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ds186 的網誌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tds186/132220847
列印日期:2020/08/16
《方方日记》一起回味下这50个金句
2020/03/26 12:41:59

《方方日记》一起回味下这50个金句
 修改刪除2020/03/26 12:39 瀏覽0|回應0推薦0



崇義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薦言】新冠狀病毒讓武漢成了國際名成!也使一位女作家方方成了兩岸名人!真是福禍相依之又一例證!方女士以小市民的眼光評論是非,與中共當句之官方宣傳相較,更貼近百姓,能讓人產生同感,所以在網路傳播下,成了武漢真相的唯一窗口,這一篇是她文中精華的總結,特謫如下,與網友分享!


**********************************


《方方日记》一起回味下这50个金句  /  褚朝新


方方日记今日剧终了, 一共60集,有心人整理出了60集里一些经典的句子,集纳在这里跟大家分享:--------------------------


 125日(正月初一)《高科技作起恶来,一点不比瘟疫弱》


(1)微博有一种技术:就是你以为你发出去了,但其实没有人能看得到。自从知道有此一技术后,方明白:高科技作起恶来,一点不比瘟疫弱。


 126日(正月初二)《湖北官员的表现其实是中国官员平均水平的表现》


(2)湖北官员的表现其实是中国官员平均水平的表现。并不是他们比其他官员更差,而是他们的运气更差。官员们历来按文件做事,一旦没有文件,他们就六神无主。这次事件如在同一时间落在别的省里,那些官员的表现,不会比湖北的更好。


(3)官场逆淘汰的恶果、空讲政治正确而不实事求是的恶果、不让人讲真话不准媒体报导真相的恶果,我们都会一一品尝到。武汉抢前争先,只不过先吃了一个大的而已。


127日(正月初三)《我们没有口罩了》


(4)段子说的真没错,口罩的确代替了猪肉,成为我们过年最紧俏的东西。


 128日(正月初四)《病毒是不会介意谁是平民谁是领导的》


(5)其实,我根本没有打算在这个时候批评谁(中国有句老话叫秋后算账是不是?)。毕竟,现在我们的主要敌人是瘟疫。我愿意跟政府和所有武汉人站在一起,全心全意,共同抗疫。只是当时写到那里,觉得反思也是必须。由此,就反思了一下。


 129日(正月初五)《保护好自己,就是帮忙》


(6)川鄂(湖大教授)说,他每天都想大哭一场。谁不是呢?为此,我一直跟朋友们说,走到今天,可以清晰地看到人祸的比重。复盘之后,那些渎职者,一个也不宽恕,一个也不放过。


 130日(正月初六)《他们根本没有推诿的余地》


(7)一场疫情,暴露出无数众生相,暴露出中国各地官员的基本水准,更暴露出我们的社会疾病。这是比冠性病毒更为恶劣更为持久的疾病。而且看不到治愈期。因为没有医生,也无人愿治。想到这个,心里无比悲伤。


 131日(正月初七)《如要谄媚,也请守个度》


(8)唉,武汉人有多少人在这场灾难中家破人亡?迄今为止,尚未见有一个自责和道歉的人,却只有无数推诿的说法和文章。


 9)如要谄媚,也请守个度。我虽然人老了,但我批评的气力从来不老。


 10)几乎所有空空荡荡的马路上,都有一个环卫工人在风雨中一丝不苟地扫地。看到他们,你会为自己的紧张不安感到惭愧,蓦然间你就会镇定下来。


21日(正月初八)《拯救他人的同时,也拯救自己》


(11)唉,中国人一向不喜欢认错,也没有多少忏悔意识,更不会轻易产生负罪感。这可能跟文化和习俗有关吧?


 22日(正月初九)《时代的一粒灰,落在个人头上就是一座山》


(12)时代的一粒灰,落在个人头上就是一座山。


 23日(正月初十)《哀民生之多艰,长太息以掩涕》


(13)疫情来了,从它初发及至扩散再至疯狂,我们的应对则从错误到延误到失误。只惟愿我们能有记忆:记住这些不知名的人,记住这些枉死者,记住这些悲伤的日夜,记住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他们在这个本该欢乐的春节中断了人生。只要我们尚且偷生在世,我们就要为他们讨个公道。对于渎职者不作为者不负责者,我们必须一层一层追究,一个也不放过。否则,我们怎么对得起那一个个用停尸袋装走的人们——那些和我们一起共同建设共同享受过武汉的人们!


