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笛的文字旅館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wangwhitney/3743017
列印日期:2019/12/08
上班媽媽
2010/02/02 07:45:34

婚後曾有兩年的時間我先生赴國外工作我和大兒子有公婆同住小兒子託給舅舅和舅媽整天照顧,我一周一天去探望小兒子,常常顧到大兒子就管不了小兒子。

一天晚上,我上新店舅媽家,又接到大兒子從家中打來的電話,催媽媽早點回家,因為他也很多天沒能和這個上夜班的媽媽好好相處。我當時的心情矛盾複雜,不知該按原定計畫留宿舅媽家照料出生才幾個月大的小兒子,還是回家陪陪已懂事的大兒子?幾經猶豫,還是決定趕車回家。 

冬夜的公車站牌,顯得冷清孤寂,我一人久久佇立獨候公車,內心翻湧著猶豫與懊悔,對自己的抉擇仍是百般徬徨迷惑。搭上公車後,瞪視著映照在窗玻璃的側影,隨著公車引擎一路呼嘯而過,從雨後黯淡的市井奔向繁華的街心,心卻忍不住要往相反的方向叛逃。 

一個母親的心,時時在不眠之夜,被決堤氾濫的傷感情緒給吞沒;一個母親的心,常常在遺憾和悔恨間拔河,然後反覆於睡夢中打撈,從疲憊中驚醒,上岸後彷彿還聽見隔夜打撈不著的噗噗水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