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弄。一個人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susu20100507/19051444
列印日期:2020/08/13
摔一跤的試煉
2014/11/17 14:40:21


 


軍賀按月來藥局取他的高血壓藥時,都會將貓咪妞妞的可愛照片,從手機裏秀給我看。那一天,他顯得特別安靜,我試探性地問他發生什麼事?他才把淑芫帶給他的憂慮娓娓道來……


女兒懷孕就快臨盆了,兒子退役找到好工作,淑芫的病也好轉許多,不意公司突然把她換了一個單位,讓她為了適應而產生極大壓力。另外,婆婆突然中風住進加護病房,也使她的病情再度惡化。


難道生病的軀體,意志力與承受力就如此脆弱,而沒有轉圜的餘地嗎?難道這突來的疾病不會有盡頭嗎?軍賀一想起心地柔弱又善良的太太,正承受著病魔摧殘心智,而永無寧日,男兒淚不禁從眼角滑落……


白天,他在辦公室接到太太同事打來的電話。「軍賀嗎?軍賀啊…淑芫的病好像更嚴重了,你趕快過來一下。」他立刻放下手邊工作,也不問原因了,直接搭電梯到停車場,開車到太太上班的所在。


他想起早上淑芫一直喊噁心、頭暈、想吐、肩膀僵硬、頭痛…就擔心該不會病情又加重了?心裏又安慰自己:「可能是藥物在體內沒有銜接好!應該無大礙。」


來到淑芫的辦公室,看到她呆若木雞地杵在座位上,一會兒又全身無力地趴在桌上,同事們有的幫她倒溫水,有的為她按摩。


 看到軍賀走進來,大家趕忙讓開,其中一位同事說:「淑芫換來這個單位好像適應不良,今早處理地理位置圖,主管一直催她進度,她就突然摔東西…」


軍賀這才注意到地板有些溼滑,顯然淑芫的同事已七手八腳處理好了!他替太太謝過同事:「真是很抱歉,讓大家擔心了,我是否方便幫她請半天假,陪她再去醫院請教主治醫師?」


同事趕忙取來請假單,軍賀隨手一填,彷彿已是慣性動作!因為淑芫一躁起來,總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緒,皺眉、摔杯子、吼叫,甚至是狂哭……


「幸好淑芫有你,對她這麼體貼。」同事們投來羨慕的眼光。軍賀心想,還好太太的同事都如此善良又溫暖,否則她的病情恐怕不止這樣啊!


「我們提早去看醫師吧!」軍賀扶起太太,幫她把皮包拎在手上,輕聲地說。淑芫緩慢站起來,向同事說:「對不起!」


同事拍拍她的肩,安慰她:「過去雖然不同單位,但同在一個辦公室也幾十年了,客氣什麼?健康要緊啊!」淑芫還是一臉歉意!她很自責,為何從前忍得住,如今卻完全無法控制。她討厭這樣的自己!


躁鬱病情加劇,她提早一個月來看診,第三次處方簽便作廢,醫師將原來的兩種藥調整為三種藥。


一次比一次嚴重的病情,使淑芫性情愈來愈古怪。過去她很寵愛的妞妞,被關到後陽臺去,因為牠晚上習慣到床上窩著,常把藉著藥物正要好睡的她給吵醒了!


妞妞一向在家裏走動慣了,突然被關起來,喵了一整夜,甚至激烈得把紗門、紗窗抓得四處都是破洞。那一聲聲的抗議,軍賀聽得十分心疼,這下換他睡不著了。


他想起,幾年前的一個夏日,兒子服兵役,女兒也嫁出去,家裏十分冷清;剩兩個人的家,不好料理,他便偕淑芫去附近一間餐廳用餐。


在餐廳樓梯轉角處,淑芫沒踏好階梯,險些摔下去,幸好他及時抓住她的手臂,才使傷害減到最低。淑芫嚇得臉色一陣慘白,尚未用餐,便打道回府!不知是驚嚇過度還是其他原因,從此淑芫的脾氣變得易怒,大多時候畏懼出門,唯有上班這件事很堅持。


一開始,軍賀認為太太是怨懟他提議出門用餐,若是不出門就不會出事了!接著,淑芫開始失眠、噁心嘔吐,輾轉看了好幾家醫院,每個醫師都說是躁鬱症。看著鬱鬱寡歡的太太,軍賀不禁自責,怎麼摔一跤,就摔出躁鬱症來呢?


