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略雲--王崑義部落格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wang88899/136818922
列印日期:2020/08/07
蔡英文 丟出一篇無味的演說
2020/05/24 22:21:12

 



蔡英文總統五二〇就職演說,毫無懸念的確實符合各方的期望,這個期望就是「無所期待」。而她大概也知道大家已經對這次的演說心死,所以史無前例的在前一天五一九就公佈演說的大致內容,也不想讓大家再去猜她在想什麼。


雖然如此,但還是有必要了解未來她的政策走向,尤其是兩岸關係方面。一般認為蔡英文這次的就職演說,其實是延續前一任的「親美抗中」路線,這種說法對,也不完全對,應該說未來4年蔡英文會走「重美輕中」的路線。兩者最大的不同就在於「抗」與「輕」兩字的意義。



這裡不必說文解字,簡單的說,「抗」是有強力的對抗或反抗的意味,「輕」就沒有對抗之意,只能說裝糊塗,或得過且過,兩岸關係能改善也罷,不能改善她也不想擔這責任。


不想擔責是指大陸一直要她接受「九二共識」,也要她給一份「答卷」,但是在她的立場與支持者方面,根本無法認同她去接受「九二共識」,在大陸與支持者兩種拉力之下,乾脆就放任不理,把她在2016年第一任所說的「中華民國憲法」和「兩岸人民關係條例」再說一遍,大陸如果不能接受,那就裝糊塗,不想在兩岸關係方面多費唇舌。


所以這次蔡英文對兩岸議題只是輕輕帶過,不像以往的總統,總是想方設法要說到讓大陸滿意,以免兩岸關係產生碰撞。


但是,蔡英文這次輕輕帶過,她已經不去想像如何改善與大陸的關係,只要兩岸不兵戎相見,那她就對得起台灣人民了。而既然無法接受「九二共識」,也不可能寄望未來4年兩岸關係能夠改善,所以與其花太多的篇幅去論述兩岸政策,索性就放任不管,搞好疫情之後的經濟重建,才是未來4年蔡英文首要的目標。


台美的「重商主義」


事實上,民進黨不願意把重心放在大陸,有兩種原因:第一、民進黨選舉的力量還是要靠「反中牌」來凝聚,所以兩岸關係越緊密,對未來民進黨的各次選舉並沒有好處,因此兩岸關係能夠持續僵持,只要不撕破臉,對民進黨各派系來說,可是最好的結果,反觀越緊密反而在選舉時變成無牌可打,這絕對不是黨內所想要的結果。


第二、民進黨一直想把台灣的經濟跟大陸脫鉤,所以過去蔡政府力推「新南向政策」,就是要把台商從大陸拉向東南亞國家,避免台灣經濟會受制於大陸。這次她再提新南向,可見她對這項政策的重視。


過去對大陸的經濟政策既然如此,如今又有美國藉著新冠肺炎疫情,要把美國經濟與大陸脫鉤,不管是「貿易戰」、「技術戰」或「疫情戰」,川普就是擔心大陸經濟的發展過快,也許不久的將來中國就會「趕超美國」,川普於是不斷的使出手段,阻撓大陸經濟的發展。


蔡英文「受制」於美國一再地給予她諸多「善意」,她當然不得不重視美國對台灣的施與授。所以「重美」的意義,不僅是美台形成緊密結合的關係,也有「重商主義」的意味存在。這可以從台美政治與關係兩個層面來解析。


就政治層面來說,蔡英文強調「會更積極參與區域的合作機制,和區域相關國家攜手,共同為印太區域的和平、穩定與繁榮,做出實際貢獻」。這就是把台灣納入印太戰略的思考重心,即「和平、穩定與繁榮」,這也是美國在建構「印太戰略」所訴求的重點。既然如此,台灣被納入「印太戰略」區域機制,也是想要獲得美國在政治、軍事上的保護,這是民進黨在政治上必須「重美」之因。


