兩旁的石板刻寫「人興天賜福」和「民旺地生金」,廟前的石板略生青苔,附近設有涼亭一座。九份的燈紅酒綠,早已享譽中外,而金瓜石近幾年來也因為黃金博物館的經營,以及許多電影取景的加持,逐漸受到遊人青睞,距離九份和金瓜石不遠的百二崁古道,昔日榮華不再,卻以一種自適、自然的方式,默默刻劃出人煙聚散的無常。



走出樹林,再次望見巍峨的基隆山,古道自此陡下山坡,銜接環繞山間的縣道102號。公路上車馬嘶鳴,循著路邊圍欄小心行走,不一會兒回到樹梅坪公園,公園裡的發財車不見蹤影,踏青的遊人依舊如織,許多人遇見我們,紛紛上前詢問芒花的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