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我的世界,遯隱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whitewings/1285081
列印日期:2020/11/30
【戲.視界】熱熱鬧鬧打上梁山之後:我看水滸一零八
2007/10/08 13:50:45


  記得林秀偉說過,對當代傳奇劇場而言,《水滸一零八》是一個全新的嘗試,這樣的嘗試並不見得會成功,但這是他們當下想做的事。

  十月五日晚上,因工作之便看了《水滸一零八》的首演。三個多小時轉眼過去,戲散了,我隨著觀眾走出來,神情愉悅。打得很精彩,唱得也不賴,音樂和舞台都很出色,服裝更是炫目到無以復加,帶來很多的驚喜;只有五個主要的演員,整齣戲呈現出來的是熱鬧青春的氣氛,以及張大春帶來的,極具顛覆性的水滸。

  收工回公司的路上Pei問我,除了熱鬧還有些什麼。那個當下,我只覺得開心,非常非常開心,到底開心個什麼勁兒則全然不明白。隔天給Reiji寫信的時候,一邊敲著鍵盤寫到了《水滸一零八》,才明白對我來說這戲究竟少了什麼。它太「現代」了。

  很熱鬧、很多讓人驚喜的元素掺合在一起,令人訝異的感覺取代了突兀;在那場演出之中,我想到的是,怎麼能把戲串成這個樣呢。我笑著把戲看完,從頭到尾。

  戲不只用看的,更是用聽的。《水滸一零八》加入了很多嘻哈的東西,傳統的唱腔相對的少了許多;被其中展現出來的熱烈迷惑,回到自己的世界,心底卻仍記得最初的期待──我是去聽戲的。

  對表演藝術這個領域並不專精,對京戲只是喜愛也根本不算熟悉,我無法評斷《水滸一零八》這樣的演出形式是好是壞。此際,想起了林秀偉曾說過的話,我想這的確是個階段性的嘗試──多元而混雜,確實地反映出當前時代的聲音。就這個角度來說,即使不是成功的「京劇」,仍可算是一齣成功的戲碼也說不定。(笑)

  我相信,他們都還在找尋心目中理想的表現方式。

  這是一個太便利快速的時代,笑著叫著,最後留下來的會是什麼呢?或許很多人會覺得,太傳統的東西難以吸引現代人的目光,於是「東方」必須「前衛」、必須在新時代找到新定位。然而我也記得,在北藝大的校園座談會中,當魏海敏說京劇是封建時代的產物,那樣的觀念與現代人的想法有隔閡,於是觀眾越來越少,因為無法融入戲裏、無法產生認同。林于竝卻回應,即使觀念不同也無所謂,觀眾並不一定要產生認同;京劇所表現的不只是劇本,演員本身的身體性更展現了文化的精華。

  看完了《水滸一零八》,我個人對它的評價是正面多於負面的。然而也再一次深深感覺到,我骨子裏實在是個太東方又太古老的人。想要,好好再去聽場真正的京戲了。(笑)


※ 延伸閱讀:遠離「傳統」就能走出新的方向?(文/邱婷)

Oct.08’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