就經濟層面來說,蔡英文「重美」也是為了把台灣的經濟發展更加向美國靠攏,特別是在演說中篇幅花最多的「六大核心戰略產業」的論述,而這6大核心戰略產業,包括資訊及數位相關產業發展、結合5G時代與數位轉型、接軌全球的生物及醫療科技產業、國防及戰略產業、綠電及再生能源產業,以及醫療產業等,都需要美國的支援與投資,所以「重美」從經濟層面來看,也是一種「重商主義」的理念在影響蔡英文的戰略思維。


兩岸未來的發展 雖然蔡英文並未觸及到「九二共識」,演說中也頗有「輕中」的意味,但她也打出幾個「安全牌」,期待兩岸關係不會惡化:


一是、蔡英文還是提出「持續遵循中華民國憲法,與兩岸人民關係條例,來處理兩岸事務」,這是2016年說過的,儘管意義不大,大陸也無法接受,以致大陸一直關閉兩岸的交流與協商。今年蔡英文重提此事,等於繼續把球拋給大陸,就看大陸是否還要持續跟台灣僵持在那不動。或者說,兩岸不交流,是否是大陸對台政策最好的選擇,這是大陸要思考的問題。


二是、蔡英文在演說中只有使用「疫情」這個詞彙,不像過去一直使用「武漢肺炎」。語言的迴避與轉換,也可以看到蔡英文有意給大陸一些小小善意的表示,這起碼讓大陸聽到這篇演說,不會感到刺耳。所以可以判斷大陸的反應必然是「雖不滿意,但勉強可以接受」。如果兩岸能夠保持一顆良善的心,相信也不會走到翻盤的地步。


三是、蔡英文雖然前面的講詞中都使用「台灣」,但這是在論述台灣內部經濟發展與社會安全建構層面的議題,所以這應該是指涉地名,而非「國名」,因此不該解讀具有「台獨」意涵。


反倒是,在後面她僅一次提到「中華民國台灣」,還自稱是「中華民國總統」,這顯然是說給台灣藍營聽,也是要說給大陸聽。由於她自稱是「中華民國總統」,所以後續她提到「修憲」的問題,就可以避免想到她要「制憲」的猜測,這也是對辜寬敏「台灣制憲基金會」推行「制憲公投」的回應。


這種情況在1990年代李登輝推動民主化的過程中,已經在台灣內部爭論過好久,也就是民主化以後的台灣,到底是要選擇「修憲」或「制憲」,最後「修憲派」勝利,才有後來「中華民國憲法增修條文」的出現,而這也是李登輝「國家改造」最重要的部份。


這裡所說的「國家改造」指涉的是政府的改造工程,經過20幾年,台灣的民主制度還是有許多問題存在,尤其是選舉、罷免制度與投票權年齡下修的問題,這都需要「修憲」來加以解決。 因此,蔡英文不提「制憲」,只說要「修憲」,這是代表她還是想要維護「中華民國憲法」的存在,這也是延續她在「兩國論」時期主張用「憲法」做解釋的初衷。


所以對蔡英文整篇演說文稿來評價,在兩岸關係方面沒有更好,但也不至於更壞,她雖然聲明「不接受一國兩制」,沒有提「九二共識」,但是她也沒有向獨派靠攏,可以見得,台灣獨派人士聽到這篇演說,應該會比大陸更具失落感。所以對獨派與大陸來說,這是一篇食之無味的演說。


未來4年,蔡英文的執政總體上還是放在「拚經濟」,而不是「拚政治」,對她來說,選民給她8年的時間,要的就是要她實現救活台灣經濟的使命,如果4年後台灣的經濟還處於低迷不振,低薪環境也沒有改善,那麼4年後台灣人民是否還願意給民進黨執政,想必會再有一股新的「韓流」取而代之,這也是蔡英文這次演說,要把重心放在「拚經濟」的主因。


(本文首發多維新聞網,2020.5.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