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蘭西國境之南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suewanleetw/1780069
列印日期:2021/04/16
戀戀義大利 (完結篇) --- Portofino
2008/04/28 05:53:33

 

 

 

 

 

 

前文閱讀

2003年的八月, 我和在亞洲認識的一群義大利籍友人, 又在歐洲重逢.

那時候我剛剛結婚不久, 搬進法國南部尚未完工的新家, 哈尼經常出差不在, 我對於南部人生地不熟, 已經註冊的大學課程也還未開學, 所以常常有空就往義大利跑, 跟著朋友們到處遊山玩水. 有一次我提到要去 Portofino, 義籍朋友們先查了氣象說 :

不能去, Portofino封港.”

你們不去, 我自己開車去, 我有地圖.”

跟妳說封港啊 !  海浪太大, 很危險的, 而且平常沒有旅館訂房證明, 妳的車子也進不去的.”

那我訂一間旅館, 我要去Portofino.”

義籍友人們有點不高興起來.

妳怎麼那麼固執 ? 就說整個港口都封起來了, 暴風雨侵襲, 很危險的. “危險這個字妳懂嗎? ”

我上次提要去, 你們說好但是黃牛, 害我沒去成, 這次我一定要去, 自己開車也要去.”

義籍友人露出很不耐煩的表情 ...

好啦好啦下次天氣好, 我們一定陪妳去, OKAY? ”

真的嗎?”

真的.”

, 那寫一張保證書, 註明日期及承諾內容, 最後面每個人得簽名.”

突然間, 大家面面相噓, 愣了大半天後, 爆開大笑聲浪來. 我卻很嚴肅地拿出一張A4白紙跟原子筆, 硬是ㄠ到一張必須帶七琴去 Portofino的四人聯署保證書.

 

這張保證書我一直當寶留著, 有時整理東西翻到它就再讀一遍, 覺得很好笑, 因為寫得字字認真.

 

隔一年, 我從法國飛到加拿大探望娘家時, 被電視上的南亞海嘯新聞嚇到吃不下飯. 因為在我的保證書上簽名的四個人, 其中三個正在普吉島度假, 我立刻撥打手機, 完全不通. 看著普吉的慘況, 心急如焚, 後來撥回義大利, 找到友人 Alida的女兒, 她說媽媽平安, 另外兩位友人 Adri Max 也平安. 我才放下心中大石.

海嘯之後, 許多人劫後餘生, 紛紛趕回自己的國家. 我的義籍友人卻選擇留下來做義工, 在一團紛亂屍堆中, 幫忙翻譯協尋, 捲起袖子到醫院捐血. 普吉島南方有個吉普賽村, 村民只靠捕魚過活, 海嘯後沒了漁船討生活, 我的友人們從義大利募捐善款, 回去幫忙重建村落, 義務教導失學幼童英語. 後來甚至留在當地, 開了餐廳.      

所以, 這張保證書, 我至今無法責其兌現, 原因在此. 我仍然與朋友們保持電郵聯絡. 但是今天, 我真的要自己開車去 Portofino.

那麼想去 Portofino還有另一個原因, 因為我2005年起, 在法國南部的 St Tropez工作了兩年, 很多人跟我說, Portofino 是義大利的St Tropez,  St Tropez至今我已經混三年了. 現在, 是看看它的雙胞胎, 義大利的 St Tropez, 的時候到了. 我只有自己走一趟, 自己去兌現我的保單.

講了那麼多自己, 其實除了自己, 還有三個女友隨行. 不過, 真的是自己開車就是. Portofino原本不在此行五塊厝的預計行程裡, 可是我硬ㄠ硬橋, 硬是把它排進去最後一天的行程, 反正從 Portofino開車回到我家只要376公里, 可以當成遊完五塊厝, La Spezia 以及 Portovenere 之後的撒密司. 買一大籃子青菜也得附贈一把蔥, 累積那麼多旅程總夠加送一段免費機票了, 就當是... "臨去秋波"吧 ...

出乎意外地, Portofino並沒有給我太多的意外. 唯一的驚喜是, 拜淡季之賜,  原本得轉乘船進去的, 我們居然可以直直開車進去. 只是, 雖然是淡季, 我們停到的貴的半死的停車場, 可也是繞了半天的最後僅存一位. 如果跟誰過不去, 就教他開車去 Portofino !  鐵定找死.

進城後, 都還沒有瞄見 Portofino的芳顏, 就深深埋入一堆精品商店裡.這點倒很 St. Tropez, 還好我不是手頭有閒錢可如此揮霍之人.

 

虛華容易, 歸樸難.

五塊厝的脂粉不施, 乾淨純樸, 讓我們遊完它再訪 Portofino, 如同村姑進了繁華金銀世界. 說它不炫麗耀人是欺騙, 但是平常就在大觀園裡打混的劉姥姥, 也許更珍惜下鄉的反璞歸真吧

我的 Portofino保單終於兌現了, 十分滿足之下, 突然好想回家. 女友們還在嘰嘰喳喳地說, 回程要停下來看這看那, 要再去 Ventimille吃甚麼, 否則停尼斯或坎城晚餐, 我卻歸心似箭起來. 更有趣的是, 當車子通過義法邊境, 我的手機出現法國電信的訊號時, 我竟衝口說出:

“ 啊... 回來法國真好! ”

原來戀戀義大利的人, 也戀戀法蘭西呀

 

 

 

 

 

 

 

   

Portofino 位於 Genova Cinque Terre 的中間

親睹Portofino芳顏

白色的帳蓬底下是指揮總部,  當天正好是帆船競賽.

千嬌百媚 Portofino

可以想像它過去五十年來, 沒有任何一棟新建築嗎 ?

可以想像國際明星, 皇室與巨賈為何都爭著來度假嗎 ?

連公共洗手間都給你五星級

廁所旁邊藏藝術. 有味道 !

為了拍全景, 我登高.

我再登高

再更高

... 休息一下, 偷窺情侶.

« 親愛的, 左邊那幢小屋子買給我, 就嫁給你. »

別做夢了, 繼續爬山吧...

為了拍帆船大賽, 何只爬山, 幾乎要爬樹了.

樹枝花影中辛苦取景, 還懼怕起跑的"加農砲"聲.

跟你說爬樹, 為什麼不信 ?

帆船拒人千里, 轉尋近水樓台.

一個大浪打來, 沒處可躲, 整雙馬靴泡了湯.

一隻一公分的小魚巴住我的鞋邊邊,

等我發覺時, 已是一具魚屍.

« 你的家是大海, 為何貪戀異鄉客 ? »

中午不吃魚了, 龍蝦淡菜 Spaghetti 如何 ?

懶惰的食客, 坐在用餐位置直接取景.

風景好, 好下飯.

窄巷窺港

窄巷窺人

人窺窄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