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蘭西國境之南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suewanleetw/1780018
列印日期:2020/10/22
戀戀義大利 --- 最美的和最好吃的
2008/04/21 00:15:44

 

 

 

 

 

 

前文閱讀: 戀戀義大利---五塊厝的山居歲月

 

不知道從甚麼時候開始, 人們把美色和美食扯上關係的.

小姐的美貌叫做"秀色可餐", 可是不要隨便吃人家"豆腐"喔!

( 長今姐姐在她的食,欲,生,養一文中提到"煉獄廚房"的女廚師說過, 人類很少能夠抵抗食物的誘惑. 女廚還做了個傳神比擬: 除了性,還有甚麼可以像食物一樣直接進入體內? What else do you put in someone else’s body? )

這時美食硬是和愛愛糾纏不清, 真是所謂的食色性也.

如果美色和美食可以發生關係, 美景與美食就更有理由談戀愛了. 當然最好的狀態是色,,景都兼備, 這就叫做齊天之福了.

五塊厝的故事原本打算一起說完的, 但是它們又真的各有特色, 各自表述. 如果胡亂混成一團, 好像不搭嘎, 又顯得對不起人家的不同美貌. 所以今天的續集, 重點在於最美的和最好吃的.

最美的一厝, 是大家說的, 不是我說的 ( 我真心覺得五厝皆美.) 大家說最美的是Vernarzza. 最好吃的, 不是大家說的, 是我和同伴女友說的, 最好吃的在Monterosso.  因為我們有吃過, 而且立志每天吃遍最佳餐廳是此行之最大目標之一, 我們為此還更改原先計畫, 繞道去Monterosso連吃了兩次. 可見, 對於吃, 我們是絕不隨便的 ( 很內疚的是, 前面都沒PO食物圖, 雖然我們天天大餐. 貪吃的我, 總是吃下肚子後, 才發現---代誌大條囉忘了照相 ! )

老實說, Vernarzza是很令人驚艷的, 大家說它最美也不是沒有原因. 分析起來, 五厝中, 它的親水度最高. 村鎮的中心廣場就端端坐在背山面海點, 與海平面幾乎成一水平的高度. 在廣場中心喝杯咖啡, 感覺大海之水, 拍在腳邊, 聲聲入耳, 空氣裡的大海滋味, 從來沒有那麼清晰過. 風大雨大時, 可達七八層樓高的巨浪, 狠狠拍打著燈塔礁堡的黑色岩壁, 可謂是 : 亂石崩雲, 驚濤裂岸, 捲起千堆雪許是大浪也掏不盡的千古風流人物啊….

我們到訪這個票選最美的一塊厝時, 正是山雨欲來風滿樓的沉壓氣候. 沒有陽光, 人群也就不來追逐, 讓我們覺得好像在拜訪我們私人專屬的一厝. 原先流放海中的小船, 全部被撈起來瀝乾, 擺在廣場裡, 以免慘遭大海翻身. 色彩鮮明的漁船和周圍的房舍, 巧妙地構成視覺上豐富的饗宴. 讓人不禁想像, 盛夏來訪, 必定又是另一番風景.

我們沿著堤防走一圈, 連照相的時候, 都得三思, 就怕一個大浪捲來, 被迫提早消兒,”就不好玩了.

 在美景裡, 總要走到餓了, 才甘願離開, 我們於是移師下一村 Monterosso 晚餐, 去一家這趟旅程中唯一的二次造訪的餐館CIAK.

因為前一晚才來吃過, 感覺上已經熟門熟道了, 我們經過裝著透明窗玻璃的主廚房時, 我跟同伴們說:

" 看啊 ! 主廚在裡面哪 … "

她們還來不及阻擋我之前, 我就已經向前敲打窗戶. 主廚來開窗, 我大叫:

" Come stai oggi, signore? " ( 先生, 您今天好嗎?)

