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略雲--王崑義部落格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wang88899/142995986
列印日期:2020/09/27
中國的「戰狼外交」:狼與鷹的對決?
2020/07/14 01:49:39


新冠肺炎疫情在美國肆虐以來,川普總統為了「甩鍋」抗疫不力的責任,把所有的過錯全部都推到中國的身上,不僅一再宣稱要追查病毒的起源,還聯合全球20幾個國家組成「新八國聯軍」要向中國「索賠」。中國面對美國咄咄逼人的操作,這次的態度已經不再像去年以前的貿易戰一樣,老是處於挨打的份,反而強力回擊美國的攻擊,所謂「攻擊是最好的防禦」,中國的反擊也被外界稱為「戰狼外交」。中國改變外交作風,不僅將掀起一場狼與鷹的對決,也可能演變成國際社會一場「新冷戰的開端」。


 


美國前白宮貿易談判官員(前白宮國家經濟委員會副主任)威廉斯(Clete Willems)5月初就表示,美中關係緊張加劇,新冠肺炎疫病大流行惡化這種情況,「這是新冷戰開端」。他解釋說,現實是當前美國和中國的緊張關係劇烈升溫,「我了解民眾對這種說法感到不舒服,但我的確認為我們必須誠實以對,面對美中緊張情況,這是新冷戰開端,若我們不謹慎,事情可能會變得糟糕得多」。
   
這是因為從之前使用「中國病毒」之後,到5月份川普還表示,他相信造成疫病全球大流行的原因是「中國的錯」;美國國務卿龐皮歐也說,「大量證據」顯示病毒起源於武漢實驗室。
   
但是,中國拒絕這些指控,過去曾幾次企圖反控病毒是美軍帶到武漢;中國黨媒「環球時報」5月3日還刊登社論指,龐皮歐說法是「毫無根據」,指他這樣說是為了協助川普獲得連任。
   
美中針對疫情不斷進行你來我往的對仗,確實升溫了美中的對抗情緒,全球也擔心美中是否會擦槍走火釀成衝突,這顯然是疫情之外全球最關注的事。
 
川普為選舉頻打「反中牌」
 
川普會把新冠肺炎疫情處理的失敗,完全轉嫁於中國,主要還是為了今年11月美國總統大選的考量。
   
今年2月,曾在《華爾街日報》發表題為《中國是真正的亞洲病夫》文章的作者,也是美國保守派外交學家沃爾特·米德(Walter Russell Mead)事後把責任推給編輯。

4月22日,米德再次於《華爾街日報》撰文,探討反中政策對於川普尋求競選的不可或缺性。文章雖然只是站在第三方立場上分析川普的競選策略,但作者對美中關係的認識和零和博弈的心態,也躍然紙上。5月1日,川普再次升高對中國的攻擊,聲稱要就疫情對中國採取報復措施。
   
對於中國是否惡意投毒,或病毒僅是單純意外?川普說:「我個人認為他們犯了一個可怕的錯誤,但他們不想承認這一點,我們想進入疫區調查,但中國不允許,甚至世衛組織要去調查,也是過了好一陣子才被中國批准」。
   
川普還說:「他們試圖要掩蓋這個錯誤,就像要撲滅大火一樣,這確實像是在滅火,但中國真正對世界所做的惡事,是他們阻斷中國國內的人流,卻允許大量中國公民繼續湧入美國、湧向全世界。」川普直言:「你可以從武漢飛去世界各地,卻不能飛去北京或中國的其他任何城市,簡直是豈有此理」。
   
川普還提到,「他們知道出了嚴重的問題,我想他們對此感到尷尬,非常尷尬,所以中國覺得,既然這對中國造成巨大打擊,乾脆讓全世界一起承受打擊」,而武漢「是所有問題的根源,也是實驗室所在地」。
   
