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部落格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weijenc/11945373
列印日期:2020/08/14
台灣人真是被嚇大的
2014/03/24 05:34:22

實在很好奇一個服貿如何可以搞得台灣社會沸沸揚揚的. 觀察幾天後意外的發現, 追根就柢, 台灣人真是被嚇大的.


還記得那個 “小心, 匪諜就在你身邊”, “反攻大陸, 解救水深火熱同胞” 的年代? 我是在戒嚴末尾長大的小孩, 上高中的時候, 班上要是還有誰真的覺得老共明天就要打來, 或是我們後天要反攻大陸的那種人, 大概都會被我歸類為腦袋不正常. 而且不是只有我這麼想, 施明德當年就大膽的提出金馬撤軍論, 要把駐守在金馬前線的軍隊撤回. 反正老共也不會打, 真要打也打不贏, 何必把軍隊放在那裡當活人質? 2000 年政黨輪替後陳前總統更進一步推行募兵制, 也是反應兩岸開戰的可能性極低的政治現實. 不到二十年, 弔詭的是今天一個服貿就把一群人嚇得好像明天中共就要來木馬屠城一樣, 當初在國民黨高壓統治下打不死關不怕的民進黨, 竟然從揶揄國民黨的恐共文宣, 搖身一變成為支持恐共文宣的第一大幫, 實在是在我不短的人生中看到最不可思議的改變. 講起來, 過去的二十年, 教改也推行了, 教科書也修訂了, 但是最該被去除的 - 恐共的那部份不但沒被拿走, 還被一而在再而三的拿出來強化, 而且也有不少人要持續相信, 我只能得到台灣人真是被嚇大的這個不幸結論.


在我接下去說之前, 這裡有篇文章在講波士尼亞內戰的內情 (http://blog.udn.com/pingyic/11704185), 文章雖長, 不過還挺有趣的, 原來種族宗教可以被操弄成這副德性, 實在令人嘆為觀止. 但是在操弄之前是什麼力量把不同宗教信仰的人放在一塊土地上的? 其實是經濟. 這點在中國歷史上尤其明顯. 凶猛的外族好像沒事隔幾個週期就要來打住中原的 “漢人” 一頓, 為的從來就不是宗教, 也不是種族清倉. 南方資源多, 打贏一次吃好幾年, 肚子 (經濟) 顧好了還是比較重要的事. 經濟, 從來就是驅動世界運轉的骨幹, 用膚色及宗教信仰來區隔政治勢力的, 只不過是建構在這骨幹上的花絮, 一切塵埃落定時, 又得回到明天吃不吃得飽飯的問題.


用這個角度想事情, 就會發現網路上瘋轉的這篇文章實在是亂講一通 (http://disp.cc/b/163-7sAr). 首先, (有才的) 台灣人如果被挖去大陸領高薪, 那是 1. 那些人有才, 不是領 22k 的料, 不然對岸的公司沒事奉你為上賓? 賺錢要緊吧, 不是嗎? 2. 那些人 “願意” 去大陸工作, 不管那裡生活環境好還是不好. 同樣有才的人搞不好也會被挖到東京啦, 矽谷等地工作, 後者我們就不會說是人家淘空我們的人才, 何以前者就是? 況且這也要被顧用的人願意去, 他 (或她) 大可以用愛台灣的理由拒絕高薪的誘惑, 留在台灣屈就 22k. 愛國重要還是肚子重要是個人選擇, 半點勉強不得. 至於在大陸的台幹日後會不會被取代, 更正確的問題應該是有哪一個人的工作是不會被取代的? 在矽谷的工作的台灣人可能一輩子做同樣的工作領高薪嗎? 除非自己不斷的充實自己, 創造自己的附加價值, 不然不是商社先請你走路, 就是商社因為不賺錢而倒閉了, 流動的是人才與他的價值, 美國人在大陸的商社裡沒有產值一樣要走路, 和是不是台幹沒有絕對的關聯, 再來說大陸控股的公司派高層 (大陸) 人員來台控制低薪的藍領階層. 雖然這種情形可能發生, 不過藍領畢竟是藍領, 不管是大陸人, 黑人, 還是白人來領導, 都是被領導的階層, 我還是看不出來哪裡有問題. 以成本來看, 外派一個人還是比本地找人來得昂貴, 再加上一個敵視大陸幹部的環境, 很難想像這個公司能夠長長久久, 不是嗎? 數字上來看, 過去對大陸已開放的事項, 大陸企業在台成功著點的沒幾個, 撤資的還包括俏江南這個有大 S 裙帶關係的純中資企業, 賠錢的生意沒人做還是硬道理.


話說回來, 大陸對台灣有沒有敵意? 站在他們口中 “世界上只有一個中國” 的立場上, 只要台灣一天有 “分離祖國” 的可能, 答案是非常肯定的, 這點無庸致疑. 但是大陸有沒有對台灣做經濟戰的必要及可能, 機率其實不高. 要做, 其實現在就可以做了, 大陸團停出個半年, 大概就有不少業者要歇業吃自己. 最近台灣不是瘋買人民幣? 真要搞你放空匯率坑殺你一下不就好了? 不過這段描述是不是跟報紙上投資理財版的用語很像? 把萬惡中共換成 “外資”, 散戶們就欣然接受被坑殺斷頭的事實, 但是面對中國大陸, 就一定是要他們給我們錢賺? 不許坑殺台資? 好像也沒這個道理. 我要說的事情很簡單, 人民幣要是充滿暗盤, 我們還學不乖還硬要把所有的雞蛋放一個籃子, 那只能說我們比較笨, 不是嗎? 隨著中國在經濟上越來越開放, 我覺得它能逆襲經濟法則操控市場的空間就越來越小. 我不是說這種事不會發生, 歷史上也不乏有這種逆天行事的例子, 不過就像以武力解放台灣一樣, 我覺得機會不大. 真的解放了台灣大概也維持不了多久, 你看這世界上過去十年有多少過去在高壓統治下的國家變天的? 再退一步說, 中共真想搞台灣, 現在以它的經濟規模, 要求幾個主要經濟體不准和台灣簽FTA 就可以達到目的了, 談這種 (中共搞台灣) 未來會發生什麼事的怕是不比靈媒準確到哪裡去.