24日(正月十一)《再一次觉得自己命大》


(14)魔鬼永远在后,我们不警惕,它还会再次追加,直到把我们折磨醒来。问题是:我们要不要醒呢?


 25日(正月十二)《我们都在为这场人祸付出代价》


(15)我记录下这些细碎,是要告诉那些有罪的人们:不是只有死者和病人承受了灾难,我们所有的普通人,都在为这场人祸付出代价。


27日(正月十四)《在沉沉的暗夜,李文亮就是这一束光》


(16)人们喜欢用沉默是金,来表示自己的深刻。但这一次的沉默,是什么?我们是否还会面临同样的沉默?


29日正月十六 《生活那么艰难,但办法还是有的》


17)“人不传人,可控可防”这八个字,变成了一城血泪,无限辛酸。


 2月11日(正月十八)《新生命的降临,是上天赐予的最好希望》


 (18)正是因为我们在武汉生活得太久,正是因为我们与武汉无数人密切相关,才会尤其担心这座城市的命运,才会为它的苦难而深深悲哀。那么洒脱那么爽快那么喜欢没理由的大笑的武汉人;那些说话劈里啪啦,让外省人以为是吵架的武汉人;那些充满烟火气充满江湖义气充满没来头自信的武汉人。你熟知了,你才知道他们有多么热诚多么爱耍酷。然而今天,很多的他们却在受难,在与死神较量。而我,或是我们,却根本无力相帮。至多只能在网上小心问一声,大家还好吧?甚至有时不敢问:我害怕没有回音。


212日(正月十九)《武汉人的痛,不是喊喊口号就能缓解的》


(19)什么时候公务员们前去工作不举旗帜不再合影留念,什么时候领导视察没人唱歌感恩,也没人做戏表演,人们,你们才算懂得了基本常识,才算知道了什么叫作务实。不然,百姓的苦难还有个完吗?


 213日(正月二十)《或许那时他们才会懂得百姓》


(20) 至于免去的湖北主政官员,守土和安民,他们一项没能做到。让斯土斯民,悲惨如此,不换难平民愤。只是不知他们会不会换一个地方,再度出山。过去皇帝有“永不叙用”之法,对有如此重大过错的官员,且给国家和百姓带来如此重大的灾难,这个法子,至少适用,并且已算最轻。我想,让他们回家当当老百姓吧,或许那时才会懂得百姓。


不指望烟花三月下扬州,只但愿烟花三月能下楼。


214日(正月二十一)《秉持人道精神,就是我们最基本的常识》


(21)这一次的疫情,让我们看得特别清楚的是:整个社会展示出的人道水准处于什么样的程度。


 216日(正月二十三)《你看不懂的东西,不要随便喷》


(22)岁月在灾难中没有静好,只有病人的死不甘心,只有亲属的胆肝寸断,只有生者的向死而生。


 217日(正月二十四)《不止你一个人痛苦和艰难,人活着有很多方式》


(23)这世上的强人或是胜者,经常是不介意文学的,他们更多的时候拿文学当点缀、当花环,但弱者们,却经常拿小说当了自己生命中的一盏灯,水中的一根救命稻草,垂死时的救命恩人。


 218日(正月二十五)《民在疫中泣,相煎何太急》


24)中国的那些极左分子,基本上是祸国殃民式的存在。他们太想回到文革,太仇视改革开放。一切与他们观点不同的人,都是他们的敌人。他们成派结帮,对不与他们合作的人进行各种攻击,一轮又一轮。用那种“洒向人间都是恨”的粗暴语言,甚至还有更为卑劣手段,低级到不可思议。却没有人阻止他们的行为,令人难解。


219日(正月二十六)《死亡的幽灵,依然在武汉徘徊》


(25)常识到底是什么?举个例子,比如一只狗跑来咬你,你拿起打狗棒,打狗。狗逃回去,叫了一群狗过来咬你,其中还有大狗和疯狗。这时候,常识会告诉你:闪人!把地盘留给狗。叫它们自己狂吠,过不多久,它们就会因为吠声高低不同骨头分配不同,而相互自咬。而你呢。在家喝茶看书下馆子。像隔离病毒一样,与会咬人的群狗隔离。这就是常识。


 220日(正月二十七)《待在家里别出来,否则我们就白拼命了》


(26)在这瘟疫猖獗的日子里,在这漫长的封城的日子里,我一直在想,我们中国人为什么命这么苦啊!我们这个民族为什么总是灾难深重?想到这一切,我只有祈祷,祈求在大灾大难之后,中国会有一个清平的世界……但愿。


字字深情,句句真切。“如果因染疫而死,那无异于‘他杀’,我是于心不甘的!”这该是多少武汉人的想法?!