川普之所以這樣把責任甩鍋給中國,米德就認為他的意圖有:首先,因為美國人越來越不贊成北京方面的行為。2019年,早在新冠肺炎席捲武漢、撼動世界之前,57%的美國人已經對北京方面抱有負面看法。根據蓋洛普(Gallup)2020年2月的最新調查,該比例升至67%。
   
但美國人對中國政府不僅僅是不信任。在皮尤(Pew)研究所最近一次調查中,68%的共和黨人和62%的民主黨人認為中國的實力和影響力對美國是一大威脅。
   
其次,這個套路正是川普所擅長的。一直以來,川普吸引力的關鍵在於他有能力把自己打造成一個反建制派的局外人,是來清理華盛頓的政治生態,把國家拉回正軌。對一位尋求連任的現任總統來說,這一點比較難辦到,但美國外交政策圈和商界與中國長期的甜蜜關係給了川普可瞄準的靶子。
   
米德還認為,幾十年來美國各大企業把美國崗位外包給中國,而建制派允許北京方面在跟對美經濟競爭中作弊。中國始終緊閉市場大門,不斷向中資企業提供政府補助,甚至盜竊知識產權。但是建制派表示,北京方面已經在民主化,也在學習遵守「遊戲規則」。
   
但是,結果呢?美國在新冠疫情中幾百萬人失業;中國變得更加敵對,更加共產主義;雪上加霜的是,美國現在急於從中國採購醫療用品和個人防護用品,來抗擊新冠肺炎病毒。
   
川普這種「逆向思維」的偏好和「不走尋常路」的政策舉措,與把中國政策做為靶心的選舉相得益彰。川普可以通過多種戲劇性的方式來掌控競選話語權,比如設置嚴厲的關稅,對參與可疑活動的中國知名人士實施制裁,提出迫使美資企業將生產撤出中國、撤回本土的措施,以及向台灣提供額外支持等。
   
第三,針對中國的競選活動將給民主黨帶來真正的問題。其中有些是針對政治對手拜登(Joe Biden)個人的問題,如川普競選團隊已經在盡其所能地強調他的兒子亨特•拜登(Hunter Biden)與中國的商業聯繫。
   
但許多其他資深民主黨人也在中國賺了錢,他們要麼不支持妥協的、且不需要中國負責的貿易政策,要麼不讚揚中國政府,而這些溢美之詞在如今共和黨的競選廣告中聽起來非常刺耳。
   
就是因為這些因素,使得川普在選舉中打出「反中牌」更有著力點,當然這也是引發中國要強力反擊,甚至祭出「戰狼外交」的主因。
 
中國祭出「戰狼外交」
 
新冠疫情在全球持續延燒之下,這次面對川普打出「反中牌」,中國也不再像以往採行「韜光養晦」的外交策略,反而更積極的以「戰狼外交」反擊川普的攻擊。
   
中國外交部法言人開始輪番對美國攻擊中國疫情進行反擊,最早是由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在3月中旬發動,他指新冠肺炎病毒可能是美軍帶到武漢的。趙立堅又在自己的推特上連發5篇推文質疑美國,要求美國解釋關於美方關閉某病毒實驗室的情況,解釋美國CDC主任承認的流感病人中,檢測出有新冠病毒的情況,有多少病人?住什麼醫院等,立刻引起美國政府的高度緊張,並連夜召見中國駐美大使。
   
緊接著,中國外交部因不滿美國《華爾街日報》使用「中國是亞洲病夫」的標題,採取嚴厲的反制措施,驅逐該報北京分社3名記者。川普政府為了報復,也對中國5家主要官媒(包括新華社和環球電視網)在美國的中國籍僱員人數進行限制。這反過來再次激起中國外交部另一位發言人華春瑩指責美國虛偽,並暗示中國將採取更多針鋒相對的行動。她在推特上寫道:「現在美國開玩了,咱們就玩一場吧。」
   
