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個聲音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tunler/120650665
列印日期:2021/10/22
這一路
2018/11/30 10:07:58

自認還不到寫回憶錄的年紀,或許因為做過的事情太少,所以戰戰兢兢,對時光,依舊有著期許與樂觀。



走到這裡,也過了不少年,少不經事,青年的迷惘,每段時間,對自己,總有一些疑問與迷惑。



雖然不知將來會怎樣,也算歷經不少事,如果這樣一路的磨練,還不能放大氣度,只能說,自己要學習的還很多。



其實,我是很容易發脾氣的人,人家講到不喜歡聽的,心裡一把火就上來了,那時如果開口,通常會飛刀四射,射得身邊的人到處都是傷口。現在的我,不見得修養多好,只能說,也許是在忍耐罷了,忍耐這世間種種不平,不管是不是加諸自己身上。



當然知道很多時候,笑臉相待,能取得更好的善緣,稱之為磨練,或者稱之為修行,都可以幫助自己,步入一條善途,但是,並不是時常,都有這樣的堅持,總認為,有稜有角,才是該有的個性,沒了那些,雖然是個好人,但屬於自己最真的部分,卻消失了--這是我想看到的嗎?總是在妥協,圓滑,來求得別人認同?



一直相信,只要原則能堅持好,其他的,隨人家去認定無所謂,有時候,卻覺得原則是包袱,跳脫不出界限。



在抉擇與念頭間,祈願有很好的平衡點,而無須為了某種時刻,背離一向的堅持。



活著,其實是很需要勇氣的,面對任何困境難題,若沒有極大的毅力,一個念頭,就會令自己過不去-批評、責怪等等負面的東西,各種無形的壓力,時常徘徊在週遭,如果不能引領自己,走向正面的情緒,痛苦便會深藏內心深處,不斷不斷,如浪潮將自己淹沒。



而種種黑暗的疑問,便會在當下浮現-我很討人厭嗎?我不值得信任嗎?



一向就是直來直往的人,不得不學會拐彎抹角說話,說好聽,是聰明人做聰明事,說難聽些,不得不屈服在環境之下,雖然不在乎別人對自己的觀感,但對自己的疑問,如果沒有解答,還是像游在迷惑的海,找不到地方靠岸。



這便是我在乎的事,我期待活得明白,無是非,期待在道德良知當中,站得住腳,並依此原則,努力前進;希望活得坦蕩、無畏,並依自己的方式,過自己想要的日子。然而,人生不如意十常八九,並不是所有的時刻,都容易清楚分明。



面對那時的自己,也只想求得問心無愧,雖然拿捏分寸並不容易,端看事情的角度,經驗之下,然後肯定自己的做法。



常說最奢求的境界就是平凡、平淡、思緒不大起大落,想過的日子,越簡單越好,因而網路上,隱住所有關於自己的資訊,不想要真實的自己,因網路,而僭越了該有的平凡平淡。



也曾經很認真想過,我一點都不想要出名,沒有那樣想紅的決心,也沒有與誰拚鬥的意志,甚至不想拿劍和自己捉對廝殺,藉此令思想長進,只想經由學習,看清世間的一切,到最後,誰的評語對我終將不重要,只有那一刻來臨,自己對自己的滿意與否,才是這路最末的評價。



或許,該學習的本就還不少,目前,對自己也尚有點信心,詩所引領的,就在無盡的思索,明白自己,所能付出的、所能面對的、所能承受的,就像一條還沒到盡頭的路,沒跑到終點前,仍必須迎著風雨向前去。



每一條路都是一樣的,沒有全然的美醜,還各自交雜一些悲歡,有黑有白,有其他色彩、心靈,才能有各種感受,這些感受,也將是這一路上,所得的寶藏。



很珍惜這樣的寶藏,這表示我努力走過,而且沒有退卻。



我會繼續走,努力走,不管什麼困境,依舊會堅持自己要的,努力走下去。因為,這樣才是我,是那個慢慢學會面對生命,那個的確有著清楚的立場,知道該走去何方的靈魂。


 


其餘作品請到 唐樂專區  風的心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