 224日(二月初二)《检验你的只有一条,就是你对弱势人群的态度》


(27)检验一个国家的文明尺度,从来不是看你楼有多高、车有多快,不是看你武器多强大、军队多威武,不是看你科技多发达、艺术多高明,更不是看你开会多豪华、焰火多绚烂,甚至也不看你有多少游客豪放出门买空全世界。检验你的只有一条:就是你对弱势人群的态度。


记得前不久听过一个音频,其中最后一句话是:“别把世界让给你鄙视的人!”同理,我不能把我喜欢的微博地盘让给我鄙视的人。好在微博有黑名单系统,对那些前来叫骂的人,我可一律拉黑。黑名单就是我隔离流氓病毒的防护服和N95口罩。


227日(二月初五)《是的,活下来就好》


(28)今天看到一个段子:在听到有人说“我们不惜一切代价”这句话时,不要以为你是那个“我们”,你只是那个“代价”。


官场很多人,一辈子没学会什么,但做假动作从来是高手,他们会用一些你想都想不到的方式来对付你。而且他们推诿的水平也非常高端。没有这些东西的铺垫,这场疫情,何至会变成今天这样的灾难。


 29)毕竟“人不传人,可防可控”这八个字,将武汉人害得惨不忍睹。细查到这一步,不信拎不出说谎人。而说谎者为何说谎,受何方指令说谎,知不知道这是谎言,还是明知对方欺瞒,自己则愿意相信欺瞒,或者自己需要被欺瞒。无论官方,还是专家,逐条逐条地梳理,应该都能查明。这样的灾难,绝不可能免职或撤职就可以了结。对于武汉人民来说,所有主推手和帮凶者,一个也不会饶恕!两千多(甚至更多不在名册上的死者们)“他杀”的亡灵和他们的家人,日日夜夜拼命救人的所有医护人员,900万苦熬日子的武汉人民,500万难以回家的流浪者,都会要一个说法,要一个结果。


 32日(二月初九)《让后人知道,武汉人经历过什么》


(30)我担心,人们一旦轻松快乐起来,就不会再愿意回想那些曾经的苦难,就会努力让自己忘掉灾难中死掉的常凯们。


 33日(二月初十)《你也要给我们大家一个说法》


(31)中国人不屑于忏悔,但在多条人命面前,有的人,需要我们站出来喊他忏悔:你们,就是你们,站出来忏悔吧!


 34日(二月十一)《眼下就这样活着:团购,追剧,睡觉》


(32)以前谈小说时,我说,文学虽然是一种个人表达,但无数的个人表达汇集一起,便是一个民族的表达;而无数个民族的表达汇集一起,那便是一整个时代的表达。


 35日(二月十二)《常识是深刻中的深刻》


(33)常识就是从最深刻的道理和最频繁的实践中拎出来的。常识是深刻中的深刻,比如,人生而平等。


 37日(二月十四)《谁能想到次生灾害会落到汉语上?》


(34)“谁能想到次生灾害会落到汉语上?”感恩这个美好的词语,它的未来会满身污秽吗?而今天,它会成为敏感词吗?