另外,中國駐外單位也接續使出「戰狼外交」。中國駐巴西大使,針對巴西總統博爾索納羅之子批評中國普遍存在不透明,指控這名兒子3月在弗羅里達州被川普傳染上一種「精神病毒」。在巴黎,中國大使館毫不猶豫地發表一位「匿名中國外交官」的文章,該文宣稱,法國養老院的工作人員集體逃離,讓老人們餓死和病死。此舉導致法國外長勒德里昂召見中國駐法國大使盧沙野。
   
由於中國外交官對新冠疫情的指控做出強力的反擊,這些中國的外交官於是被外界譽為「戰狼」。這個名字源於2015年發片的中英合拍的中國民族主義電影《戰狼》。這部片子講述一個中國「藍波」拯救世界的故事,片中的名句是「犯我中華者,雖遠必誅」。
   
而此時中國的《環球時報》也刊文指出,中國順從的時代已經過去,中國在世界的地位日益提高,這就要求外交官必須毫不含糊地維護國家利益。畢竟,中國外交的「戰狼」風格背後所表達的是中國與西方之間力量對比的變化。
   
法國《世界報》就引述中國學者陳道銀的分析說,習近平的外交理論是「採取主動,甚至要敢於鬥爭」。習近平想建立基於中國價值觀的國際秩序,不管此舉是否損壞中國形象。而中國的外交官,不論是民族主義還是溫和派,他們都是以習近平為核心,差別僅是扮演角色的不同而已。
   
《世界報》也認為,這種「戰狼」攻擊性,在中國並沒有獲得一致性的認可。像中國駐美國大使崔天凱就表示,暗示美軍將病毒帶到武漢的猜測是有害的,無助於任何人。培養外交官的北京中國外交學院「世界政治研究中心」主任施展,在4月份的一個企業論壇也表示,這種「戰狼外交」是不可持續的,它使我們受到世界的孤立,導致一些貿易交往中斷,而這是中國作為世界最大出口國所最該擔心的。

而廣東的「展望」線上雜誌也報導,施展指出,西方人可能將把關乎本國國民安全的戰略產業轉回國內,建立一個獨立於中國的生產體系​​。而現在中國在創新技術方面仍然落後,西方可能會跟中國脫鉤。
 
合作更勝於攻擊
 
不管是美國對疫情的攻擊或中國的反擊,其實都不是最好的策略,傾向理性的中國駐美大使崔天凱5月5日就在《華盛頓郵報》發表題為《指責遊戲該結束了》的署名文章,他批評現在美國流行的「逢中必反」的不健康心態,並呼籲美方應該結束「指責遊戲」,修復中美之間的互信,把力氣用到合作抗擊疫情上來。
   
但是,川普為了選舉恐怕還是不會善罷干休,美國試圖說服盟國,一致批評中國在新冠肺炎疫情蔓延方面有錯。此舉類似於打造聯盟,以便通過集體的方式要求中國提供後果補償。美國和德國已經向中國申訴數千億美元的款項,澳大利亞和瑞典也緊隨其後,實際是在支持美國所展開的指責中國的攻勢。
   
這是因為新冠疫情把西方國家分裂了。失去互助希望後,所有國家都各奔東西,美國盟友可能產生的感覺是,單獨面對災難要比指望美國更有效。俄羅斯學者沙特洛夫(Igor Shatloff)就指明,川普對局勢心知肚明,華盛頓擔心在此情況下,確實可能面臨孤立,因此,為了團結,需要共同的敵人。而中國,在美國看來,似乎是傳播世界性災難的國家,所以應該承擔責任。
   
沙特洛夫還認為,川普拼湊某種聯盟的目標就在於此。也就是說,是為了恢復美國曾經的地緣政治態勢。美國在很多方向失去領導地位之後,希望通過領導「反中政治聯盟」來恢復自己的領導地位。但問題是,只有美國經濟能夠與中國角力和競爭。歐盟經濟無法與中國對抗,在制裁戰中,指望歐盟國家認真支持美國反中是不可能的。
   
