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a的部落格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teachershen/128791679
列印日期:2019/10/23
候鳥第二週
2019/08/25 05:15:00

來此第二週的第一天,窗外林子裏的太陽穿透過樹梢照醒了我。難得早上未滿8:30一片藍天白雲。週六週日最好享受慵懶,可今天在台灣時間是個特別的日子。



二樓廳堂一面全是「觀景玻璃牆面」,許多各色各類的鳥兒在枝枒間穿梭、跳躍、追逐;奇怪很少聽到鳥叫,更別說鳴唱了。玻璃牆裡看近處陽台,地板上似乎有隻鳥兒跌落。



走到迴廊,看牠兀自掙扎;喚來邱兄,他卻拿了個手機出來,翻過鳥身,拍了這張照片說,「已經死了。」可憐蜂鳥!牠是林間最美的逗點,怎麼闖撞到這牆面喪命?生命何其脆弱!



門前一片亮麗幽雅景致。靜諡的庭院前面四棵松樹圈圍出個小小圓環。來到路盡頭的車子,或左右兩旁鄰居開車進出,都在這裡轉一圈。現在是暑假,九月後的下午,每週一兩天就會有很多附近中小學生越野調步;慢跑上坡,到這小小圓環轉繞一圈,再慢跑下坡回學校。



這邊是這城裏有名的遠眺景點。每天下午六點起,很多追景族遠遠開車來卡位,賞夕陽、賞雲彩、賞view、賞週邊的景致。我拍這張的時候,陽光還強,又無法避開太陽;只要擬想一下,你(妳)的視界與相機鏡頭的明暗剛好相反,就可以明白,怎麼這裡有那麼大吸引力。



坡路下方一大聚落的宅邸也是景致之一。住那裡,走不遠,公車站就在附近;自己開車,嚴冬也不怕大雪封路。最重要的,不會受追景族干擾。



我們住在路盡頭小圓環後,環境安寧又雅致;觀view最佳地段的社區鄰居,可就苦不堪言。很多戶畫了「隱形籬笆」,頂多只有防止「侵門踏戶」的作用;嘈雜的人聲、音樂音響聲聲入耳,最可恨的是留一堆垃圾。


今年初,社區居民邀請警方,開了一次「社區大會」;警方允諾每天下午不定時不定點巡邏,看這告示,顯然成效有限。



下坡盡頭右轉走過一個小社區、左轉走一小段路,就會到達此間全美排得進名次的小學。可能學區裡有不少來自香港或中國大陸的移民(台灣的很少,我查過了)。大多數小學生的父母白天都有工作,會出現這樣的看板,可能是牽掛孫兒女的爺奶太多了。也或許有些放不下心的新移民媽媽,忍不住兒女丟這忘那,隨時得像直升機似的往教室衝進衝出。這有違教育原則,校方不堪其擾。右邊這個告示板說明:訪客請走正門,到辦公室登記再說。



今天是個叫我無法不低迴緬懷的日子,妳離開四年了!爸、媽、大哥,我的大弟妳的二哥、加上妳五人可聚會在ㄧ起了嗎?2015年七月,翔還租住在Kelsey Ridge公寓;住所只有一房一廳一衛一廚房兼餐廳。他才入職場不久,每天早出晚歸。我知道妳與妳家老兄美西自由行,卻無法安排妳們到翔那兒呆個一夜或一天。妳那老兄排的行程太隨他興又太以他自我為中心。妳一路受氣忍累,返台耳下淋巴腫一大塊;妳卻到呼吸困難,才叫妳老兄送妳就醫。一進醫院就送進加護病房,我和小妹趕去看妳時,妳剛接受氣切。才兩天後,妳要求拔管,除掉一切呼吸輔助器,一個勁兒走了。內心被妳離去挖掉的洞一直無法填起來。


 我們那麼愉悅飽覽桂林山水的記憶如此鮮明!妳一直是我最貼心的妹妹,最懂我、指點我的mentor; 妳的嬌小與我大姊頭的個性,妳又好像是我的女兒。媽媽如果真惦記我,她該想起我最怕受罪。我會靜心等待與妳們相會的那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