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哥華 千里傳音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sunshinemaple/5636496
列印日期:2019/11/18
【借種】 完結篇
2011/09/14 03:15:32

吳廷聞後方急促馬蹄聲逼近,又突然聽一聲爆喝:『前者止步』,他於草石間一個踉蹌,差點跌倒。吳廷轉身一看,兩位官差雄踞馬上,其一正拿著一張畫像端詳,另一旋即下馬,手拿繩索,欲將其縛住。吳廷滿臉慌亂,只聽那官差大罵:『你這狼心賊子,連少主娘都敢殺』。聞言,吳廷雙腿一軟,但覺眼前天旋地轉,一口氣差點提不上來。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衙門裡森嚴肅靜,堂前吳廷招供畫押,承認是他殺了陳府少爺的妾,娟兒。陳老爺怎也不相信,他看著長大的吳廷,會做出這般事。他利用探監機會,在污穢陰暗的地牢裡,強自鎮定地問吳廷:『告訴老爺,這是怎麼回事』。


吳廷心中一陣淒然。他如何能說出敗壞陳家門風的借種之事;他也羞於啟齒隔夜因耐不住思念又找上娟兒私通;他又怎能告訴老爺,他兒子才是真正兇手。尤其娟兒死了,他什麼也不想辯白。當初他逃離現場,是想大少爺個性溫厚拘謹,不會要將醜事鬧大,他迅速離開以避免大少爺更形惱怒,娟兒頂多被私下斥罵責罰。。。


吳廷跪倒陳老爺面前,說:『我本是福薄命苦之人,多謝老爺這十年的照顧,今世無以回報,來世做牛做馬再報此大恩大德』。言畢,磕頭再拜,伏倒長跪。



網路擷取




陳和對娟兒原是泛泛,沒甚感覺,不料經過昨晚一場,起了異樣情緒。此刻夜深,他想要懷抱那女人,不可得,更教他心癢難耐,坐立不安,室內來回踱步。李燕察覺陳和的騷動,要他早點睡下。陳和鼓起勇氣說:『今晚,我想睡在書房』。李燕雖詫異這突然的言語,卻也不加思索地否決:『這麼晚了,還要下人安排被褥呢,明天吧!』。陳和莫名、少見地心裡陡生一股氣,堅決地開了門房,留下一句『我還是去了』。


陳和快步走到娟兒屋前悄聲喚她,卻突然聽到異響,他用力推開門,剛好看到吳廷躍窗而過。他又驚又怒,趨近扣住娟兒手腕拉往面前,正要發問,不料身後冷冷傳來李燕的聲音:『你膽敢這時來此!』。處此慌亂,又怒極攻心,陳和口不擇言地大吼『你滾』。李燕一生驕縱,豈能受此言語欺凌,又以為陳和只為和娟兒在一起,竟在昔日奴婢面前如此辱她,更是不可忍,一時氣極,便往陳和身上拉扯搥打。陳和不耐,一把推她倒地,李燕狂亂,回頭望見針黹盒中剪刀,便拿起舉向陳和肩上刺去,剛好陳和拉著娟兒奮力一轉身,兩力交乘,一把利剪便這樣直直刺進娟兒胸膛。。。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疑案已解,犯人吳廷於秋天某日午時,處決於東門市邊,圍觀市井小民慶幸天理果報,法網不漏。其中有位老者搖頭嘆息:『陳善人當初捂活一條小蛇,大了,倒回頭咬主人呀』,言下不勝唏噓。秋風蕭索,捲起路邊落葉數片,迴旋緩緩落下,人群也一二慢慢散了。


Amy

延伸閱讀:【借種】之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