" Bene. e tu? " ( 好哇那妳咧…)

" Molto bene, grazie… " ( 非常好, 謝謝您!)

我的女友們全在我身後大聲笑著, 這些姑娘們, 真是不淑女. 我接著說, 我們四個人要先去餐前酒一下, 待會兒回來, 可否幫我們留一張四人桌. 主廚馬上笑嘻嘻地說沒問題, 轉頭跟掌櫃的叮嚀, 要他記下來.

我很高興都沒有用到英文, 憑著我的三腳貓義大利文, 能溝通到這地步, 吃喝玩樂都無阻, 我已經很滿足了. "走後門"訂位子是有理由的, 因為當天是周末, 這家館子的生意又特好, 生猛海鮮是主打, 我們昨晚的一頓晚宴下來, 四個人今天一整天還在流著口水懷念, 乾脆再回來吃它一回解饞, Monterosso 也因此成為五厝中唯一被我們踏尋兩次的一厝.

我們照例在村落中先到處晃晃, 一邊壓馬路, 一邊找人多的酒館. 在這種地方喝餐前酒, 感覺有點人氣比較熱鬧, 就像你如果去狄斯可, 但是小貓兩三隻, 會好玩嗎? 餐前酒是一天中正餐的"前戲," 具有挑起氣氛, 製造渴望的重責大任.

昨天在同個村子裡的餐前酒相當成功, 酒好, 手指小點 (finger's food)也不差. 但是我們想嚐鮮, 所以另外挑了一家也是人氣旺旺的酒吧.

一進門, 我就逕自去找位子, 回頭不見女友們跟來, 後來才發現她們在和別人打招呼, 是我們昨天在CIAK 用餐時,  坐我們隔壁的一對加拿大籍夫妻, 來義大利慶祝結婚十周年的, 兩個人正在喝各自一千CC的超級巨無霸啤酒. 昨晚我跟他們哈拉很多, 女友們搭便車練習英文, 大夥兒相談甚歡, 於是他倆力邀我們一起餐前酒 

Of course, 當然好哇.. 旅途中, 大家都輕鬆, 很好五四三地亂聊一通, 開心就好. 這位仍然年輕的加拿大太太有點兒沮喪的是, 隔天他倆為期12天的義大利之行即將結束, 雖然很想念家中三歲及五歲稚子, 但是日後勢必也將過著思念義大利的日子, 直到下次再訪.

看來, 戀戀義大利者, 捨我其眾啊!!

 

 

 

 

 

 

 

 

 

 

 

 

Vernazza的厝中心廣場

是不是親水性很強?

 沿著堤防走, 可以更親水

夏天的模樣, 我技術差地轉拍自路邊的明信片

燈塔碉堡很硬頸, 常得應付七八層樓高的海浪.

天然的小岩洞

岩洞上疊屋厝, 下樓來馬上下海.

要去Monterosso, 請從此隧道過, 再搭乘火車去.

Monterosso裡的斑馬教堂, sorry ... 斑馬是我亂取的. 

不過, 上頭的百花窗雕據說是古蹟. 

古蹟底下是不是時空隧道?

不見表皮的斑駁牆壁, 多少歷史變遷刻心刻骨.

小窄巷, 大風景

 

叩叩叩 ... 主廚先生, 我們要吃飯...

好 好 好...沒問題, 最新鮮的都給它捧出來...

四個人剛好可以叫一大鍋

大海滋味一起嚐

沒分給妳吃,別生氣啊... 因為吃完了才見你緊守在餐廳大門.

主廚也是主人,就叫CIAK. 年輕時是水手,曾在越南待過一段時間,餐廳菜單封面上的照片是三十年前的CIAK在越南. 旁邊是CIAK的公子,正在用餐,CIAK烤了好大一條鮮魚當"孝子"喔

飽餐一頓之後, 原先路過的不平靜的海已歸於平靜

原來肚皮先餵飽, 大海就不吵