萬一台灣真的被大陸以心不甘情不願的方式併吞了, 媒體及出版業也被邪惡的共匪操控了 (btw, 上回學生們抗議旺中, 結果最後搞出個更大的年代怪獸, 不知道到底在爭什麼? 又爭到了什麼?), 台灣人就真的玩完了嗎? 以國民黨那樣高壓統治, 箝制言論自由, 尚且出了施明德, 呂秀蓮等 “異議份子”, 後來更有鄭南榕以自焚明志. 可見追求自由的心是擋不住的 (這點看臨近的香港, 甚至新加坡就可以知道). 我們該不會以為我們對抗得了殘暴的國民黨, 卻對萬惡共匪一點辦法也沒有? 當然, 這條路或許不好走, 不過人類歷史上反覆出現極權主義滅亡的例子, 我認為不需要那麼悲觀. 更何況若有狂人真要惡搞, 擔心也沒用, 狂人的行為在機率上是不可被預測的, 去計算這種經濟恐攻的機率實在不太健康.


我們該做什麼? 增強自己的實力, 競爭力恐怕還是最實際的. 像學生這樣佔領立法院近一個星期, 法案在立法院也躺過了九個月, 卻沒有人 (能) 提出個像樣的”替代服貿法案”. 只能要求退回重談, 就是一點提升競爭力也沒有的做法. 如果政府是一家公司, 大家能想像公司裡一個案子這樣來來回回談上九個月, 沒說出哪裡真不好, 卻又被要求打回重練的情形嗎? 如此沒有效率的公司, 各位能想像它的業務會蒸蒸日上嗎? 反過來看, 公司裡有這種光要人打掉重練, 卻又提不出建設性看法的職員, 他 (或她) 對公司的價值又在那裡呢? 你是他的同事又做何感想呢?


針對服貿的本身, 網上的討論不少, 我就不多說了, 不過有幾點我要很快的澄清一下 –


1. 服貿不是黑箱. 馬總統是民選的總統, 他今天合法的代表政府出去洽談條約, 這是行使行政權力的表現, 跟黑箱扯不上半點關係. 談回來的條約也開陳佈公的給大家看, 也不能算是黑箱, 更算不上獨裁. 他代表行政權, 當然只有推銷自己證策的立場, 要是總統今天自己都說服貿有大問題, 明天報紙會如何寫呢? 至於立法院要怎麼審, 我沒意見, 前題是立法院要審, 總不能每次開會都以打鬧收場 (http://www.ptt.cc/bbs/HatePolitics/M.1395424283.A.52B.html). 學生真該抗議的, 其實是立法院低落的議事的方式及效率. 真的黑箱, 是這樣的http://www.ccw.org.tw/p/15029


2. 縱觀各方評論服貿, 看不出來哪裡有大問題. 是的, 當然開放的事項不無風險, 不過哪裡有什麼能保賺錢的請各位告訴我, 我好加碼投資. 再說, 南韓與中南美洲 FTA 簽了十年, 農業也沒當時預期的就垮掉了, 顯然計劃不一定趕得上變化.


3. 其實合法抗議行政權的手段還很多, 這包括罷免總統, 公投服貿母法 ECFA, 及提前改選國會. 這些方式目前也都還沒被凍結, 捨合法途徑不行, 專走偏鋒, 當下帶來的社會成本必定不小, 將來的後遺症 (合法性的質疑, 他人有樣學樣) 恐怕更大. 佔領行政機關不是上策, 也不該被鼓勵. 有人說這三條路現在都不可行, 那應該是指公投和罷免, 或是選舉都贏不了的情形. 贏不了就說明不能代表大部份的民意, 總不能說不可能就取捷徑. 這應該是民主政治最基本的認知. 不要忘了, 陳水扁也選贏了兩次總統, 再幹譙, 也沒人能否定他曾經擔任過中華民國總統的事實.


如果大家平心靜氣的想一下, 台灣政府的三權裡到底還有誰做事的? 立法權就算了, 大事議不了, 小事更草率, 一年裡提不出幾個具有建設性的法令. 淪為政院的橡皮圖章實是咎由自取. 司法權則是跌跌撞撞, 下級與上級法院的判定常常南轅北轍, 還需要更多時間磨合. 講起來真的還有點在做事的就是行政系統. 做得好不好, 你喜不喜歡, 見人見智. 不過我們人民, 包括立委, 現在就像另一半在先生太太購物回家後還嫌東嫌西的, 別人出了苦力還兩面不討好, 難怪這幾年好的政務官紛紛掛官求去, 形成一種反淘汰. 真的要為國家好, 還是多做點建設性, 有益時局的事啦! 在這裡擔心中共打來, 不如去從軍報國戍守邊疆; 擔心未來沒頭路, 不如去加強技能, 努力進修, 有數技之長; 擔心國民黨鴨霸的, 就去選立委做總統. 坐在立法院裡罵馬英九, 除了 “爽到了”, 實在不會對台灣這整體社會有什麼更好的幫助. 同樣的在這裡擔心台灣就要被併吞了, 還不如幫忙台灣壯大實力好讓中共食不下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