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琪仁的部落格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sunflower86090/106558553
列印日期:2017/12/12
路上的貴人
2017/07/17 00:07:00

謝謝愛唱姊,若不是愛唱姊真誠熱切地鼓勵,我也不會打起精神晨訪五十二甲溼地的穗花棋盤腳。



愛唱姊前不久的某日起了大早,專程來宜蘭五結的五十二甲溼地為穗花棋盤腳留下燦美的鏡頭,她非常讚賞此條水岸之美,再三鼓勵身為在地人的我千萬別錯過。



約略知道溼地的位置,只查了一條「隆恩路」即貿然前往,殊不知在地人迷航起來也會天旋地轉不知東南西北。



不知是飆過頭了,還是路牌不見了,一路就是沒看到「隆恩路」,眼見日頭已高高掛,再找不到濕地,穗花棋盤腳可就掉了一地,心不由焦躁了起來,趕緊停車暫借問。



第一個為我指點迷津的是剛準備開店的檳榔老西施,她給了二條路徑選擇,謝過之後趕緊回頭,循著原來的路線往回騎,沒多久,又被岔路困住,根本沒時間可以耗了,看見路邊一位種菜的阿北,繼續問路。



這位阿北一定是一位飽讀詩書的人,先踱了個方步,又晃腦了一下,一副構思開講的樣子,他舉起手一指:「前方有座廟,妳從廟那裡右轉,沒多久左轉,再直直騎,會過一座橋,右轉就到了,很多人去那裏拍花喔。」



我急如熱鍋上螞蟻,不能閒情與阿北話桑麻,還好他的結尾太妙了,趕緊接話說:「對,我也是要去拍花。」謝過阿北,趕緊朝目標挺進。



田野的岔路何其多,一下我又困在沒有任何指標的路口不知何去何從。還好又出現一位晨走的大哥,便請教他前方水汪汪之處可是五十二甲濕地?大哥說是。
「我要去拍穗花棋盤腳,怎都沒看到?」
「甚麼腳?」
「是拍花啦。」
「現在除了布袋蓮,哪有甚麼花?」
這時路邊突然出現一位阿婆,他對著這位大哥說:「有,水茄冬啦。」「哦,叮咚仔花喔。」阿婆立即神救援指引方向,當時分秒必爭的我真是感激涕零。



好事多磨,我竟從水圳旁滑過而不自知,像隻無頭蒼蠅亂飛。又有一位種菜的阿北出現了,其實穗花棋盤腳就在不遠處,這次阿北手一指,終於如願抵達傳說中水岸。



光線強取鏡不容易,或站或蹲歪過來扭過去,身體像麻花。一位拿著大砲的老先生走近關心:「妳在拍甚麼?」「捷徑橋,被葉子擋住了。」老先生馬上亮出大砲裡的照片給我觀賞,指導可以怎麼拍,甚至把最佳的位置都指點了。他問:「妳從台北來嗎?」我哈哈大笑慚愧萬分地說:「是本地人啦,初次造訪。」



之後老先生去了又折返說:「另一頭有一排樹的倒影很漂亮,可以過去拍。」我回說:「好,我趕快去拍。」老先生沉穩地說:「慢慢來就好。」看來,我的焦急還沒沉澱,肢體與言語都充滿著毛躁。



好不容易定心專注取景時,耳畔傳來啪啪啪的巨響,一時壓過落花掉入水面的聲音,忍不住抬頭一望,哇,舢舨,是老翁用槳在拍打水面趕魚,神來之筆令人雀躍。



追著正在收網返航的老翁跑,陪跑的這一段花況最差,但絲毫不影響快樂的心情。





感謝一路的貴人,尤其是愛唱姊,在地人終於見識在地鄉親的熱情,也欣賞了在地絕美的溼地,雖創下拍壞照片最高紀錄,但有信心明年捲土重來。



106.7.14五十二甲濕地之穗花棋盤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