他不得不求助神明,誰說哪裏的廟靈,他就陪太太去!有一說是淑芫摔跤的當下,魂魄原神飛走了,乘虛進來一堆冤親債主,但請法師多次作法,也不見改善,最後還是尋求醫師的協助。


我擔憂地問軍賀:「她願意隨你去看診嗎?」軍賀露出無奈表情說:「狀況百出!常常只看一、兩趟,就說醫師沒給好臉色,不願再去。我說盡好話安撫她,使她順從,但藥領回來,服從性不好,怎麼會有改善呢?」


精神科藥物比一般藥物有更多副作用,尤其剛接觸時,感覺特別明顯。我告訴軍賀:「躁鬱症用藥,通常是一些精神穩定劑、抗鬱劑。服藥初期,有些人會很疲倦、無法思考,有些人會口乾舌燥、身體顫抖。」


「大概要過兩個星期,甚至一個月以上,副作用才會減緩,見到一點療效,而持續服用半年以上,才能讓情緒的穩定度提高,避免再發作。」聽我說到這兒,軍賀皺起眉頭,因為淑芫常常自行將藥物減半或停藥。


「與醫師充分配合很重要喔!一旦不適,可以在下次回診時,與醫師溝通,千萬不要自行停藥,免得醫師為了讓病人舒適而一再換藥,換到後來亂了套!」軍賀雙手抱著頭說:「我看淑芫恐怕已讓醫師亂了套……


看著軍賀髮線往上禿去,頭髮發白,滿臉愁容,我安慰他:「躁鬱症要耐心陪伴,凡事盡力就好,不要強求。」他點點頭回答:「我想也是這樣,以往我最盼望的假日,如今變成我的惡夢,她哪裏也不想去,我也不能丟下她不管。」


軍賀喜歡在假日去爬山或騎車,他有一票山友和車友,如今山杖和鐵騎已冷落許久了。「其實,這也無所謂…」軍賀表示:「不出門也沒關係,問題是,還要提防不能讓她看到會影響情緒的電視節目……」


所幸,目前為淑芫看診的醫師,態度友善,肯聽她訴說種種的不適,且很仔細地講解病情,讓她安心。每次看了醫師回來,淑芫就乖乖服藥幾日,平靜幾日,但之後又開始皺眉……


一次,半夜醒來,軍賀發現淑芫不在床上,驚嚇得四處尋找,甚至跑到大樓的四周巡視,擔心淑芫想不開……正當他找得六神無主、滿頭大汗回到家,想到浴室擦個臉,卻見淑芫坐在馬桶上睡著了!


一時之間,他不知該擔心她的病,還是該放心她平安。整顆心隨著時好時壞的病情,起伏不定,筋疲力竭。


翌日,軍賀憂慮地跑來問我:那是怎麼一回事?我說,有些睡眠藥有夢遊副作用,但不見得所有服用的人都會這樣,這確實很擾人,可以提早回診跟醫師說一聲。軍賀陪淑芫回診改了藥,狀況便改善了。


現在,他只期望外孫出生後,能讓淑芫歡喜地忙著,而忘記自己的病!他祈求上蒼給他一個奇蹟,就像淑芫突然患躁鬱症那般的莫名,能在莫名中讓病症消失。但,可能嗎?


被關在後陽臺一夜的妞妞,安然地在沙發上睡著了。他走到太太身邊,望著她服用安眠藥後熟睡的清癯臉龐,他開始覺得自己需要改變自己,轉念想,當作是一種修行,來迎接淑芫每日可能投來的任何試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