所以,儘管歐洲可能從政治上支持美國對中國的制裁,但在經濟實際上已經崩潰、很多國家在經濟活動停擺的狀況下,歐洲不會與中國搞經濟戰。甚至率先從經濟停擺中走出的澳洲,對和中國打經濟戰也沒做好準備。對澳大利亞來說,這將是自殺行為。中國是世界主要經濟國家,很多國家想和中國合作、從中國獲得援助,而不是與之開戰。美國盟友的理性思維將走在政治聯盟和政治責任前面。
   
這種情況美國《紐約時報》曾刊登一篇報導指責歐盟在中國壓力下「屈服」,修改涉疫報告,把「中國在全球散佈假消息」,「不實指控法國政客」等內容刪除。但歐盟外交主管博雷爾(Josep Borrell)則反駁了美國媒體的指責,否認歐盟屈從來自中國的壓力。
   
博雷爾在接受法國《星期日報》採訪時說,新冠疫情全球蔓延加劇了美國和中國的互相指責。他說,在推行多邊主義方面,歐洲和中國立場一致,不過他強調說中國和歐洲在全球治理理念方面並不一致。他同時還批評了川普反對多邊主義以及美國優先的看法。
   
可以見得,川普所採行的單邊主義並未讓多數歐盟國家所認同,尤其是在美中為爭奪國際影響力而激烈角逐的同時,歐盟長期堅持促進多邊主義,是希望能在全球事務中發揮第三極作用。然而,疫情全球大傳播激化美中對抗,歐洲的多邊主義政策雖然受到巨大壓力,但會跟著川普一起行動的國家也不可能太多。
   
特別是許多高唱美中經濟應該脫勾的論點,也是經不起考驗的,因為全球疫情再次突出了中國在全球供應鏈中的重要性,許多高科技公司、汽車製造等一系列國際企業都相當依賴中國供應原物料和零組件。根據在中國美國商會最近的調查,雖然疫情迫使美國公司考慮,至少部分轉移,改變供應鏈的策略,不過對大部分公司來說,疫情不會讓他們離開中國。
   
同樣的,中國做為世界市場與世界工廠,也離不開國際社會,所以儘管在去年以前川普頻頻打出貿易戰,但是中國一直是堅持多邊主義的立場,繼續為全球化掌舵。在這種現實的國際情況下,不管美國是否要打「抗中牌」,或是中國打出「戰狼牌」,都不是最好的政策選擇。
   
曾經提出「修昔底德陷阱」的美國哈佛大學學者艾利森(Graham Allison)就呼籲,在當前戰勝冠狀病毒的戰役,以及為預防未來由新病毒引起的大流行奠定基礎的過程中,美國和中國應該全面發揮合作夥伴關係。

坎貝爾和杜如松(Kurt M. Campbell、Rush Doshi)也認為:「打嘴仗對抗疫無益,中美聯手才是眾望所歸」。因為中國政府在抗疫成功之後,已經開始把抗疫階段性勝利轉化為更宏大的敘事,向全世界廣為宣傳,把中國樹立為未來全球復甦的重要參與者。
   
這一敘事最關鍵的部分在於宣傳中國抗疫戰鬥的成功。中國源源不斷地發佈多語種的宣傳類文章、推文和公共訊息,以大外宣讚揚抗疫成就,強調中國治理模式的有效性。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也說:「中國力量、中國效率、中國速度受到了國際社會的廣泛讚譽……為世界各國抗擊疫情樹立了新標杆」。
   
在這種情形下,有效的大外宣布不是「戰狼外交」,尤其在川普面臨選戰的壓力下,越是針對川普祭出「戰狼外交」,越會激發他的戰鬥意志,所以如何避免一場「狼與鷹的對決」,才是當前中國外交的上上之策。

(本文刊登於祖國雜誌,2020.6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