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場設計 航空管理 飛安管理 失事調查 機隊管理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swaychang/7744437
列印日期:2021/02/26
飛行生涯不是夢
2013/06/11 05:11:38

飛行失事是飛行員和眷屬心中永遠的夢魘  作者:退役空軍中將  李貴發


5月20號上午十點,空軍新竹基地一架幻象雙座戰機於苗栗外海失事,所幸兩位飛行員跳傘獲救,兩個家庭才未釀人倫悲劇。由於520恰好是馬總統就職一周年紀念日,部分不友善的媒體、名嘴及民代伺機見縫插針,為搏版面「語不驚人死不休」,漠視空軍已超過五年未曾發生重大飛安事件的優良紀錄,卻因五天前亦發生F-16A/B戰機空中熄火事故,空軍司令為鼓舞士氣前往同乘,而蓄意誇張使用「機瘟」「壓驚」「司令下台」「空軍能作戰嗎?」等「惡意的」、「不專業的」、「於事無補的」辭彙,對空軍做出嚴厲且具侮辱性的抨擊,雪上加霜傷口抹鹽,攻擊自己的空軍有如對付敵人,誤導閱聽大眾,嚴重打擊空軍士氣。


作為一位服役空軍近四十年的退休老兵,本人在此沉痛的呼籲,飛行是一個辛苦又具風險的行業,飛行失事對飛行員和眷屬是心中永遠的夢魘,飛安事件沒人願意發生,一旦不幸發生時,社會大眾溫暖的鼓勵和支持,是提振士氣的驅動力,惡意批評只會雪上加霜,導致飛行員為了飛安而畏懼高難度戰術課目的訓練,國家若擁有的是貪生怕死、戰技欠佳不能捍衛領空的空軍,才是人民的惡夢。


飛行事故常千鈞一髮:


五天之內發生兩次飛安事件,有人質疑,是否因維修不當造成「機瘟」?筆者以為,由於幻象及F-16A/B型戰機,是從民國86年起陸續開始服役,迄今已逾十六年,已到了「中壽期」,依據飛安「澡盆理論」,此時期,飛行及修護技術已臻成熟,與「初壽期」及「終壽期」比較,是相對飛安事故較少發生的階段,此亦為空軍二代機近幾年未曾發生事故的原因之一。依據報載:此兩次事件,F-16A/B發生空中熄火,空中開車三次均不成功,於到達2000尺最低安全跳傘高度時,實施跳傘,飛機墜海;幻象戰機則發生三套液壓系中二套主系失效,所餘備用系統無法維持飛行操作,於高度七千呎時,飛機失控呈俯衝姿態,乃決定跳傘。筆者曾有四千小時戰機飛行經驗,依據當時狀況研判,飛機空中發生機械故障,飛行員曾盡力試圖挽救,於千鈞一髮時跳傘,操作應無失當。


務實面對戰機「中壽期」:


固然理論上只要依據技令執行飛機維護,中壽期是相對較安全的階段,但是,修護技令中各定期更換件的更換時程,是製造廠商依據一般大氣環境,參考材料疲勞驗證數據,所研訂的,然台灣大氣環境潮濕,因四面環海,空氣中含鹽度較高,加上飛行戰訓多在海上實施,機件長期受環境影響,易受腐蝕,因此,於中壽期階段,某些技令尚未到達更換時間點的機件,提前產生材料疲乏的情況是有可能發生的,若提前發生問題的組件,正好處於影響飛安的重要位置,機械因素產生的飛安事件則可能無法避免。


此番連續兩架戰機失事,飛行員卻毫髮無傷,實屬萬幸,如何發現問題關鍵所在,未來如何採取預防措施,乃空軍當務之急。飛機墜海打撈不易,即使尋獲黑盒子, 能否找到故障原因,亦有待觀察。然幻象及F-16戰機,世界其他國家亦多有採購,如卡達、阿聯(UAE)、南韓、駐琉球美軍等,與台灣四面環海環境條件接近,可透過管道了解是否有類似問題。另利用此次事件停飛期間,對所有戰機做一次徹底檢查有其必要。其次,應與戰機製造廠商研究,受特殊環境影響,台灣地區戰機定期更換件及週期檢查是否有縮短期程的需要?繼而產生的經費需求,如何追加編列,建議國防部應成立專案小組協助處裡,務必周全,以防杜飛安事件再次發生。


我們就是這樣走過來的:


筆者於空軍服役期間,曾飛過已近「終壽期」的F-100A/F戰機逾一千小時,當時空軍因F-104戰機亦近「終壽期」,各種飛安事件層出不窮,所幸當年仍在戒嚴時期,媒體尚有所節制,多未做報導,若以現在的媒體、政治生態,事故經惡意喧染,不知要糟蹋多少空軍司令和聯隊長,空軍士氣將不知要如何維持。


