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哥華 千里傳音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sunshinemaple/4276912
列印日期:2019/12/06
【兩人世界】
2010/07/31 07:58:09

這勉強符合我二姐不露臉的隱私原則。見後腦勺者是她!啃龍眼的是偶。

我二姐每週例行到我們家來。倒不是姊妹情深,非見不可,重點之一是可以一起到附近的大統華超市買菜。這店老板本事高超,人家只能經營單店雜貨鋪,她硬是可以撐起跨省大連鎖,提供華裔數千工作機會。貨架上,來自兩岸三地的商品充足,親密地挨擠著,可不計較彼此出生地。(別怒!這不代表政治立場,別扣帽喔!)。攜伴買菜很愉快,摸東摸西,說說笑笑,只可惜沒『壯膽殺價』的用武之地。

二姐學政治,我學教育,剛好是一般人眼中最沒用的學科。最近新聞裡,這兩類人更常被指為台灣亂源,政治與教育亂象,讓人民咬牙切齒。我笑她,回台北坐計程車時,若和司機談起政治,『他會因為你科班出身,就覺得你說得比較有理嗎?』。電視上政治博士出來開講,不同立場的人,只覺屁臭難當,有誰會尊重專業?至於政治同夥人,即使是無理嘶吼亂罵,一樣『深得我心』。所以我下結論,『從前政治文憑護送你進去大學哄學生,算你幸運。在現實世界,它絕對沒啥路用。』

再來說說我的悲慘史。就是學了半調子教育理論,變成看不得學校的惡劣,打不下學生的無辜,搞得自己快精神分裂。人家暗笑,『你教育專家喔?你教的學生成績有比較好嗎?你們班整潔秩序比較好嗎?』比較、比較,撲天蓋地而來,我非得逃出那天羅地網不可。 

所以兩姊妹買完菜,在客廳歇下,喝口熱茶,便來開講。她評政治事件,我俯首恭敬,點頭如搗蒜。我談教育,她也擊掌稱好,無限贊同。小小客廳,兩人聲如洪鐘、口沫橫飛,成了自給自足的議論世界。有志得意滿的主講、有心領神會的聽眾,雖然人數唯二,但身份隨時交換,倒也聽、講不缺。 

女兒從門進來,說老遠就聽到我們聲音了,『也不怕鄰居奇怪,怎麼每週固定時間就有人上門來吵架?』。ㄚ篤躺在我大腿上,眼皮才慢慢垂下,有時我們語調突然提高,驚得他才瞇上的眼,又睜得精亮,跳起來尋找『亂源』。二姐說到激動處,手勢亂揮,惹得ㄚ篤飛撲而去,他錯認二姐想攻擊我,非得展現一下護主決心不可。所以二姐來訪當天,ㄚ篤晚上都早早睡去,他實在被我們兩姊妹累得精疲力盡了。   

從前在台灣,二姐住台北,我住彰化,除了逢年過節,一年實在見沒幾次面。沒想到來加拿大後,反倒能週週見面,議論時事、交換讀書觀影心得、說說家中瑣事、談談明星八卦,好啦,打住,再說下去,就有損知識份子的形象啦!反正,兩個專家,專門在家,互相支撐對方的專業,自得其樂、自鳴得意、自我感覺良好啦!

要不要貼照片?讓她曝光我就別想活了!她會大叫『隱私權!隱私權!』。我也不懂她這樣一號小人物,有啥好緊張的。把她的照片貼在高速公路旁幾丈高的T霸廣告上,也不會有人多看一眼的,奇怪的OBS啊!

Am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