賣粽者言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tzunghsu/33140210
列印日期:2021/01/22
選舉不是唯一實施民主的方法
2015/10/15 13:00:00

感謝電小二,讓我露臉了二個小時!



民主的投票是二個層面的事,一個是投票選人(選舉),一個是投票選政策,但我們總是把這二者搞在一塊。


拜兩黨惡鬥之賜,政策沒有討論的空間,台灣步入了民主的困境。英國首相邱吉爾曾說過「民主是除其他制度之外的最差制度」,意思就是說民主已經很爛了,可是其他制度更爛。不過邱吉爾所說的民主,單單指「選舉制度」而言。


去年底的縣市長選舉我就遇到這個困境,我的戶籍在台北市,要我從比較有票房的連勝文和柯文哲二人之間做個選擇,說真的,我覺得柯文哲的政見比較樸實,沒有錢坑,可是我不想選個精神病患來當我的市長,因為不確定因素太高;連勝文說要翻轉台北的軸線,我聽到可是嚇呆了,這是個大錢坑呀!但是我不想投給柯文哲更勝於反對連勝文的錢坑政見(反正市府沒錢,到時可能也沒法翻轉),所以這一票就投給連勝文了。這是我投下那一票的考量,當然很多人投票只投爽的,這裡就不予置評了。


以前選市議員和立法委員的時候,我就發現每個候選人提出的政見,我並不是全然贊同,但我投給他一票,卻表示我埋單他的所有政見。每次一想到這點,票就會投不下去了。這次國民黨強力把洪秀柱換下來,也是因為國民黨內的主流不認同洪秀柱的終極統一主張,認為台灣的主流民意也不站在統一那邊,所以洪秀柱會削弱國民黨立委選情(其實是國民黨立委尸位素餐,整天捧著老大的LP等分贓,才被人民唾棄,誰出馬參選總統都很難扭轉局勢)。洪秀柱事件凸顯選舉的荒謬性,人對了而政見不對,或是人不對而政見對了(洪秀柱的政見是台灣人該嚴肅討論而未討論的,算是國民黨執政八年的嚴重失職)。


如果因洪秀柱事件讓民眾深刻理解民主的困境,也算是額外的收穫。要脫離這種困境並非沒有辦法,但以現在立法院的怠惰與師心自用,讓他們提案自廢武功,無異與虎謀皮。最直接也簡單的方法就是人民透過創制權-公投-讓民意代表只能當一任,且不得再選。只當一任的民意代表,一來不瞭解貪污A錢的生態,二來充滿自我期許,就能清清白白地做事。


第二種方法比較複雜,就是選政見和選人同時進行,選上的人可以知道所有候選人所提出的政見中,哪些政見是人民所要的,哪些是人民不想要的。


第三種方法就是像大陸一樣,不選舉,但政策是由民調而來。大陸各地有十萬以上的社會科學院人員,專門因地置宜來擬定政策,這種方法的優點是效率很高,但對於認定民主一定要選舉的人來說,恐怕難以接受。


台灣的民主得來不易,卻走到荒腔走板的困境,不只是政治人物責任,最大的責任還是在於慣於怠惰的公民。如果新一代的公民能不受政黨影響,勇於對政治制度改革,或許能走出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