當年,由於兩岸間軍事對峙形勢嚴峻,空軍戰機雖然老舊,台灣空防卻絲毫不能鬆懈,許多同學好友、飛行袍澤,飛著近「終壽期」的戰機執行任務,誰知前一日還在一起擔任防空警戒,談笑之間,隔日卻一去不歸灰飛煙滅,生離死別宛如夢境一般,這是那個年代戰鬥機飛行員的生活寫照。記得我們期上第一位失事的同學,是一位颇具繪畫天賦的英才,民國60年歲末F-100A完訓不久,擔任拂曉巡邏任務時,因飛機熄火在海上跳傘,由於天候極差,搜救困難,發現殉職打撈上岸已在一週以後,年齡尚未滿24歲,當時我們同期同學均感傷痛不已。在爾後的歲月裡,仍不斷有飛安事故發生,聽到同學犧牲的消息,沉痛、難過依舊,但心情上已漸漸習慣適應。如今,雖已退役離開飛行工作多年,但這些一生難忘的藍天憾事,卻仍縈繞心頭,憶及往日好友的驟然犧牲,妻兒寡母的傷痛欲絕,午夜夢迴,常因感傷而不能自已。


飛行員多自認技高人膽大,既然選擇了飛行事業,為了保家衛國捍衛領空,一般對個人生死都淡然處之,然飛行員眷屬的心聲,只有過來人方能領會,每一次事故的發生,都會遞增不安的陰影,深刻烙印心中,以致「悔教夫婿任飛行」。記得擔任中隊長時,有一飛行員眷屬任職基地醫院,依規定,基地每月均實施無預警失事搶救演練,醫院救護車於受令後,立刻開赴演練現場,沿途警報器震天價響,某次演練,這位眷屬因常年憂心先生的安危,聽到救護車警報作響,情緒失控,嚎啕大哭,經院內同事立即連繫他的夫婿與她通話後,方才破涕為笑,飛行眷屬的壓力可見一斑。


在飛F-100戰機的年代,鑒於飛機機械故障頻繁,飛安事件層出不窮,飛行員每次起飛前都會將緊急處置回顧再三,以備不時之需。執行大陸沿海偵巡任務時,因顧慮台海遠距搜救不易,飛行中除專心執行任務外,也會留意任務區附近突出海面小島,以防萬一發生事故,跳傘於島嶼附近,以利救援。但在惡劣天候下執行任務,無法目視海面島嶼,若發生緊急事故,不能掌握狀況、位置,墜落茫茫大海中待援,搜救有如海裡撈針,只能聽天由命。當年搜救裝備簡陋,飛行員落海後的獲救率不高,許多優秀同仁因而殉職,令人惋惜。


我們就是這樣走過來的,當年飛行員的心情可見一斑。縱使在這樣安全堪慮的情況下,當時飛行同仁的士氣依舊高昂,從未發生怯飛的情形。猶記約30年前,海軍曾發生故障艦艇在馬祖北方由拖救船拖返時,遭中共海軍艦艇四艘追擊的事件,當日台灣天候狀況極差,為免我艦被俘,空軍作戰司令仍下令嘉義及馬公F-100A戰機16架緊急起飛,戰機到達目標區於敵艦前方投彈示警後,中共艦艇始掉頭落荒而去,但返航時,因天候惡劣,加上油量已不足,戰機幾無法安全落地,所幸飛行員技優又沉著,成功轉降新竹基地,當時的驚險場面,至今難忘。幾十年來,能維持台海空優的局面,就是靠這些生於憂患熱愛國家的飛行員,不計個人死生,勇於捍衛領空的的結果。直到民國68年換裝全新F-5E/F戰機後,飛安的緊張的局面才稍微舒緩。


空軍就如同一個大家庭,需要不受干擾的環境:


身為空軍飛行員,在軍旅生涯中,都能深刻體認那份愛家愛國的使命感,和超乎常人的榮譽感。多年以來,一旦飛安事故發生,飛行員之間發揮兄弟真情相互扶持的感人故事,不勝枚舉。由於患難與共,袍澤之間亦常心念相通相親相愛,長官勇於照顧部屬,願挺身力抗外界干擾。期別倫理衍生「兄友弟恭」的情誼,空軍就宛如一個大家庭,人人都以成為空軍的一分子為榮,因此,縱使在那個飛安事件層出不窮的年代,飛行員仍士氣如虹,屹立不墜。可是,近20年來,由於政黨輪替,政治力介入軍中,一些不懂軍事,不瞭解空軍文化的政治人物、媒體、名嘴撈過界,藉飛安事故,張牙舞爪地對他們所不熟悉的空軍,展開惡意的攻訐,大有"秀才遇到兵"的喟嘆,飛行員除了要執行嚴苛的戰訓任務外,還要面對外界惡意的批評,所承受內外煎熬的困境,看在我們這些退休的老兵眼裡,深感心疼與不捨。


戰機進入「中壽期」後,不預期的飛安事故恐仍難避免,外界惡質的抨擊勢必重創空軍士氣,甚而影響後續人員的招募,凡此皆攸關國家空防的安危,期盼政府及國防部要積極正視,針對未經完成調查的飛安事件,研究以立法手段來禁止不當評論,從嚴看待惡質的抨擊,還給空軍一個不受干擾的訓練環境。


飛行生涯不是夢:


飛行生涯不是夢,它是一群有理想、熱愛國家的年輕人,創造生命中光與熱的舞台,請大家一起來支持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