 38日(二月十五)《线索来了,该查的就顺着查吧?》


(35)好了,线索来了。该查的,就顺着查吧!一个一个地询问,总能问出一个所以然。我和我们,都想知道,这么大的事,为什么要隐瞒。


 39日(二月十六)《引咎辞职,从中心医院的书记和院长开始》


(36)为什么我们在民间都会提高警惕,我们的领导者们却如此无知?说起来还是缺乏常识。他们把常识建立在政治概念上,而我们把常识建立在生活经验上。


 37)反思和追责是两位一体的。没有严苛的追责,便不可能有严肃的反思。疫情至此,这是我们必须要做的事。现在,人们记忆尚在,时间细节感觉,都还深刻地存在脑子里。这正是开始做这件事的时候。------让我们所有武汉人,为这次的灾难留下一份集体的记忆。我个人愿意为大家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


3月11日(二月十八)《一旦走到这一步,如何是好?》


(38)而此后,各类灾难也会无休无止。因为不做事或是把事做坏,全没关系。自己没责任,国家兜得住。引一句大家熟悉的句子:长此以往,国将不国。


 312日(二月十九)《有人试图要挟警方对我进行打击吗?》


(39)前两天,看到一个读者说,方方日记是我们在郁闷中的一个呼吸阀。


(40)可惜了那么多年轻人。当他们把极左人士当作自己的人生导师时,他们这辈子恐怕都会在黑暗的深渊中挣扎。


313日(二月二十)《开辟一个空间,让我们同哭一场》


41)有时候想,一届政府,如果不把民生放于至上位置,再来一次X冠病毒,依然会延续今年的灾难;一众官员,如果眼睛不看百姓,只盯着上司,垃圾车拖食品的事情,同样会一而再。没有以人为本的概念,也不站在百姓的角度思考和做事,是现今官员很大的问题。仅用官僚主义来形容,恐怕不够。这也不全然是人品问题,而是他们身处于某个机器之中。这架机器的快速运转,导致他们的眼睛,只能盯着他的上级,而无法看见芸芸众生。正所谓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314日(二月二十一)《下一个吹哨人,该轮到谁?》


(42)每一天都误导着百姓沉溺于盛世,却无一句提醒:新冠毒魔已然张着大嘴,走到了你家门口。回想起整个春节一直到方舱医院建成这期间的日日夜夜,以及那以千而计的悲惨人生,不知道有没有人会良心发现:惭愧自己放弃了职业生涯中最重要的东西,即本该有的使命和本该尽的职责。


  315日(二月二十二)《这些天,议论复工的人越来越多》


(43)未来的人,读到这些,会知道,在2020年,一场病毒引起的瘟疫在武汉蔓延,另一种瘟疫则以语言方式在我的微博留言中蔓延。武汉瘟疫的蔓延,导致了这座千万人的城市旷世未有的封城;而我微博留言下的瘟疫,则展示了这个时代如此鲜明的耻辱。


 44)我,被封在疫区,作为受难者,记录下一些生活琐碎和感想,这日记多半留不下来。但是这成百上千人的集结叫骂,却会让我的日记永存。


316日(二月二十三)《哪个人的人生是这样浪费的哩?》


(45)你大概也知道,在这里,瞒的兄弟是删。我们已被这个叫“删”的老兄折腾得痴呆麻木。真的不知自己在网上什么时候、因何原因违规违法,这件事从来都没人告诉过你。你除了接受,也只能接受。


 318日(二月二十五)《那时的我们,就像今天的你们》


(46)每清理一次,就是一次解放。一次次的解放,会把一个僵化麻木带着锈迹的螺丝钉,变成一个真正的人。


  320日(二月二十七)《你看我怕不怕你们!》


(47)我还要重复一句:极左就是中国祸国殃民式的存在。改革开放如果毁在了这些人手里,是我们这代人的耻辱。来吧,是把你们所有的招数都拿出来,把你们背后的大牌都喊出来。你看我怕不怕你们!


 323日(二月三十)《所有的疑问,都无人回应》


(48)我实在不知道一个健康的湖北人和一个健康的非湖北人有什么差别。如果北京真的拒绝湖北人进京,那是湖北人的倒霉,却并不是湖北人的耻辱。耻辱的是提出这个建议和采纳这个建议的人。当然,也是文明的耻辱。很多年后,我们回头看,原来,2020年,我们的文明史是在这样的一个刻度上。


 324日(三月初一)《那美好的仗我已经打过了》


(49)我要一次又一次地说:极左就是中国祸国殃民式的存在!他们是改革开放最大的阻力!如果听由这股极左势力横行,放纵这种病毒感染全社会,改革必定失败,中国没有未来。


 50)那美好的仗我已经打过了;当跑的路我已经跑尽了;所信的道我已经守住了。


 


      黄耀芳整理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257&aid=69248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